第44章 王大寶打龜

  小寶想到這裡,就把背上的2號磯竿取出來,線組的話採用3號主線,2號子線,3號千又魚鉤,子線長度一般在60~90釐米。

  十分鐘後,一一組裝好,當然這次要釣石斑魚,得裝上咬鉛,一個不夠得兩個,要不然就到不了底。

  熟練的掛上活蝦,千又魚鉤在蝦尾處穿進去,從第三節穿出來,看了看還在微微跳動的活蝦點點頭,這次得採用逗釣方式,畢竟石斑魚釣法跟其他魚釣法是不同的,又可以用掛底釣法,當然個人喜歡。

  只要能釣到魚,都是好方法。

  小寶退後幾步,猛然竄出,手發力,一甩,吱吱吱~

  一個完美的拋物線行程,哧,活蝦入水,濺起一圈圈波紋,等活蝦沉入海底,這才把剎車打下來,緩緩轉動彷彿,來回幾次後,終於把活蝦拉到石斑魚前方,鬆了一口氣,點著一根菸,手裡沒停,用力揚杆,放下,有之前的教訓在,這次一提一放,間隔速度放緩,這樣一來,活蝦在海底就不會像之前那樣抽風似的一上一下的轉圈圈。

  海底的珍珠龍膽石斑魚,本來睡得好好的,哪知道一個莫名其妙的東西靠近自己的領域,睜開魚眼一看,竟然是肥美的活蝦,在那裡挑逗自己,個頭不小,夠自己打牙祭的,不過也懶得動彈,趴在沙石上,重新閉上眼睛。

  小寶在岸上看著珍珠龍膽石斑魚看了一眼活蝦,又重新閉上眼睛,無語的看著,心裡想「難道活蝦吸引不了你?哼!我就不信了,還有吃貨面前對美味的食物不感興趣的?」

  繼續一提一放的,一分鐘,五分鐘,十分鐘…

  海底的珍珠龍膽石斑魚,不耐煩的看著面前的活蝦,無語看著,就不能讓老子睡多一會嗎?真的是趕著投胎?既然這樣,我就發發善心,送你一步,想到這裡,猛然張開大嘴,魚尾一甩,碰,彷彿水下有一顆魚雷炸了,形成一連串的氣泡。

  活蝦眼睜睜看著巨物張開血盆大口往自己衝開,眼睛一閉,心裡想著:「完了,我被岸上的老六玩死了!!!」

  近了,越來越近了,一瞬間又彷彿過去了很久似的。

  岸上,小寶看的清清楚楚,從石斑魚發動攻擊那一刻,自己已經做好準備。

  刷~

  磯竿猛然彎曲,海底的珍珠龍膽石斑魚,發覺上當,猛然搖頭洗鰓,當然小寶可不給石斑魚洗鰓成功,畢竟這世上最公平的就是等價交換,既然你吃了我的蝦,那你就得留下,吃人嘴短,不是?

  手臂猛然發力,另外一隻手,也沒停,飛快的轉動方輪,回收魚線。

  吱吱吱~

  魚線碰撞金屬的聲音,是多麼美妙,手裡感受著熟悉無比的衝擊力,電得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小寶激動的道:「對,就是這種感覺,還是釣石斑魚,鱸魚爽,不像黑鯛魚,石狗公似的,一點都沒感覺,嘿嘿。」

  小寶發力攻魚,五分鐘…十分鐘,可惜的是這條石斑魚太小,要是十多斤的石斑魚那衝擊力,想想刺激。

  剛拉到岸邊,小寶用抄網抄起,看了看,咦,真醜,用毛巾覆蓋著魚身,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止血鉗,小心翼翼的把魚鉤摘下,這才放進釣箱裡,當然活蝦跟石斑魚得分開,要不然吃光了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倒了點海水進去,半死不活的石斑魚在釣箱裡趴著。

  小寶可不管這些,蓋上蓋子,把魚鉤鉤好,這才扛著魚竿,繼續往前走,畢竟剛才那裡,既然有石斑魚在,一般都不會有其他魚出現,石斑魚領地意識非常的強,只要有其他魚類靠近,就會驅趕。

  邊叼著煙,邊往前走,一心二用,一邊看路,一邊查看眼前海底是否有目標魚存在。

  當然小寶目標魚是,只要有經濟價值的都是目標魚。

  另一邊,水泥平臺上,王大寶與王寶兩兄弟,一人站在一旁,中間是小影,剛好形成一個黃金三角,三人距離挺遠的,畢竟也怕纏線。

  王大寶剛到,首先查看小影的釣箱與魚護,是否真的有魚,剛打開釣箱空空如也,又拉起魚護,只有可憐的幾條黑鯛魚,又聯想到,小寶這臭小子上次刷自己兩人,正想發火。

  小影眼看不對,連忙開口道:「二叔,爸,你們不用看了,剛才浩叔來過,把魚全部收走了。」

  王大寶聞言愣了愣,驚訝的道:「王浩來過?怎麼不見他呢?」

  小影解釋道:「二叔,你忘了?今天是七夕,飯店裡忙,很多情侶這時候都出來逛街吃飯的。」

  王大寶兩兄弟對視一眼點點頭。

  王寶道:「閨女,剛才浩叔有說一共多少斤嗎?」

  小影想了想回答:「我想想,噢,對了,浩叔臨走前說了一句,什麼來的,對,25斤好像,具體得問問小寶。」

  王大寶看了看時間,心裡算了算,心裡驚呼道:「這臭小子竟然短短几小時裡,竟然小賺了兩千多?不行,等下得讓他孝敬孝敬他老子,又一想,不對啊,這小子是怎麼每次出來釣魚都能釣到這麼多?」

  王寶看著自己的弟弟在發呆,推了推道:「想啥呢?別想那麼多,趕緊釣魚,這魚群可遇不可求,錯過了就沒了。」

  王大寶被大哥推醒,也就沒想那麼多了,目前還是釣魚最重要,想到這裡也跟大哥一起蹲下來,開始組裝線組跟魚鉤。

  十多分鐘後,兩人組裝完畢,這才掛餌開始今天的釣魚,當然王大寶今天早上不算,畢竟連一條魚毛都沒見到。

  很快,王寶中魚,一臉開心的喊道:「我中魚了,哈哈中魚了。」

  王大寶轉頭看著大哥在那裡大呼小叫,無語的道:「又不是第一次中魚,有必要這麼興奮嗎?」

  王寶懟了弟弟一句「你不懂,哈哈。」

  王大寶眼不見心不煩,看著自己的浮漂,還是一動不動,心情煩躁的左看看右看看,任誰經歷了一上午的打龜,下午遇見魚群,還是沒魚上,那心情,可想而知。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