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小寶哥~

  等劉勇走近,對著小寶道:「給,礦泉水。」

  專心釣魚的小寶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一瞬間轉頭,原來是劉勇這臭小子,見遞過來一瓶大的礦泉水,這才不跟劉勇計較,看見礦泉水這才感覺自己幾個小時沒喝水了,難怪嘴巴乾巴巴的,接過直接擰開,咕嚕咕嚕直接把一瓶礦泉水喝到三分之一,這才停下來,擦了擦嘴。

  劉勇見小寶放下礦泉水,這才好奇的問:「我說小寶,你的頭巾怎麼是青綠色的?」

  小寶說起來,這毛巾確實是一個艱難的回憶,無他,當時去購買釣魚服時,正好品牌店搞活動,買兩件釣魚服,送一個頭巾,於是爽快的刷卡買單,等服務員拿來一個青草色的頭巾時,愣了幾秒,等詢問後,這才知道,其他已經送完了,只剩下青草色了。

  接過這頭巾,拆開包裝摸了摸材質,不由的點點頭,只是只有一個顏色了,早知道自己就不貪圖便宜了,只好試戴幾天,這還別說,回頭率真的高,

  前幾天出門前,老媽見到連忙把自己喊回來,示意這頭巾別帶了,讓別人看見還以為有病,大病似的。

  小寶只好答應換,哪知道最近幾天都比較忙,一下子忘了這事,等要用時,這才想起,又不想現在就去重新買個,只好將就帶著。

  今天見劉勇竟然直白說出,男人們最為討厭的顏色,翻了翻白眼,沒好氣道:「咋滴,這是青草,青草色,不是那啥綠。」

  劉勇賤兮兮道:「想要生活過得去,總要帶點綠。」

  小寶,差一點就把劉勇掛在魚鉤上,也沒有理會劉勇,這個釣位還有幾條黑毛魚沒釣上來呢,得抓緊時間了。

  劉勇見小寶不理自己,也就沒自討沒趣了,開口詢問道:「小寶,怎麼樣?」

  小寶眼角撇了撇劉勇,沒有答話,繼續專心釣魚。

  劉勇繼續開口:「小寶,剛才釣了多少?有魚沒?」

  小寶見劉勇沒有抓著剛才的話題,想到剛才這臭小子嘲笑自己,決定打擊打擊這臭小子的自信心,沒有說話,站起來,走到一邊,踢了踢釣箱,示意可以看看。

  劉勇秒懂,立馬走到釣箱蹲下,一打開釣箱,頓時被雷的外焦裡嫩,久久沒起來。

  小寶見有自己想要的結果,繼續補刀:「咳咳,沒辦法,都怪今天魚口非常的好,這不又中魚了。」說完猛然揚杆刺魚。

  一分鐘不到,小寶直接把魚飛上來,飛快把黑毛魚丟在釣箱裡,濺起的水花打在劉勇臉上。

  嘩啦~

  劉勇呆呆的摸了摸被水花濺到的地方,這才清醒過來,看著幾斤黑毛魚,外加幾條一斤到兩斤的大貨。

  小寶直接伸手在釣箱撈出一隻活蝦,這才輕輕甩到海平面,一副無所謂道「劉哥,要不要給你過過手癮?」

  劉勇連連搖頭道:「別叫我,劉哥,小寶哥,我叫你小寶哥行嗎?教教我,教教我如何能分辨是否有魚群的存在。」

  小寶清咳兩聲:「咳咳,那個小啥來的?」

  劉勇賤兮兮道:「小寶哥,小劉,叫我小劉就可以。」能在公共資源的海洋裡特別是岸釣,能次次釣上來十多斤的魚獲,那不叫釣魚那是進貨,要是願意教自己,別說叫哥了,叫爹都行。

  小寶嘿嘿直樂,擺擺手道:「客氣了,客氣了,嘿嘿,劉哥,差不多了,我們把這些魚賣了,然後就過劉老頭那?」

  劉勇還想著在甩兩杆呢,既然小寶提出,那隻能點點頭,作為徒弟,是沒有人權的,師傅指鹿為馬,那就指鹿為馬。

  小寶見劉勇點頭,也把手上的魚竿收了,提著釣箱就往停車方向走。

  劉勇詢問道:「小寶,等會我們去老劉那試船?要不要準備一點蝦餌之類的?」

  小寶想了想同意劉勇提的意見,哪有出海不釣魚的道理?雖然自己這艘簡易的漁船推進器是用電的,走不了多少海里,但是也能離岸邊遠一點至少撞見的大魚,魚群還是比較多吧。

  兩人也沒著急的去處理釣箱裡的魚獲,騎著小摩托就往老劉頭方向走,原因無他就是著急的想看看自己這艘小船。

  劉勇在後邊跟著,還疑惑呢,怎麼走得方向不是去經常去的小區,而是跑去碼頭那邊,自己也不笨,想一想也知道為啥,新奇感唄。

  金沙灘酒店內,海鮮展櫃旁,站著兩名身穿白色襯衫的青年人,正激烈的討論什麼,一名地中海髮型微胖的中年人,著急的跑過來,打斷兩個年輕人爭吵,

  氣喘開口道:「我…說你倆還站在這裡幹什麼,不知道今天大老闆要招呼重要的客人嗎?還不快去碼頭看看,有沒有野生的海魚之類的。」

  兩名年輕人相互看了看。

  地中海中年人見這兩個傢伙還沒動,氣急道:「我說,你倆還站在這裡幹啥,什麼海魚都行,只要野生的,規格各方面可以放低一點,價格好說,買回來,我給你兩發獎金,快去。」

  兩人點了點頭,飛快的跑出大門,找到各自的機車,都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去碼頭看看,飛快的啟動機車,就往碼頭開去。

  兩人在碼頭上轉了好幾圈,由於兩人來的遲,好貨都被挑走了,而地攤賣的多數都是養殖的,兩人做海鮮採購也挺久了,也知道怎麼看這海魚是否是野生的。

  年輕人埋怨道:「我說阿明,這大老闆來就來,幹嘛還要在店裡吃飯,吃飯就吃飯,幹嘛非要海魚呢?而且上次收購的那幾條野生石斑,都被劉經理拿去討好客人了。」

  阿明苦笑道:「楊子,哪知道老闆是怎麼想的,哎,我給幾個常聯繫的收購商,都說最近都沒有好貨,哎,別說了,都怪這劉經理,老闆來了也不提前通知一下,搞到現在去哪裡找。」

  楊子氣鼓鼓道:「都怪劉經理,聽別的同事講,老闆昨天就打招呼了,今天過來請客吃飯,你說是不是,劉經理想把自己侄子安排進來,頂替我倆的位置啊?故意為難我們的?」

  阿明在酒店裡也聽到一點流言蜚語,不確定道:「這我真的不知道了,誰叫我們一個崗位在別人看來這是一個非常有油水的位置呢。」

  楊子:「既然這劉經理,越是為難我們,我們就把事情做好,就看他還耍什麼招數。」

  阿明畢竟在酒店裡做的比楊子久,也知道上頭給自己小鞋子穿,日子有多艱難,看著楊子這鬥氣昂昂的,無奈嘆了口氣,「哎,只能盡人事聽天命吧。」

  兩人不知不覺的來到老劉店鋪旁,楊子見有兩個年輕人身穿釣魚服,揹著魚竿,對著一旁阿明道:「阿明,既然找不到合適的海魚,那怎麼不去找一下經常釣魚佬呢?他們手上肯定有好貨。」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阿明被楊子這這一提醒,不由拍了拍額頭,對啊,怎麼沒想到釣魚佬這個職業呢?心情愉快道:「楊子,不錯啊,走,我們去找一下附近的釣友。」說完就往礁石灘方向走。

  楊子連忙一把拉住阿明,指了指一家沒有店鋪的門面。

  阿明疑惑的望過去,也沒發現什麼。

  楊子開口解釋道:「阿明,我剛才見有兩名釣友進去了,要不我們先過去問問?沒有的話我們再去找別的釣友?」

  阿明只好點點頭,隨著楊子往前方走。

  小寶與劉勇停下摩托車,小寶就往店裡走去,劉勇有點不放心魚獲,連忙也提著走進店裡。

  小寶剛走進店裡,老劉正坐著喝茶抽菸呢,今天正好不是很忙,正好看見小光頭又來了,正起身罵兩句,可是一想,不對啊,今天是自己交船的日子,想到這裡,又坐下。

  小寶看著倔強的老劉頭,笑道:「我說,老劉,怎麼不過來迎接迎接我?」

  老劉白了一眼這小光頭,癟了癟嘴,沒有理會小寶,繼續悠哉悠哉的喝著茶,抽著煙。

  小寶見老劉頭不理自己,連忙走到老劉面前,掏出一包沒有開封的煙,遞了過去,驚訝道:「哎呀,怎麼這裡掉了一包煙?老劉,這是你的吧,給。」

  老劉頭張大嘴巴看著小寶在哪裡表演,看了看竟然是「雙喜世紀」,不動聲色的接過,放在一旁,上下打量這小光頭,點點頭道:「算你還會做,你的那艘船給你試過了,我把你在老王那裡的推進器拿了過來,裝上了,走吧,我帶你去看看。」

  小寶擺擺手道:「先不著急,對了老劉,還差多少?我把錢轉給你?」

  老劉點頭,轉身從抽屜拿出一個清單遞給小光頭。

  小寶接過看了看,也沒有廢話,直接掏出手機,直接掃碼,把剩餘的貨款直接轉了過去。

  老劉這才站起來,正準備出門時,走了幾步,就停下來,看見門口進來兩個年輕人,疑惑的道:「你倆是不是走錯了地方?我這裡不賣船的,想賣船在前面有一家,老王買賣漁船。」

  兩年輕人正是阿明跟楊子。

  阿明:「我們不是來買漁船的,我是來找他倆的。」說完指了指小寶跟劉勇。

  小寶用手指指了指自己跟劉勇,莫名其妙道:「你倆找我什麼事?」

  楊子掏出名片,分別遞了給小寶跟劉勇,自我介紹道:「你好,我是金沙灘的海鮮採購。」

  小寶跟劉勇接過名片看了看,對視一眼,劉勇這才詢問道:「然後呢?」

  阿明笑著回答:「我想問一下,有什麼魚獲?我們可以高價採購。」說完指了指地上的釣箱。

  小寶聞言點點頭,原來是過來詢問自己的魚獲的,正好沒時間去擺攤,還不如賣給他們,當然前提是價格別相差太多,點了點頭,有點擔心道:「你們可以看看,只是規格對於你們酒店來說有點…」

  楊子迫不及待的走到門口放著的釣箱,一打開,愣住了。

  阿明搖頭道:「沒事,我去看看。」說完也走到楊子身旁一看,第一眼,都是小魚,第二眼深深被吸引,嘴裡不由呢喃道:「上品魚,上品魚。」

  楊子也反應過來,這竟然是死貴死貴的一種名貴魚,雖然都只有3-4兩左右,這次終於可以交差了,呼…

  阿明這時也反應過來,笑著走到小寶面前笑道:「這黑毛魚準備賣多少?」

  小寶見有戲,指了指其他魚,問:「鱸魚跟真雕你們收嗎?」

  阿明搖搖頭道:「這些我們不收,外邊這些太常見了,要是在大一點我們就收。」

  劉勇見到這一幕,不由得對這些鱸魚,真雕嘆息,沒辦法,這些隨便都能釣上來,不像黑毛魚,那樣稀少,果然還是物以稀為貴。

  小寶聞言,心裡不由印證了,怪不得群裡都說有時間還不如擺擺攤,賣給酒店飯店?開玩笑。

  阿明見小寶沒答話,也不想過錯這次,要不然回去沒法子交差,搶先道:「這樣,這次這些鱸魚跟雕科類的我都給你收了,只是價格方面…」

  小寶聽到前半段眼前一亮,聽到後半段抬頭注視著這年輕人,問:「這些魚價格你們給多少?」

  楊子拉了拉同伴阿明的手,示意一定要拿下,錯過這次機會,自己倆沒法子交差。

  阿明當然知道,只是也不能表現太明顯了,沉思了一會,這才開口道:「這樣,黑毛魚我給350元一斤,鱸魚35元,雕科類30元一斤怎麼樣?」

  劉勇一聽,差一點就炸毛了,這什麼鬼,黑毛魚市場賣500-600元一斤,鱸魚50元一斤,雕科類價格還公道,沒法子,市場上雕科類真的不值錢也就30-35元一斤。

  小寶差點笑出聲,心裡暗暗道:「這些魚你們拿回去,除了雕科類其他魚都能翻上一倍,這也太黑了吧。」

  氣氛頓時陷入尷尬。

  劉老頭一聽,不願意了,畢竟小寶是自己的客戶,而另外兩個年輕人說什麼老麼子酒店採購,自己可不管這些,這是自己店裡,也是本大爺的地盤,發出陰陽怪氣的聲音:「嘖嘖,什麼鬼,黑毛魚才350元一斤,這未免太黑了吧,小夥子啊,做人要講良心不是?又不是隻有你們收呢」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