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擺攤大爺

  叮,收款140。

  小寶微笑的把袋子遞過去,笑著道:「靚姨,記得常來哈。」

  中年女性點點頭,對著一旁的年輕夫婦道:「你們學學,這嘴真甜。」

  年輕的小夥子道:「媽,我給你拿著。」說完示意身旁的姑娘示意去拿。

  年輕的姑娘秒懂,甜甜一笑道:「對啊,媽,我拿著。」說完伸手過去。

  中年女性也沒有拒絕,把手上的裝有金鼓魚的袋子遞過去。

  小寶看著這三人,母慈子孝的場景,不由得暖心一笑,那有什麼自古婆媳不合的,你看多和諧。

  等三人走遠,旁邊的大爺不由得舉起大拇指道:「咳咳,小光頭,嘴真甜,果然是吃這行飯的人。」

  小寶掏出利群遞了一根給大爺,自己點上,抽了一口,這才說道:「哪有,都是跟大媽們學的。」

  大爺接過煙,看了看,嘴裡笑道:「喲,藍利群,這煙挺貴的,都要17了吧。」說完不由得嘆了口氣接著道:「以前幾塊錢一包的煙,現在都要十幾塊咯,越來越貴,抽不起咯…」

  小寶也是老菸民,贊同的點點頭,笑嘻嘻道:「大爺,你換個角度想,我們每抽一根,可是為國家做貢獻呢,抽著不是煙,而是給國家添磚加瓦,每吐一口煙,那可是打向敵人的子彈,炮彈呢。」

  旁邊的大媽們,聽著這小光頭能說會道的,說得自己都想去買幾包回來給國家做做貢獻呢。

  還沒等小寶抽兩口,有一大爺也是被小寶面前生猛的金鼓魚吸引,緩慢的走過來,蹲下看了看金鼓魚,問:「咳咳,小夥子,這金鼓蟲怎麼賣的?好久沒吃這味道呢,怪想念的,想不到今天這裡竟然有的賣。」

  小寶連忙把還沒抽幾口的煙放地上,笑著回答:「大爺,眼光真好,這金鼓魚50元一斤,你看要多少?都是剛釣上來的。」

  大爺咳咳幾聲道:「小夥子,這金鼓蟲看得出來,算算日子,4-8月是金鼓蟲最活躍的時候,那行,給我拿兩斤,我拿回去跟老婆子嚐嚐,咳咳。」

  小寶聞言開始撈魚上稱,「大爺,剛好兩斤,一百元。」

  大爺顫巍巍的從袋子裡掏出一百元現金遞給小寶。

  小寶接過,對著大爺道:「給,大爺拿好,吃好下回再來。」

  大爺接過,點點頭,顫巍巍的轉身離開,往小區走去。

  小寶望了一眼大爺,心裡想到「現在的大爺都這麼有錢的嗎?連價都不講?」

  旁邊擺攤的大爺看出小光頭疑惑,看在給自己一根好煙的境況下,笑著解釋道:「小光頭,是不是很疑惑?剛才的大爺這麼有錢?價都不殺?」

  小寶撿起剛才沒抽幾口的煙看著大爺,等待大爺接下來解釋。

  大爺清咳幾聲。

  小寶立馬秒懂,連忙掏出藍色利群煙遞了一根過去,道:「爺,來抽根菸,潤潤嗓子。」

  大爺看著這小光頭很會做人,接過點上,抽了幾口煙,不由得點頭讚歎:「還是貴煙有味,不像老頭子抽的那幾塊一包的。」說完看了看小光頭那急不可耐的表情,也不再逗他了,接著道:「你知不知道這小區多少錢一平方?」

  小寶誠實的搖搖頭,自己確實沒有關注家裡的樓價,撐死也就幾千塊一平。

  大爺果然如此的表情,接著道:「這小區一萬多一平,你說住在這裡的人,那個不是非富即貴?」

  小寶驚訝的張大嘴巴,不可置信的道:「啥子?這裡要一萬多一平,真的假啊,都能趕得上二線城市的樓價了。」

  大爺:「你也不看看這裡是哪裡,沿海城市,而且又是旅遊景區,能不貴嗎?」

  小寶不由得道:「這裡可是屬於三線城市啊,樓價撐死也就4-5千塊一平,都會嫌貴。」

  大爺看了一眼小光頭,「咳咳,還不是被一線城市的老闆過來炒起來的,平時休息日,都會過來這邊住上幾天,踩踩沙灘,曬曬日光浴。」

  …

  很快臨近12點了,小寶期間又賣了幾斤魚,旁邊大爺水箱裡的魚也剩下幾條黃腳臘了。

  小寶看了看收入,還不錯,今天都賣了7-8斤了,共收入五百多,收入還挺可觀呢,見旁邊大爺開始收攤了,小寶也準備把攤給收了,等下午再過來擺。

  看著剛才滿滿的釣箱,現在還剩下不到3斤了,決定等下午沒那麼曬的時候去釣釣魚。

  把釣箱放在摩托車的腳踏板上,倒了些海水出來,清洗了下,剛才擺攤的位置,由於剛才保安過來說了一聲,可以在這裡擺攤,前提是要把攤位的垃圾之類的清理乾淨,要是發現沒清理乾淨,下次發現就不允許在這裡擺攤。

  等小寶清理完地上的魚鱗,這才騎上摩托車往家裡開。

  等小寶到家是,時間已經來到中午12點半了,在自家院子門口停下摩托車,把還沒賣完的金鼓魚,提著回到水池邊上,把水池的氧氣泵打開,這才把釣箱裡的金鼓魚一股老的倒進水池裡,看著生猛異常的金鼓魚在歡快遊著。

  金鼓魚是一種適應能力比較強的一種海魚,無論是海水還是鹽淡水都會很快的適應,唯一的缺點是這種魚剛釣上來最快三天都會翻肚子,無論你怎麼養,結果還是如此。

  把釣箱放好,儲蓄電池充上電,這才拍拍手,看了一眼飯桌,不用看,是老媽中午回來做好飯菜的。

  走到飯桌打開紅色的籃子,一碟鹹菜,一碟小寶最愛的的苦瓜炒肉,在農村中午都是隨便吃點,等到了晚上,人齊才會有比較豐盛的兩菜一湯吃。

  忙了一上午,肚子早就餓了咕咕叫,盛了滿滿一小盆飯,淋了一些不只是油還是菜汁到飯裡,嚐了一口,甜甜,苦苦的非常可口,狼吞虎嚥的吃完中午飯,把碗筷洗了,要是不洗,今晚爹媽回來絕對又開始嘮叨不停。

  吃飽喝足就是舒服,摸著肚子,走到茶几上衝了一杯功夫茶,美美品嚐幾口熱茶,不由得感嘆,「這才叫生活嘛。」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