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開海前一刻

  隨著時間推移,看了一會,也就沒有了興趣去看王欣砍價。

  而是轉頭打量起市場上的情況,按照平時,這個點,市場上的菜販子平時都會吆喝幾聲。

  而現在菜市場明天開海,供應不足,這也導致菜價略有上漲,不過還在心理接受範圍,跟著王欣轉了一圈,

  明顯感覺各色菜品減少了好多,特別是自己最愛的菜花,東北大白菜,基本上都沒多少了。

  本來還想著臘肉炒菜花的,只能無奈嘆了口氣。

  王欣此時也有過來,正當開口時,一旁大媽正在承重,看到兩人是一起的,不由笑道,

  「小夥子,你運氣真好,有這麼一個會過日子的姑娘。」

  兩人一愣,王欣聞言,羞得低下頭,不敢看對方。

  小寶見狀只能笑呵呵,沒有回答,也沒有明確拒絕,畢竟自己兩人可不是情侶,再加上王欣還沒答應自己呢。

  接著,兩人又買了青瓜,菜心之類的。

  等兩人走出菜市場時,天已經臨近黃昏,

  看到這一幕,不由笑道,

  「王欣,你聽說過一首歌嗎?」

  王欣誠實的搖搖頭,

  「什麼歌?」

  小寶看了看如此美的景色,如同畫卷似的,

  「你聽說話,日出時讓戀愛結束嗎?」

  王欣一愣,啥玩意?有這首歌?我怎麼沒聽說過?

  見王欣沒有說話,笑呵呵提著幾大袋菜往前走。

  王欣這才反應過來,追了上去,兩人打鬧著往旱鴨子號方向走。

  劉勇早就掛了電話,臉上露出一臉喜色,想起李柔竟然答應了自己,腦海裡已經在幻想。

  等小寶兩人走到近前時,劉勇都沒有留意到。

  在兩人視線裡,劉勇木訥的站在甲板,思續已經不知道到那個角落了,

  走上前推了推,見劉勇反應過來,

  「咋滴啦?貌似這春天已經過了。」

  劉勇反應過來,笑罵道,

  「去你的,齷蹉的思想。」

  見劉勇這娃沒有繼續思春,提了提手上的大包小包,

  「還不上來幫忙。」

  看著劉勇正打算上來,吃力的指了指一旁的王欣,示意先過去幫忙。

  ……

  片刻後,

  三人回到船艙,齊齊把手上的大包小包放下,小寶坐下來,看著一旁還在忙碌的王欣背影,誰說忙碌起來的男人是最帥的,女生同樣如此。

  一旁劉勇抽空上前查看,當看到雞鴨豬肉都有,青菜都是常見的,當然魚就不用的,畢竟出海就有吃不完的魚,蝦,蟹。

  看到這裡,劉勇不由感慨道,

  「我們船上,終於有會做飯的,不容易啊。」

  王欣白了一眼,笑罵道,

  「難道你們出海重開不做飯?」

  劉勇誠實的搖搖頭。

  這一幕驚呆了王欣,不由猜測道,

  「你們不會是吃泡麵這玩意吧?」

  小寶見狀,不由點頭,

  「沒時間,就泡麵方便一點咯,而且我們還發明瞭許多版本的泡麵,你要不要試試我們超級加倍泡麵套餐?」

  對於這兩人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不過既然自己答應了做水手,那肯定天天有熱乎的吃,而且還是變花樣那種。

  其實這一情況,旱鴨子號這裡還是算可以的,之前能夠吃上熱乎的泡麵,要是別的漁船,

  捕上來的海魚,自己都不捨得吃,餓了都會吃點餅乾之類的,當然也會生吃螃蟹,這可是不加任何調料,直接硬啃。

  那味道,吃過的都不會吃第二次,只有可愛的漁民餓急了那就不管味道如何,

  直接塞進嘴裡,這一幕讓人想起那餓死人的年代。

  王欣露出一臉拒絕,這玩意自己吃一兩次還是可以接受的,要是天天吃,那就算了。

  「你們休息會,我把這些都收拾收拾。」

  兩人見狀,只好點點頭,都坐在茶几上,喝著茶,抽著煙,

  劉勇看著小寶在沖茶,沉思片刻後,開口道,

  「要不我們等會凌晨一過就出海?」

  小寶一想到每年休漁期後第一天晚上,碼頭上人聲鼎沸的,不免點點頭道,

  「行,我們也湊湊熱鬧,就凌晨鐘聲響起,我們就出發!」

  確定了時間,見劉勇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機,

  「劉哥,你這是準備吃雞?」

  劉勇疑惑的抬起頭,滿臉問號,

  「吃雞,吃啥雞?烤雞?」

  「噗」

  見兩人看過來,連忙捂住小嘴,連連擺擺手道,

  「你們繼續,繼續,哈哈~」

  小寶繼續道,

  「你不知道?那你幹啥?」

  劉勇這才轉過頭,看了一眼小寶,回答,

  「沒,跟李柔發信息。」

  小寶沒有繼續詢問,想到什麼,開口道,

  「我出去一趟,把沒有安裝的炮臺一一安裝好。」

  王欣本來想著也上去幫忙,被小寶拒絕道,

  「不用,這點我自己能搞定。」

  王欣見小寶拒絕,也站起來道,

  「那行,我去做晚飯。」

  偌大的船艙只剩下劉勇一個人在回著消息。

  半小時後,甲板上,看著自己的傑作,拍了拍手,接著又去休息艙整理了一番,最後看看船上還缺什麼。

  轉了一圈,也沒發覺還缺點什麼,此時送水小哥也到了,走到小寶面前疑惑道,

  「咦,這艘旱鴨子號也是你們的?」

  小寶笑著點頭,

  「嗯,二手的。」

  送水小哥滿臉羨慕道,

  「這也要大幾十萬了,還是你們賺錢,不像我苦哈哈的送水。」

  其實你羨慕我賺得多,不知道海上作業的工作量,我羨慕你送水輕鬆。

  送走了小哥,看著大幾十桶的桶裝水,不免滿意的點點頭,這點水也夠三人喝的,怎麼也能夠喝上半個月至一個月了。

  剛想找劉勇這娃談點事,哪知道一轉頭,人竟然不見了,搖搖頭,

  「這小子,也不知道跑哪了,算了,不管了。」

  摸了摸肚子,看了看船艙掛著的鐘,這才知道這都已經接近七點了,這才轉身往廚房走去。

  此時廚房裡,一個嬌小的背影在忙碌著。

  還沒走進去,就已經聞到噴香的味道,哈喇子都流出來了,回想起自己已經吃了三個月的大鍋飯菜,

  嘴巴早就淡出鳥來了,不是自己不想出去,而是一天到晚培訓,把時間排的滿滿當當的,一回到宿舍,

  滿腦子都是培訓當天的內容,生怕考不過,只能在窩宿舍裡死記硬背,想到這裡,不由直打哆嗦,

  特別是進考場前一刻,那心情可以用七上八下來形容。

  鼻尖聞著噴香的菜香味,喉結上下蠕動,恨不得現在就能夠吃上一口。

  「哐當」

  廚房裡猛然臉發出聲音,把正在偷窺的小寶嚇了一跳,直摸頂上三花。

  0.000秒後,生怕發生不好的事情,飛快的一把推開廚房門,急吼吼道,

  「怎麼了,怎麼了?」

  由於心情緊張,外加擔心下,聲線不由大了點,把可人兒嚇了一跳。

  科普一下,聲音是靠振動發出的,那速度可以用光速形容。

  時光機突然出現,把時間倒退十秒前,

  此時王欣收拾廚房,這也是農村姑娘的一個習慣,吃飯前都會把廚房收拾的乾乾淨淨。

  人是有惰性的,吃飽就不想幹活了,老祖宗把人性已經瞭解清清楚楚。

  眨眼功夫就回到剛才開頭一幕。

  「啊~」

  這一聲驚叫,把小寶嚇的夠嗆,同一時間,劉勇與李柔也踏上旱鴨子號,也聽到這一聲。

  兩人對視一眼,也怕出什麼意外,匆匆往聲源處跑去。

  等趕到時,目瞪口呆的看著一幕,在視野裡,小寶此時正躲在門邊,彷彿遇到什麼恐怖事一樣,

  而王欣拿著鍋蓋當盾牌用,就差拿著長矛,猶如歐洲十二聖騎士似的。

  劉勇弱弱詢問道,

  「你,你們這是幹啥?」

  王欣最先反應過來,「刷」臉蛋通紅。一點也不敢看著幾人,心裡吐槽道,

  「哎呀,丟死人啦~」

  而小寶聽到這話,也知道鬧了個烏龍,一臉無事發生似的,清咳兩聲,手擺動道,

  「咳咳,這個,那個,沒事了,咳咳。」

  劉勇看著小寶逃似的往船艙跑,與一旁李柔對視一眼,猶如王八看綠豆,齊齊哈哈大笑,雖然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但是能夠看到小寶吃癟,也是一臉歡樂的事。

  鬧劇很快結束,正好兩人都在廚房,於是捧著飯菜往船艙走。

  剛推開船艙門,小寶連忙把飯桌收拾乾淨,示意幾人可以放下。

  由於剛才的烏龍,也沒看清煮什麼菜,這時才看清,一盆紅通通的紅燒肉,一盆蒜炒青菜,醬油雞,最後一盆蛋花紫菜玉米湯,

  見到如此誘人的菜色,哈喇子直流,暗暗發誓,這次讓王欣上船,絕對是一個明智之舉。

  王欣見小寶一直在發呆,而是視線裡一直盯著飯桌上的菜,還以為做得不對胃口,生怕被小寶趕下船。

  這也就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最終,還是忍不住開口詢問,

  「那個,小寶,是不是不對你的胃口?要不我重新做?」

  小寶眼見最愛的紅燒肉,醬油雞要端走,嘴裡連連道,

  「別,放下,愛吃,愛吃。」

  其實李柔跟劉勇也一直注意到小寶,當李柔聽到王欣的話,柳葉眉皺了皺,不過還是忍住了。

  而劉勇最為了解這丫的,笑著看著。

  話音剛落,頓時覺得空氣微妙,連忙補充道,

  「你們誤會了,我這是好久沒有看到這麼好的的飯菜。」見王欣與李柔沒聽懂,頓時把自己這三個月經歷一一說了出來。

  李柔不嫌事大,萬事都得從「嘖嘖嘖」聲開始。

  「嘖嘖嘖,你們好可憐,本來我都想著去報名的,聽你們這一說,頓時打消了念頭,好恐怖!」

  王欣又不同,畢竟自己是在大學選擇副科報名的,對於這些沒有多大的感觸。

  劉勇補充道,

  「知道就好,雖然沒有小寶誇張的說法,但是也差不多,走,我們吃飯。」

  幾人坐在飯桌上,兩女都看著小寶狼吞虎嚥,當然劉勇也差不多,只是沒有小寶那樣誇張「而已」。

  「啪嗒」

  小寶放下手中的筷子,臉上的表情,猶如監獄裡,剛放出來,極度飢渴得到一時的釋放。

  李柔見幾人吃飽,主動站起來道,

  「吃飽了,你們兩個去喝喝茶消食,消食,不然等下又有得忙了。」

  劉勇拉著小寶往一旁茶桌坐下,笑道,

  「來,我有事跟你說。」

  見到對方一臉著急的樣子,不由點頭,也站起來跟著劉勇往一旁茶几旁坐下,

  「咋滴,有啥事?」

  劉勇轉頭見兩女出去,咬咬牙道,

  「李柔的事,這不這艘24米漁船,單單你跟我兩人忙不過來,可否讓李柔加入進來?按照普通的水手學徒算工資。」

  小寶愣了愣,問出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

  「那李柔有水手證嗎?如果沒有,有點難辦。」

  劉勇聞言,臉色難看。

  看到這一幕都知道怎麼回事了,轉念一想道,

  「這樣,漁政過來查的時候,你就這樣……這樣,就可以了。」

  劉勇只能如此了,不過這方法確實有點,不過也得讓李柔去報考,拿到證書,這樣才能一勞永逸。

  小寶繼續開口道,

  「王欣就不用,她自己有證書的,雖然不是水手,但是又二類的,這一點也難得,所以我打算按照普通水手待遇給到王欣。」

  劉勇驚訝的轉頭望向門口,嘴裡道,

  「呀,還有這回事,這樣也好,三人輪流開船,怎麼也不會累。」

  小寶點點頭,自己也有這個打算,不過工資給得有點低,不過這點不怕,

  也有轉正的嘛,到時工資再給點,親兄弟還明算賬呢,更何況其他。

  劉勇不由給小寶一個大拇指,果然數目清清楚楚。

  片刻後,

  兩女手拉著小手走進來,看到兩人還在喝茶,於是漫步走上前,李柔笑道,

  「給我們也倒杯,你們在聊啥呢?怎麼聊得這麼起勁?」

  小寶轉頭望去,正好看到兩女走進來,笑著回答,

  「在聊一種海魚,能夠捕撈上來,相當於中了五百萬大獎一樣,人稱「海中牛排」」。

  李柔對於這種外號,不清楚,而一旁的王欣又不同,常年混跡在市場碼頭的,那有不清楚,除了個別的。

  「你們說的是翻車魚的一種吧?」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