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得瑟的劉勇

  時光匆匆,兩小時後。

  碼頭上翹首以盼的魚販子,每當有漁船進港,都逃不過修煉有火眼金睛的魚販子,當一艘小漁船緩緩進港,頓時現場沸騰起來。

  「我肏,這是什麼?」

  「什麼鬼,這艘小船,只有小卡拉米長,竟然釣到這麼大的魚獲。」

  「咦,這是什麼魚?怎麼這麼眼熟?」

  「我肏,他們不要命了?」

  「要是每個年輕人這樣,我們這把老骨頭,早就退休咯~」

  年輕人「我xxxxxx」

  ………

  沒多一會,碼頭驚現大魚,把一些過來閒逛的人群,當然包括黑絲小姐姐,鄒潔,小胖子吸引過去。

  劉勇兩人還沒靠岸,碼頭邊上,已經圍滿人,小寶弱弱問。

  「劉哥,這是什麼情況?是不是過來抓我們?」

  黃鰭金槍魚:「是的,你倆兇手……」

  劉勇直翻白眼,看著小寶這小子還有心情開玩笑,沒有機會,小心翼翼的駕駛船隻,港口碼頭,太多船隻了,大船還特別多,擱到碰到,那不是隻報醫藥費那麼簡單,那是直接連喪葬費一起出了…

  片刻之後。

  劉勇終於把船停好,擦了擦額頭冷汗,那是被嚇的,剛才差一點就碰到大船船尾,那是非常危險的,萬一真的捲進去,那連屍骨無存那種,直接省下一副棺材錢。

  碼頭上的人群見這條小船終於靠岸,讓被生活壓力壓的喘不過氣來的人們,紛紛破口大罵。

  「磨磨唧唧的幹啥?」

  「對啊,開快點要死啊」

  …

  小寶兩人全當聽不到,畢竟一條狗狂吠幾聲,能少一塊肉?還是賺錢排在首位。

  黑絲小姐姐鄒潔已經在岸邊等待著,見船隻靠岸,已經清清楚楚看見是兩條一米多,快要接近一米五的黃鰭金槍魚,再也忍不住了開口道。

  「兩位帥哥,這兩條黃鰭我要了。」

  小胖子早就鑽出來,一見,巧了,又是上次那兩位,就算臉盲也能認出,有一個光頭,就是了。

  「船家,是我,我啊,你的好朋友,小胖啊,這兩條黃鰭金槍魚我要了。」

  小寶愣住了,轉頭望著劉勇,開口詢問道。

  「你的好朋友?小胖?」

  劉勇熄滅推進器,見小寶望過來,迷茫搖頭道。

  「客戶,啥好朋友,就一個客戶而已。」

  小寶轉頭看著這聰明的小胖子,眼珠子一轉,嘿嘿直笑。

  小胖子見小光頭一身血液,雙手都是幹了暗褐色血液,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不由直打哆嗦,心裡哭喊道。

  「媽媽,媽媽有壞人…」

  小寶也不嚇小胖子了,畢竟有人送錢哪有不要的?

  「咳咳,這兩條黃鰭金槍魚…」

  小胖子跟黑絲姐姐鄒潔異口同聲道。

  「我要。」

  聲音剛落,兩人對視一眼,雙方眼裡直冒火星,彷彿下一刻就抽刀對砍似的。

  小寶連忙打斷道:「這樣,你倆一人一條,公平。」

  兩人異口同聲道:「不行。」

  小寶:「這樣,你倆拍賣,拍賣總成了吧。」心裡偷笑道「繼續,繼續,越是激烈,我一套得越多。」

  兩人都急需要這兩條黃鰭金槍魚,也沒有顧得上魚肉品質。

  黑絲姐姐蹲下來看了看黃鰭金槍魚,心裡暗鬆一口氣,好在這兩人沒有糟蹋這麼好的黃鰭金槍魚。

  「我出300一斤。」

  小胖子這時也做不了主,畢竟老大讓拉回酒店測試魚肉品質才能最終給錢,就是這一刻猶豫,錯失了兩條黃鰭金槍魚。

  黑絲小姐姐鄒潔見小胖子猶豫沒出價格,眼珠子一轉,繼續加價道。

  「船家,這樣,我出450一斤,已經超過市場價了,成交嗎?」

  死死盯著小寶,還時不時轉頭看著小胖子,生怕突然插上一腳。

  小寶看著小胖子,等待著小胖子出價,哪知道幾秒後還是沒有出聲,無奈的只好同意黑絲小姐姐。

  「行,你讓人過來幫忙抬,這太重了。」

  黑絲小姐姐鄒潔鬆了一口氣,把心按回肚子裡,拿起手機,給周叔電話,讓其安排三個人過來幫忙,順便讓其開冷藏車過來。

  小寶這時才有空清洗身上的血液,特別是雙手,血都已經幹了,要是晚上在路上閒逛,百分百嚇哭鄰家小朋友。

  劉勇拿出手機給兩條黃鰭金槍魚拍照,發朋友圈,那個釣友不喜歡釣到大魚,不發朋友圈騙點讚的,得瑟的?

  小寶兩人各自忙著自己事,唯獨留下黑絲姐姐鄒潔在岸邊吹著海風。

  片刻後,一輛小貨車停在黑絲姐姐面前,幾個帶著黑色廚師服裝走下來,中年人周叔最先走到黑絲小姐姐面前。

  「老闆,魚呢?」

  黑絲小姐姐指了指船上。

  小寶兩人見狀連忙幫忙把兩條黃鰭金槍搬上車。

  黑絲小姐姐道:「帥哥,你們得分一個人或者兩個人跟著我去稱重,結賬。」

  小寶跟劉勇對視一眼,小寶開口道。

  「劉哥,你去吧,我清理一下漁船上的血跡和衛生。」

  劉勇只能點點頭。

  由於冷庫貨車車頭已經坐不下,而黑絲小姐姐只開了一個小電驢,也怕有什麼誤會,只能騎著自己摩托車,跟著黑絲小姐姐往壽司店開。

  十多分鐘後,兩人一前一後停在一家高檔壽司店門口,黑絲小姐姐帶著劉勇走進店裡。

  劉勇很少會來壽司店,原因是,貴,吃不飽那種,反之,過來壽司店的食客,多數都是嚐鮮,

  就比如土豪鄉紳們,就喜歡來這種高檔地方請客吃飯,展現自己的雄厚財力,當然被請客的一方,也覺得倍有面子。

  劉勇也是見慣世面的,沒辦法會投胎,要是不跟著小寶一起,那會舒舒服服過完這一生,像條鹹魚一樣。

  一小時後,劉勇不知道喝了多少杯茶水,已經快喝不下了,黑絲小姐姐這才走過來,手裡還拿著一份a4紙,見劉勇看過來,這才遞過去。

  劉勇微笑接過,粗略看了一眼,只認識頭尾幾個字,名稱,價格,其餘的真的一個都不認識,都是專業術語。

  黑絲小姐姐見這年輕人放下,微笑的開口。

  「這黃鰭金槍魚,魚肉品質屬於中等,價格我們之前談好的,你看有什麼意見?如果沒有的話,我是轉賬還是現金?」

  劉勇:「轉賬吧。」

  黑絲小姐姐點頭,接著道:「兩條黃鰭金槍魚一共是150斤,450每斤,一共是,你看對嗎?」

  劉勇點頭,拿出手機打開二維碼,這才把手機放在桌面上。

  黑絲小姐姐點頭,直接用手機操作了一翻,直接掃過去。

  劉勇見手機顯示收款,點點頭,這才拿起手機,正準備走,就被黑絲小姐姐叫住。

  「帥哥,等等,這是我名片,要是還釣上金槍魚,都可以聯繫我,高價收,價格讓你們滿意。」

  劉勇轉頭,接過名片,點頭道。

  「好。」

  黑絲小姐姐見年輕人走遠,不自信的摸了摸精緻的臉蛋,呢喃道。

  「難道我老了?魅力下降了?」

  回到一小時前,小胖子眼睜睜看著兩條黃鰭金槍魚被搬上車,心痛的摸了摸心臟,好一會這才用顫抖的手掏出手機,給老大打去電話。

  很快電話就接通。

  劉胖子:「喂,有什麼發現嗎?」

  小胖子帶有哭腔道:「老大,剛才碼頭有釣友釣到一百多斤的黃鰭金槍魚。」

  劉胖子激動道:「買下來沒?」

  小胖子斷斷續續講了一遍。

  劉胖子一拍大腿,愧不當初啊,都怪自己,沉默了幾秒道。

  「沒事,這次就算了,下次先拍下來,價格別太離譜就行,拍下來後,拉回店裡稱重檢測肉質。」

  小胖子:「好的,老大。」

  說完就掛了電話,走到漁船邊,看著忙碌的小寶,開口道。

  「船家,船家?」

  小寶正用海水擦拭船身,聞聲轉頭望去,竟然是剛才啞火的小胖子,正想聽聽小胖子怎麼說。

  小胖子見船家轉頭望著自己,整理一下語言,這才開口道。

  「船家,下次釣到金槍魚,第一時間給我電話,我要了。」

  小寶看了幾眼小胖子,對於自己來說都可以,只要價格差不多,賣誰都是賣,回答道。

  「行,下次釣到魚,我第一時間聯繫你。」

  小胖子不忘了補充一句道。

  「不單單指金槍魚,還有其他海魚,蝦蟹都要。」

  小寶點點頭,沒在理會小胖子,繼續清洗漁船上的血跡血水。

  小胖子見船家答應,這才轉身離開,繼續去一旁等待新的漁船回港。

  時間匆匆,劉勇收了錢很快就往回趕,畢竟等下還要去釣魚呢,兩人約定今天要釣個過癮。

  等劉勇停好摩托車,走到漁船旁,低頭一看,驚呼道。

  「我肏,這還是我剛才那條漁船嗎?」

  小寶笑嘻嘻道:「肯定啦,這不清洗乾淨了,上來吧,準備出發了。」

  劉勇點點頭,掏出煙遞了一根給小寶,自己點上,這才走上船,看了一眼潛水器具,搖了搖頭。

  兩人休息了會,抽完一根菸,這才重新出發,劉勇熟練的把小船退出去,接著掉了個頭,繼續往外海開去。

  小胖子在不遠處,正好看到船家又出海了,不由有點佩服,暗暗下定決心,我要繼續加班,我愛加班,接著轉身在人群中等待著。

  一路上風馳電掣,剛才一來一回,加上釣魚,攻魚的時間,現在已經是接近6點了。

  一路上走走停停的,小寶也發現有幾個魚群,見都是經濟魚類,咬牙放過,本來想下刺網的,但是一想,還是算了,要是有扒皮魚,鱸魚的倒是會下,

  畢竟這些經濟魚類,還是比較值錢的,按時價也有一斤50-80元一斤,當然這是市場價,賣給魚販子,價格肯定沒那麼貴。

  本來小寶還想下去游泳的,可是一看天色已晚,還是決定不下了,只能等待下次。

  「咦,怎麼有一小群黑影遊過。」認真一看,張大嘴巴,驚呼道:「好大,好黑,這,這竟然是黑毛魚。」

  劉勇一聽,不由道:「這有什麼好稀奇的,不就是黑毛魚嗎?」

  小寶搖頭道:「劉哥,剛才我看見一群黑毛魚在海面遊過,個體都在5-6斤左右,最大的那條好大。」

  劉勇剛才還以為是小的黑毛魚,哪知道竟然這麼大,不由激動道。

  「在哪,在哪?」

  小寶指了指不遠處。

  劉勇這時已經聽不進任何東西了,低頭開始翻找冰箱裡的凍魚塊了。

  小寶一見,不由道:「劉哥,你這是做什麼?打窩?」

  劉勇點頭,「當然打窩,要不然怎麼留住這群黑毛魚,按照你剛才所說的體積,市場都能買1000元一斤了,要是能發現一條重達13斤的黑毛魚王,那價格絕對翻倍。」

  小寶還一直以為黑毛魚也就500左右一斤呢,哪知道還能這麼值錢,不由也激動起來,蹲下來,開始組裝線組。

  劉勇緩緩的把小船開到黑毛魚附近,開始不要錢似的撒餌。

  小寶正好組裝好兩把魚竿。

  看著劉勇那不要錢似的撒餌,心一陣肉痛,不過一想,打窩打得好,上魚上到手抽筋。

  好一會,劉勇才停下,不是劉勇自行停下的,而是小寶攔住的,用小寶的話說。

  「夠了,夠了,在撒,真的浪費了。」

  劉勇這才停下手,把剩下的凍餌,放回冰箱裡。

  小寶看了袋子一眼,不由心一陣陣疼,本來一大袋的,現在連一半都不夠了,要是釣不上來,自己都有點想下去,用魚槍射了。

  劉勇也沒有管小寶,從小寶手上拿過魚竿,掛上活蝦,猛然一甩。

  咻~

  好脆耳的聲響,不由暗叫道。

  「爽。」

  小寶搖搖頭,沒有管劉勇,自己同樣掛上活蝦,瞄了瞄魚群上方,猛然甩出。

  活餌剛入水沒多久,有魚群出現的地方,就是容易中魚,這不兩人一前一後的中魚。

  小漁船上,兩人彷彿耐克似的,都有用不完的力氣,都在暴力飛魚。

  劉勇從魚嘴解下魚鉤,對著小寶笑嘻嘻道。

  「小寶,過癮不?」

  小寶直點頭,果然還是在外海釣才過癮,哈哈~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