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心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

  ………………

  一夜無話,

  一大早,

  小寶早早起床,今天跟劉勇約好的日子,咳咳,別想多。

  現在是夏天,日短夜長的,夕陽早就在五點多六點的時候高高掛在枝頭上。

  拿上毛巾,就往院子走去,值得一提的是農村只要有水井的,都會在水井旁刷牙洗臉。

  等洗漱完,時間已經開始到早上六點,打了個哈欠,拿上鑰匙就出門,由於村裡到縣城走路也要一小時三十分,摩托的話也要四十分鐘左右,開車快一點也需要三十分鐘。

  還沒到大伯家,遠遠就見到奶奶捧著碗孤零零坐在大門口石墩旁,曬著太陽發著呆。

  快步走到奶奶面前,笑著道,

  「奶奶,這麼早起來?」

  奶奶一見大孫子,咧開大嘴,笑呵呵道,

  「今天怎麼這麼早?吃早餐沒?」

  小寶蹲下來,回答道,

  「還沒呢,約了朋友,要去趟縣城。」

  奶奶一聽,自己的乖孫子竟然沒吃早餐,生怕餓壞了,顫巍巍的站起來,

  「奶奶給你盛,這可是你大娘煮的白粥。」

  見奶奶要站起來,連忙扶住,心裡暖暖的,

  「奶奶,不用,餓不著你孫子我。」

  ……

  最後拗不過奶奶,只能跟著奶奶進去,奶奶一陣忙活,廚房一陣叮叮鐺鐺,最後端出好幾個菜。

  「乖孫子,快吃,這白粥可甜了。」

  看著奶奶親手遞過來一碗白粥,雙手接過,這才拿上筷子,看向面前飯桌的三個菜,一個辣椒炒雞蛋,油渣炒青菜,

  鼻子嗅了嗅,好香,忍不住夾起青菜咀嚼起來,好吃得差一點把舌頭吞下,只有油渣炒青菜,才能夠把青菜的香味刺激出來,

  不由自主的加快夾菜速度。

  一旁奶奶看到,不免心疼道,

  「乖孫,慢點,慢點,沒人搶!」

  此時,已經顧不得說話了,滿嘴塞滿,艱難的嚥了下去,不由舉起拿筷子的手,豎起大拇指,開口道,

  「奶奶,廚藝沒有退步,好好吃。」

  奶奶笑呵呵道,

  「好吃,那就經常過來吃!」

  另外一邊,劉勇早就起來,也坐在飯桌上吃著早餐,一家人四口人圍坐在飯桌吃著。

  見到劉文氣不打一出來,也沒有給好臉色。

  這一幕把劉文看得莫名其妙,從起床到現在,劉勇那眼神盯得都受不了,

  「阿勇,你對我有意見?貌似我沒有得罪你吧?」

  劉勇放下碗筷,看了父母一眼,投訴道,

  「爸媽,前幾天我不是出海了嗎?你們知道我見到誰了?」

  劉大頭也放下手中碗筷,轉頭看著自己小兒子,

  「誰?」

  劉文一聽,有點心虛的看了一眼親弟弟,這不會這麼巧吧?

  劉勇瞄了一眼自己好大哥,

  「還能有誰?吩咐我做事,自己跑去出海了唄。」

  劉文一聽,就明白什麼事了,連忙打斷道,

  「爸媽,沒啥事,阿勇,走,我們出去。」

  劉勇一聽,沒有理會,低著頭繼續喝著粥,吃著鹹菜。

  劉文見這小子不理會自己,也無奈,只好見招拆招,誰叫自己犯了一個所有男人都會犯的錯?

  要是被老爹知道,那就慘了,一想到以前小時候犯錯,那場面,直打哆嗦。

  煎熬的吃完早餐,見劉勇放下碗筷就回屋,也連忙放下手中的碗,追了上去,

  「那個,阿勇,聽我解釋。」

  劉勇白了一眼,這有什麼好解釋的,還不如來點實在點的?

  「幹啥?嫂子才回去幾天……」

  一見劉勇這表情,就知道今天要破財了,要不然就有血光之災,

  「唉,多少?我沒多少錢,財政大權都在你嫂子手上。」

  劉勇瞄了瞄門口,這才看著自己大哥,鬼才信呢,小金庫百分百不少了,都有錢出海租遊艇,哪有可能沒錢?

  「咳咳,那個大嫂幾時回來?」

  劉文一聽,沒好氣道,

  「幹啥?」說完伸出一個手指。

  劉勇翻了翻白眼,就一萬?打發乞丐呢?

  見劉勇沒說話,強忍住心裡滴血,心裡大罵自己,怎麼不開遠一點?非要往人多的地方湊?

  「只有這麼多了。」再次伸出一個手指。

  劉勇裝模作樣的掏出手機,一步一步的打開聯繫人,每一步非常緩慢。

  劉文連忙按住手機,艱難的再次伸出一個手指,此時已經有三個手指了。

  「別,這個數,真沒了,要是還是不夠,那你就打電話吧。」

  劉勇見差不多了,也能在逼了,要不然兔子急了還能咬人呢。

  「那行,轉過來吧。」

  劉文咬牙切齒的看著自己弟弟,最後昂天長嘆,這都是什麼事哦。

  只用拿出手機把錢轉了過去。

  劉勇看到這一小會到賬三萬,不由想到,果然人要發財,就得心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

  「哈哈,謝謝大哥,誰叫你有好玩的不叫上你弟弟我呢?這就是代價哈。」

  劉文直翻白眼,這事能兩兄弟一起上的嗎?你肯,人家也不肯好不。

  看著弟弟喜滋滋的走到茶几上,喝著茶,一想到,自己小金庫,又癟了,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辛苦兩個月才攢起來的,直滴血。

  片刻後,

  小寶開著吉普車來到劉家村,沒去過劉勇家,只能搖下車窗,剛好碰見有人在路上走,連忙停下車,遞了一根菸過去,

  「啊叔,你知道劉勇家在哪嗎?」

  中年大叔接過煙,看著這小光頭,指了指前面道,

  「劉勇?哦,你說的是劉大頭家的小兒子吧?看到沒,前面最漂亮的二層小洋樓就是了。」

  沿著中年大叔手指方向望去,果然不遠處有一棟鶴立雞群的建築物,這才收回視線道,

  「謝謝阿叔,我先過去了。」

  沒多一會,

  停在二層小洋樓門口,沒下車,由於沒有帶禮物,只能在門口等,順手給劉勇撥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屋內,劉勇此時正喝著茶,等待著。

  叮鈴鈴~

  迫不及待的拿起茶几上的手機,還沒等自己開口,話筒傳出小寶的聲音,

  「快出來,我到了。」

  掛了電話,跟親爹說了一聲,這才急匆匆的往門口跑,在晚一點就要錯過簽到時間了。

  劉大頭見小兒子匆匆跑出去,張了張嘴,

  「慢點,別跑那麼著急。」

  剛跑出門,抬眼就見到一臺騷包的吉普車停在小洋樓門口,走到駕駛位,敲了敲玻璃。

  咚咚咚~

  聽見玻璃聲,把車窗搖了下來,滿臉疑惑的看著劉勇,

  「幹啥?還不上車?」

  劉勇搓了搓手,有點欲言又止,千言萬語最終化成一句,

  「那個,不知道該不該說。」

  見對方這表情,一猜都知道這小子打什麼主意,

  「那就別說了,快點,上車。」

  等劉勇坐上車,滿臉幽怨的看著小寶,如同受氣的小媳婦似的。

  沒有管這小子,剛才等待的時間,查詢了一下路線,見對方上車了,也沒說什麼,重新啟動車輛,掛了檔,緩緩前行。

  片刻後,

  駕駛著吉普車開進停車場,兩人一前一後下了車,各自背上一個小書包,

  當然劉勇是知道路的,在前面帶路,小寶在後邊跟著。

  沒多一會,兩人就到了有五層樓高的辦公樓,詢問了一下工作員,這才得知培訓期為三個月,前面一個半月是學習船舶相關資料,後一個半月是學習駕駛船舶技術。

  隨著時間推移,人也越來越多,大廳裡吵吵鬧鬧的,在眾人交談裡,得知不單單是過來培訓船長證書的,也有人過來培訓水手的。

  時間緩緩到了9點,這時也有幾個工作員走過來,本來吵鬧的大廳,頓時安靜下來,都齊刷刷的看著。

  工作員對於這一都習以為常,清咳幾聲,

  「咳咳,我念叨名字的站在這邊,沒有的原地等待。」

  「張永浩,劉一軍……」

  兩人都認真傾聽的,生怕沒聽見,這一場景,猶如還在學堂當中,聽著老師點名似的。

  半小時後,

  當唸到王小寶與劉勇時,兩人紛紛走上前,站到一邊去。

  很快工作員點名結束,看了看點到名字的人員一眼,

  「咳咳,點到名字的跟我來。」

  工作員說完就轉身往電梯走。

  兩人只能跟上人群,畢竟對於新環境,自己等人對於接下來的流程不是很懂。

  時間如同王八蛋似的,想抓又抓不住。

  下午五點十分,

  兩人回到安排的宿舍,好在宿舍都是兩人一間,對於這一點,都沒意見,左看看右看看,有點感慨道,

  「好久沒住宿舍了,有點想念大學時了。」

  劉勇也點頭,

  「我也是,算了,不傷感了,走我們出去買點生活用品,不然明天就真的沒空了。」

  ………………………………

  時間如潮水潮落。

  三個月後,

  小寶笑嘻嘻的在宿舍打包行李,見劉勇回來轉頭道,

  「哈哈,終於搞定,今晚好好休息休息。」

  劉勇也同樣滿臉輕鬆,

  「必須的,這段時間嘴巴都淡出鳥來了。」

  回想起這段時間,每天下了課後,都緊張的複習,生怕考不過,說好的每個星期回去一趟,在緊張的學習氛圍裡,哪還有心思往外跑。

  這一呆,足足三個月,這不剛考完最後一科,沒有等到劉勇,迫不及待的跑回宿舍,就有了開頭這一幕。

  小寶催促道,

  「快點,這裡一刻也不想待了。」

  劉勇點點頭,

  「嗯,明天還要來一趟,你確定現在回去?」

  小寶如同鬥敗了的大公雞,垂頭喪氣道,

  「對哦,還要等發證呢,算了別收拾了,今晚就在這裡睡吧,明天拿了證就回去。」

  劉勇一聽,頓時停下手中的動作,整個人直直倒在床上,這三個月以來,都精神繃緊,特別是昨晚,

  一晚都沒怎麼睡,一想到今天考試,又是緊張又是興奮的,這不,剛回到宿舍,整個人如同散架似的,

  一刻都不想動,這一幕讓自己想起三個月前,大戰金槍的那一晚,疲憊的不想說話了。

  還沒一分鐘,就聽見床上傳來呼嚕聲,轉頭一看,不知不覺劉勇這娃睡著了。

  見到這一幕,搖搖頭,別說劉勇,自己也非常的疲憊,吞下外套,走回床上,直接躺了下去,沒多一會,整個房間充滿了傍晚蛤蟆鳴叫聲,一起一伏的,非常有節奏。

  這一幕,也同樣發生在每個宿舍,教官教練們也沒有去打擾,而是讓這群娃好好休息。

  ……

  第二天

  一大早,露魚肚白。

  小寶無徵兆的睜開眼睛,麻溜的從床上爬起來,摸了摸肚子,此時腦子裡一片混亂,無他,睡懵了,揉了揉眼睛,呢喃道,

  「我這是在哪?重生了嗎?」

  好一會,這才清醒過來,伸了個懶腰,走到劉勇身旁,推了推,

  「走了,我們去吃點東西,太餓了。」

  劉勇擺了擺手道,

  「幫我打一份,太困了。」

  無奈的點點頭,穿上外套,這才推開房門走了出去,看了一眼安靜的走廊,摸了摸光頭,

  這是啥子情況?怎麼這麼安靜?難道喪屍來了?

  也沒多想,直直往飯堂走去,沒過一會,小寶拿著兩杯豆漿,兩根油條,幾個包子回來,

  回想起剛才在飯堂懵逼的場景,都替自己臉紅,剛走到飯堂,懵逼的小寶走到窗口,正準備掃碼打飯,哪知道只看豆漿油條,沒有最愛的大米飯,遇到不懂得,肯定會不恥下問。

  這一問,把收錢的大媽問懵了,原話是,

  「阿姨,怎麼沒有米飯?」

  收錢大媽愣了好一會,

  「米飯?不是米粉?」

  兩人都蒙了,剛一會,大媽才道,

  「小夥子,大早上你要吃飯?」

  小寶被這話直接問懵逼了,

  「啥玩意?早上?這不是下午嗎?」這一瞬間,直接風中凌亂。

  ……

  推開宿舍門,把早餐放在桌子上,把劉勇叫醒,

  「別睡了,教官有沒有說,今天證件幾時能夠拿到?」

  劉勇聞到香味,牙也不刷了,臉也不洗了,一溜煙的從床上爬起,

  「喲,豆漿啊,我的最愛。」不管不顧直接拿起喝了起來,

  「啥玩意?證件?哦,教官說讓我們等通知,最快上午,最慢下午。」

  小寶聽見這話,直搖頭,站起來,走到窗邊惆悵的看著外邊一望無際的大海,喝了一口豆漿。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