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逃

  旱鴨子號,甲板上,

  小寶幾人正在忙碌著清洗甲板,當然不知道自己等人被巡邏船發現,正在喊話呢。

  巡邏船…………

  不是無視,而是確實不知道,要是知道撒丫子跑路了。

  等幾人忙完,

  小寶走進浴室,把身上的連體水衣脫下,舒舒服服洗了個熱水澡,這才走出浴室,

  而在一旁等待的兩女紛紛走進浴室,不是不想一個一個來,而是女生對於自身的衛生非常的看中,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剛走出來,就見到老劉急匆匆的往船艙跑,小寶莫名其妙的,快走幾步走上前,

  「幹啥了?」

  要是仔細看,老劉額頭上遍布了汗珠,急吼吼道,

  「快,快進來。」

  小寶滿臉問號的推門走進船艙,見老劉也沒停下來,而是繼續穿過船艙,往駕駛艙跑。

  等走進去時,老劉已經發動船隻,也不愛惜漁船,直接推到最大船速,往外開去。

  「你聽一下公共頻道。」

  小寶莫名其妙的,在操作檯鼓弄了一會,放聽見巡邏船,嚇了一跳。

  巡邏船隻是普通漁船,只是每晚固定普通巡邏,真正用到巡邏艦巡邏也只是內部核心幾個島嶼。

  巡邏船甲板上,當中年人長官用望遠鏡看到這一幕,連忙拿起對講機命令道,

  「追~」

  巡邏船駕駛艙裡,侍衛官正重複喊話,也看著駕駛臺雷達,看到旱鴨子號紅色圓點正緩緩移動,正準備請示時,對講機就響起,長官的命令。

  大副二副同時站起來,大副命令道,

  「二副,去把錨纜搖上來。」

  二副:「是」

  所謂一步慢,步步慢。

  等巡邏船啟動時,旱鴨子號早就在十海里外呢。

  中年人長官見自己這艘老舊的巡邏船還沒啟動,連連怒吼。

  ……

  旱鴨子號,駕駛艙裡,

  劉勇見回到我國海域交界線,長鬆了一口氣,這才發覺後背竟然溼透了。

  緊接著把旱鴨子號停下來,對著小寶道,

  「刺激吧?」

  小寶擦了擦額頭汗珠,回想起剛才的場景,驚心動魄的,要是自己這艘旱鴨子號被搜查,

  船上的魚獲百分百被沒收,這都有好幾萬呢,想想都後怕。

  「不對啊,我們只是在外圍捕捕魚,這都會檢查?」

  劉勇只能把自己知道的解釋一遍。

  小寶點了點頭,不確定道,

  「現在安全了嗎?」

  劉勇點了點頭,

  「安全了,你看著,我去換套衣服。」

  被老劉這一提醒,這才發覺對方還沒把身上髒衣服換下來,

  「行,那你去吧,我看著,對了別把錨纜放下,預防有突發狀況。」

  既然有人在駕駛艙盯著,這才放心的點點頭,轉身走出駕駛艙。

  經過剛才,這一次小寶警惕了許多,有些第一次,必須經歷,不然不會成長。

  等王欣兩女出來,手拉著手往廚房走去,準備給小寶兩人做宵夜呢。

  李柔笑嘻嘻道,

  「欣姐,你那裡怎麼又大了?是不是二次發育?」

  王欣臉蛋微紅,回想起剛才在浴室時,這丫頭竟然上手了,想到這裡,臉蛋更紅了。

  李柔不放過王欣,對於女人來說最在意的就是這裡了,當然得打破砂鍋,問到底。

  王欣實在受不了了,甩開小手,撒丫子就往廚房跑。

  後邊李柔緊追著,一邊跑,還一邊大喊,

  「欣姐,欣姐,跟我說說啦……」

  劉勇這時也剛好從休息艙走出,前半部分沒聽見,後半部分倒是聽得一清二楚,莫名其妙的搖了搖頭,就往浴室走,打算舒舒服服洗個熱水澡。

  又半刻鐘後,

  劉勇走進駕駛艙,當看見小寶船長正神經兮兮的看著雷達,生怕再次遇見剛才的事,打趣道,

  「咋啦?要不出來喝口茶?」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過認真的原因,確實沒有聽見腳步聲,嚇了一跳,轉頭望去,發覺老劉進來了,

  「不了,在觀察觀察。」

  老劉搖了搖頭,這裡是我國海域,停在這裡當然放心,不管對方同意不同意,直接拉著小寶就往船艙走。

  「放心,放心,走,出去喝口茶。」

  旱鴨子號,船艙,

  兩人坐在茶几旁,看著老劉在翻找茶葉,心裡難免七上八下的,看著老劉淡定的樣子,

  實在佩服這傢伙的心理,真的夠強大的。

  劉勇一邊翻找,嘴裡嘀咕,

  「不對啊,我上次喝的蟲茶呢?」

  幾分鐘後,實在找不到,只好隨手拿了一餅普洱,用茶具翹開一點,放入茶杯,開始沖泡,

  喝茶可是有講究的,第一泡,是洗茶,第二泡才是品的。

  片刻後,

  劉勇品著茗,嘖嘖嘖,

  「這茶還是沒有蟲茶好喝,浪費了,嘖嘖嘖。」

  小寶無語的看著,有得喝算可以了,不想想,我們差一點就被請去喝清澈見底的茶了。

  咔嚓~

  王欣端著切好的魚生走進來,見兩人都在,笑道,

  「嘻嘻,快過來試試這青雞魚。」

  茶几上的兩人轉頭望去,只見視線裡出現一大盆冒著絲絲涼氣的魚生,劉勇嚥了咽口水,

  「走,我們過去。」

  小寶無奈的站起來,跟著老劉身後往飯桌旁走。

  兩人做好後,劉勇指了指飯桌上的魚生,開口道,

  「說到魚生,還是咸寧縣魚生出名。」

  小寶但是有幸吃過一次,味道跟這邊不同,咸寧縣魚生主要是吃配菜為主,像新鮮檸檬葉子,橋頭,薑絲等等。

  而自己這邊就只有簡單的薑絲,或者直接醬油芥末。

  「味道還不錯呢,下次休漁期我們去吃,讓你們嚐嚐味道。」

  李柔這時也走進來,當聽見這話,笑嘻嘻看著小寶船長,這是給自己等人搞福利了?

  劉勇見兩女進來,指了指小寶,

  「你們聽到沒,小寶船長這是給我們創造福利了。」

  小寶見六隻眼睛看過來,點了點頭,給了一個肯定的眼神給三人,

  「想去的話,就等休漁期,我們坐高鐵過去。」

  李柔聽見有公費旅遊,任誰聽到都會高興的蹦起來,

  「哦,耶,嘻嘻。」

  四人邊吃邊聊,都想知道咸寧縣那邊有什麼特色小吃,畢竟都到了廣東了,

  水裡遊的,地上跑得,天上飛的,那可是傳說中的吃貨天堂。

  小寶聽著三人在聊天,吃了一口青雞魚刺身,味道雖然沒有東星斑好吃,還是比普通的魚生好吃,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親手撈上來的原因。

  吃飽喝足,小寶趁著幾人都在,笑著詢問,

  「等下你們是休息還是夜釣?」

  老劉見小寶恢復之前的狀態,點了點頭,

  「當然是夜釣,嘗試過夜釣的釣魚佬,都會喜歡上在寂靜的夜色裡連桿得感覺。」

  李柔本來還想著回去休息的,放聽見劉勇與欣姐都樂意夜釣,在心裡嘆了口氣,

  「唉,我的美容覺又,又泡湯了,不行,回去得買多幾張面膜,要不然熬夜老的快……」

  叢林法則,少數服從多數,少數沒有人權的,李柔無奈點頭同意,不同意也沒辦法。

  見眾人都同意,小寶冒著的點點頭,畢竟自己可不是萬惡的資本家,自己可是一個遵從人權的。

  「那行,既然都決定了,那我們就盡情的狂歡吧,哈哈」

  緊接著,想到什麼,繼續開口,

  「老劉,明天我們不下刺網了,我記得當時旱鴨子號登記的時候,是登記了拖網跟刺網的對不對?」

  老劉回憶了片刻,好像有這回事,點點頭,

  「嗯,怎麼,想試試拖網?」

  小寶看咯一眼劉勇,知我者你也,

  「冰果,答對了,沒有獎勵。」

  漁民想要發財,那就得用拖網,一網下去大幾萬。

  兩女還是第一次接觸拖網,也不是很懂,不過在網上,家裡的長輩說起過。

  拖網的基本原理是通過船舶的動力拖曳漁具在海底或海水中前進。

  這種漁具通常具有囊袋形,能夠有效地過濾掉水域中的魚蝦蟹等捕撈對象,迫使其進入網囊中。

  說起拖網,有些漁民為了能夠保證魚獲多多,特意用上絕戶網,絕戶網又叫掃地窮

  「絕戶網」是一種捕魚的網,指那些網眼極小、往往都在一兩釐米左右的漁網,這種漁網會將大魚小魚一網打盡。

  值得一提的是,它不僅網孔極小,入水後還會越沉越深,形成一條直線,

  像掃帚一般隨著漁船的移動而「掃蕩」所經過的海域,可將2-3釐米長的小魚也全都撈上來,所以又可以叫「掃地窮」。

  根據明文規定,漁民出海捕魚漁網不得少於直徑超過39毫米。

  劉勇給了小寶一個大白眼,嘴裡繼續道,

  「那行,這些都是明天的事了,我們接下來準備夜釣。」

  兩女一聽,連忙站起來,收拾飯桌上的剩飯剩菜,由於是宵夜,也沒煮多少,所以也沒剩多少。

  小寶站起來道,

  「老劉,走,我們出去準備凍餌。」

  俗話說得好,想要釣大魚,打窩必須重。

  當然這道理在哪裡都行的通,特別是是海上,用來打窩,當然是南極蝦,這玩意對於海魚有致命的誘惑。

  有些海釣釣友釣金槍魚都是用南極蝦垂釣,少部分用其他餌料代替,當然活餌效果更好。

  所謂單車變摩托,以小博大,

  這不小寶就準備用活餌垂釣,還記得剛到此處時,遇見藍圓鰺魚群,用大抄網可是撈了不少,

  昨晚夜釣也沒用多少,後半夜都是用南極蝦垂釣的。

  劉勇見小寶正準備掛餌,而且掛的還是活餌,不免嘮叨道,

  「我說小寶,你咋這麼快用上活餌?還是用南極蝦實用。」

  小寶回答道,

  「這你就不懂了吧,南極蝦雖然好,但是價格擺在那,而活餌,海上有多少就有多少,

  特別是這種追浪魚,才幾塊一斤,南極蝦換算成價格都要好幾百一斤了。」

  還別說,南極蝦號稱萬金油,用南極蝦海釣的釣友都富得流油,通常普通釣友多數都只用魷魚或者其他代替。

  劉勇自己可是名副其實的富二代,座駕凱迪拉克,就是個不差錢的主,對於小寶這翻話,倒沒啥感覺,

  當然小寶這丫的收入這麼恐怖,還這麼省,那不叫美德,而是摳,老摳。

  小寶不知道老劉這樣想,要是知道,會不會把船上的南極蝦統一讓劉勇買單呢?

  肯定,報銷!!!

  王欣兩女笑嘻嘻的從廚房走出來,走到甲板,見地上有好筐凍餌,王欣走上前,疑惑的詢問,

  「咋啦?這是發現魚群了?」

  小寶搖搖頭,

  「沒,這是準備的,等下要是有魚群,我們再撒餌也不遲。」

  李柔拿著兩根電絞竿走過來,遞給欣姐一根,自己留一根,笑嘻嘻道,

  「走,我們也去夜釣,嘻嘻。」

  緊接著對著面前的大海,呢喃,

  「魚兒,小魚兒,你的仙女小姐姐來啦,快到碗裡來,嘻嘻。」

  緊著在船舷邊上,挑了幾個個頭大的南極蝦掛在魚鉤上,經過昨晚的夜釣,拋竿的動作越發熟練,

  刷~

  很快就把魚鉤甩向海裡,這才把電絞竿固定在炮臺上,昨晚這一切後,這才轉頭看向三號釣位。

  王欣此時剛掛好活餌,輕輕扔下海里,第六感隱隱約約有人在看著自己,轉頭望去,果然,

  「小柔,這是咋啦?」

  李柔指了指船舷邊的南極蝦。

  王欣當然知道這丫頭什麼意思,對於自己過慣苦日子,還是用不要錢的活餌,搖搖頭,示意不用。

  二號釣位,劉勇。

  劉勇此時正忙著串魚線呢,由於二號釣位是雙炮臺,一次性用兩根魚竿,多了一根魚竿,相當於自己多了一次機會。

  片刻後,

  兩根魚竿陸續拋下海里,一根沒有靈魂只有搞生產的電絞竿,一條快抽杆。

  一號釣位,

  小寶正全力開著透視小技能,看著面前這邊海域。

  由於此處剛好是東沙群島交界線,魚獲比大多數地方好太多了。

  不是不想把船開過去,實在是怕巡邏船正在暗處觀察著。

  三海里外,一艘漁船似的巡邏船靜悄悄的停在海上,只要旱鴨子號出現在東沙群島外圍,絕對會第一時間開過去。

  好在小寶本來沒有打算過去,這也讓巡邏船白等了一個晚上。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