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銀樣蠟槍頭

  「行,只是好久沒用魚槍了,也不知道準頭怎麼樣?」

  小寶尷尬的看著劉勇道。

  劉勇自己也有點生疏了,都不記得上次用魚槍是什麼時候了。

  確實,魚槍只有經常用,準頭才會準,就好像氣血一樣,不進則退。

  小寶見劉勇也沒有回話,只好先走回船艙,在一個角落裡找出塵封已久的銀樣蠟槍頭,呸,是魚槍,

  看著這銀白色的鋁合金製成的魚槍,一想起這價格,頓時長吸了口氣,太貴了,要不是要用到,龜兒子才買呢。

  抓著魚槍,漫步走出船艙,如同常山趙子龍似的,都走出龍行虎步了,虎虎生威。

  劉勇轉頭見小寶慢悠悠散步似的,此時船底下這條北方黑鮪有點想動彈似的,魚尾開始有節奏的上下拍打,

  「幹哈啊你,趕緊的。」

  小寶也收起玩鬧的心思,加快腳步,走上前。

  「你投還是我投?」

  劉勇想都不想道,

  「你投,我現在準頭不行。」

  就在兩人糾結時,不遠處正有一艘釣魚艇船長正用紅外搜尋魚群,不經意間,副手正拿著望遠鏡正四處張望,剛掃了一眼,突然發現了什麼,一瞬間,重新往回看,

  此時視線裡出現了,兩個年輕人正討論著什麼,一個拿著魚槍,另一個正拉著魚竿,對於同行來說,第一時間不是看船上的比基尼,而是以最快的時間看竿銷。

  副手第一時間搜尋到竿銷,正以誇張的程度展示視線裡,嘴裡呢喃道,

  「這不會是掛底了吧,竟然這麼…」

  話還沒說完,也不知道是不是巧了,此時漁船正往前行駛,這時角度正好能夠看到竿銷下,張大嘴巴,

  「握肏。」

  這一聲驚呼,把正在邊看紅外,邊開船的船長驚動,有點不愉的皺了皺眉頭,轉念一想,自己副手瞭解,

  一直都比較沉穩的,今天怎麼會?難道失戀了?這也不對,這傢伙已經成家了啊,帶著疑惑轉頭看向副手,

  「發現了什麼?美人魚?」

  在船長詢問了幾次,副手這才反應過來,放下望遠鏡,哆哆嗦嗦的指了指一旁。

  船長更加不愉了,自己就是看中這傢伙的沉穩才會破例提拔的。

  副手激動得說不出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望遠鏡遞了過去,自己走上前開船。

  船長疑惑的接過望遠鏡,見副手過來,兩人也合作了許多次,當然知道這是什麼意思,站起來,

  讓開位置,拿起望遠鏡走到副手剛才所站立的位置,拿起望遠鏡,就往剛才所指的位置看去,

  第一眼,看到的對方甲板上兩年輕人,習慣性的一掃,沒在意,接著找到竿銷,當看到誇張的彎曲的程度,

  直接愣在當場,按照自己的經驗,估摸這魚絕對過兩百五到三百斤之間,

  可又聯想到這裡是哪裡,不可置信的把視線往下拉,當看到漂浮在海平面的巨物時,不由驚呆了,

  從魚頭看到魚尾,從魚尾看到魚頭,嘴裡呢喃道,

  「紡錘狀,流線型魚身,第一節魚鰭逞藍色,背部青黑色,腹部銀白色,這,這,這竟然,竟然…」

  此時副手這才平穩情緒,激動得對著船長道,

  「船長,這裡竟然出現如此大的太平洋藍鰭,我不是做夢吧?」

  船長已經捨不得拿下望遠鏡,就差大喊,

  「槍下留魚,讓我來…」

  每一個漁民終極的目標,那就是能夠釣上來一條藍鰭,屬於自己的,當然也有一些不正常的,把終極目標魚放在藍鯨上,這不怕吃槍子?

  副手神色激動,且衝動道,

  「船長,要不我們今天晚上,就在這裡下鉤?怎麼說也釣上來一條大藍鰭,那肯定有第二條,第三條?」

  船長此時也冷靜下來,恢復那沉穩的性子,副手說的也對,今天就在這裡讓船上的釣友試試水?

  可一想紅外顯示這裡沒有什麼魚群,但每一個人都有賭徒本質,就好比此時賭紅眼的船長。

  當然這艘叫旱鴨子號的遊釣艇在船長的決定下,註定空軍,由於有太平洋藍鰭在此處潛伏過,

  附近已經沒有多少魚了,有的也已經被這站在金字塔頂端的獵食者嚇跑。

  視線轉回豐收號這裡。

  此時小寶正擺著姿勢,嘴裡大喝道,

  「啊,哈!」

  劉勇被這突如其來的氣場鎮住,眼睛不由睜大,瞳孔正快速縮小,如同針芒似的,此時也代表著自己已經全身身精神投在小寶身上。

  就在最後一聲喊,隨之小寶動了,無徵兆的躍起,單手正以快速的甩下,電光火石之間,猛然鬆手,正以快速的往下甩。

  刷~撲~

  在倆人視線裡,魚槍正以跳水冠軍似的,直插進海里,水壓壓的非常小,沒有胖子跳水一樣,弄的像深水炸彈似的。

  劉勇反應過來,直翻死魚眼,白高興一場,還以為會以精準的插進魚眼,哪知道會是這種情況,

  「那個,那個,發生什麼事了?」

  小寶頓時尷尬當場,標誌性動作摸了摸鼻子道,

  「那個,那個,這個水花壓的絕對拿滿分,嘿嘿。」

  劉勇如同覺醒了白眼一樣,直翻白眼,

  「滾,把魚槍拉上來,趕緊的。」

  這一刻,還沒等拉上來魚槍,漂浮在海面的太平洋大藍鰭,此時緩緩沉入水下。

  同一刻,手裡的魚竿頓時更加彎曲,也等不及魚槍了,劉勇頓時弓步站穩,重心往後,咬牙拉扯著。

  咯吱,咯吱~

  此時魚線繃直,拉得鼓輪裡的線杯緩緩的轉動。

  小寶急忙放下繩索,一把握住魚竿竿身,同樣往上頂,使勁的往後拉。

  劉勇氣喘呼呼道,

  「小寶,趕緊把魚~」

  還還沒說完,兩人同時被魚竿拉扯的往一邊撞去。

  碰~

  小寶臉色頓時難看起來,眉頭皺得像個水字,這下子撞擊,把本來受傷的肩膀再次重重撞到船舷邊,

  兩人穩住魚竿,劉勇深吸一口氣,這才喊道,

  「怎麼樣了?還行嗎?」

  小寶此時已經痛到說不出話了,腦袋嗡嗡作響,好一會才緩過來,

  「嘶~怎麼又是我?我可不是倒黴熊哇。」

  劉勇差點笑噴,這小子現在這時候都能開玩笑,也是從心底佩服,

  「肩膀怎麼樣了?需要call白車嗎?」

  小寶眼睛紅紅的,有點像剛開眼似的,血紅如血,

  「滾,你能叫來我喊你爹都成。」

  劉勇沒有理會這句,繼續道,

  「要不你休息會,我來。」

  小寶也不勉強,點了點頭,

  「那行,嘶~」

  見劉勇點頭,也就往後退,此時兩人不知道的事,兩海里處,一艘釣魚艇,甲板上正有十多個釣友正拿著望遠鏡看著,

  「哇靠,好大,那是什麼魚?金槍?」

  「要是我能釣到這麼大的一條,我這輩子算值了。」

  「師哥~人家也想嘛~」

  話音剛落,其他釣友們都齊齊看著聲音來源,這可是一個騷裡騷氣的姑娘,穿著超短裙,

  大長腿,最為主要的是這雙美腿,那一個直,特別是超短裙,讓人聯想翩翩。

  片刻後,劉勇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終於穩住這條太平洋藍鰭,這可是一波三折又一波三折的。

  小寶老早就把魚槍握在手裡,正等在吉時。

  刷~

  不中,再來,一旁的劉勇鼓勵道,

  「沒事,也不是每槍都中,加油~」

  小寶深吸一口氣,經過幾次的投槍,已經有點手感了。

  這幾次的拋魚槍,把不遠處的釣魚艇那些釣友看得那一個刺激,恨不得想上去自己來,每每都差那麼一點,就一點距離。

  「啊,哈~」

  小寶爆喝一聲,魚槍如同箭矢似的,猛然飛出,這一次,沒有讓讀者大佬們失望,

  噗~

  魚槍如同磁石似的,兩廂呼應,直接從魚眼沒入進去。

  劉勇差一點跳起來,畢竟這是多麼不容易才能中一次。

  小寶此刻也終於鬆了一口氣,最為緊張的還是自己,壓力如同大山似的。

  嘩啦~

  啪~啪~啪~

  太平洋藍鰭金槍刺痛,魚尾狂甩,拉的魚竿嘎吱作響。

  小寶見這不對,連忙三步並作兩步,跑到劉勇身旁,一同握住魚竿,這才堪堪止住。

  片刻後,

  兩人對視一眼,

  「哈哈~」

  「哈哈~爽。」

  笑了一會,小寶艱難爬起來,走到吊機讓,把紅色按鈕蓋子打開,用發財的右手點上去,

  嘎吱嘎吱~

  船底下的巨物被吊機的拉扯力,緩緩從水面拉起,逐漸出現在眾人視線裡,

  把小寶兩人外加釣魚艇的釣友們看得不瞪口呆,不愧是巨物,單單魚尾就有接近一米,更何況是魚身。

  小寶轉身往船艙跑,記得船艙裡有油布。

  劉勇這時也聽到跑動的聲音,轉頭望去,見小寶跑進船艙,也知道是怎麼回事,眼見巨物接近船舷,

  連忙跑到吊機旁,緩緩按下暫停綠色按鈕,

  同一時刻,小寶抱著一團摺好的油布出來,

  「劉哥,過來幫忙,不然等下刮到魚身影響賣相就不好了。」

  劉勇點點頭,

  「來咯,哈哈,這次我們發了,單單這條太平洋大藍鰭價值非常的巨大。」

  小寶全然忘記剛才經歷,也忘記了疼痛,笑嘻嘻道,

  「那必須的,正好休漁期到來,我們就以這條大藍鰭作為收官,哈哈。」

  兩人一邊說說笑笑,一邊把抱來的油布攤開鋪在船舷上,這才重新啟動吊機。

  看著吊機重新啟動,這巨大的藍鰭緩緩拖到甲板上,這才重新暫停吊機。

  不遠處釣魚艇上的船長跟副手都一臉羨慕,畢竟不是誰都有機會能夠釣到這麼巨大的大藍鰭?

  甲板上的釣友們,看到這一幕,紛紛打雞血似的,紛紛掛餌拋竿。

  視線重新回到豐收號上,兩人見大藍鰭終於安全降落,

  兩人這才把懸在半空的心放下,都癱在甲板上,這一次可真的把二人累壞了,還是第一次經歷合作釣這麼巨大的大貨。

  躺了一會,劉勇一骨碌爬起來,現在可不是休息的時候,得抓緊時間把這條大貨放血排酸,

  而且還要邊放血邊趕回去,這稀有的大藍鰭可是對魚肉品質非常的嚴格的,與價格掛鉤。

  片刻後,

  小寶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身體已經接近脫力的狀態了。

  劉勇此時也差不多,笑了笑,疲憊道,

  「走,我們回船艙休息會,然後就回去了。」

  小寶有氣無力的點點頭。

  兩人相互攙扶著,一瘸一拐的往船艙走。

  也顧不得身上髒兮兮的,一屁股坐在木製沙發上,癱軟的靠著。

  好一會,小寶才感覺到渾身打擺子,生怕感冒了,艱難的爬起來道,

  「我去洗個熱水澡。」

  劉勇擺了擺手。

  半小時後,渾身瞞著熱氣走出浴室,剛推開門,就聽見呼嚕聲,疑惑的往裡一看,發覺劉勇竟然睡著了,搖了搖頭,走進去推了推,

  「快起來,先去一個澡,實在不行至少也得換身衣服。」

  劉勇迷迷糊糊抬眼看了看,接著又閉上眼睛。

  小寶見狀,用力推了推。

  五分鐘後,也不知道推了多少次,劉勇這才清醒一點,跌跌撞撞的走進浴室。

  搖了搖頭,這才坐下來,衝了一杯濃茶,一邊喝著一邊等待劉勇出來。

  十分鐘後,還是沒見劉勇出來,未免有點擔心睡著了,於是不放心的走到浴室,敲了敲。

  咚咚咚~

  又是一個不短的時間,這才把劉勇喚醒。

  在門外聽到劉勇回話,這才放心的走回船艙坐下,舒服的喝著熱茶。

  這一次沒一會,劉勇一邊擦著頭髮一邊打哈欠出來。

  「來,喝一口濃茶,好過喝咖啡。」

  劉勇拉開椅子坐下,品了幾口熱茶,

  「嘖嘖,舒坦,小寶你說這條大貨,能夠有多少?」

  小寶搖搖頭道,

  「這還是第一次釣上來藍鰭,也不知道市場價是幾何?」

  也不知道是不是濃茶起了效果,這時也不困了,

  「碼頭好久沒有出現過藍鰭大金槍了,懷疑我們這一次回去,百分百引起轟動,價格的話,1000-幾萬不止。」

  小寶驚訝的張大嘴巴,想不到藍鰭金槍魚價格竟然比黃鰭金槍魚高這麼多,這價格也太恐怖了。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