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實現三文魚,魚生自由

  既然有了小寶的安排,於是王欣拉著小丫頭的小手,有說有笑的往廚房走去,

  當然手裡也沒有忘記這條七斤左右的銀鮭魚。

  看著兩女離開,小寶解開雨衣釦子,從裡面摸出一包口糧,走到劉勇面前,遞了一根過去,自己同時點上,

  啪嗒~

  好在兩人都是用的電子點火,不然真的會點不著,

  海上,風浪特別大,就算有防風火機都不行,除非火槍這種猛火,要不然根本沒用。

  兩人看著美麗的星空,抽著煙,小寶笑道,

  「真舒服。」

  老劉對於目前情況來說,還是挺滿足的,再加上有魚獲,而且一晚上就有小几萬收入,這生活,彷彿又到達了,人生巔峰。

  「吸,呼,哈哈,這次怎麼也輪到我們發財了,哈哈。」

  小寶聞言,也想到鮭魚的價格,再加上現在深海大馬哈魚也比較少見,而這一次能夠遇上,純屬意外,

  準確來說,這一次是運氣釋然,畢竟小寶這透視小技能,只想當與一個比魚探更加先進的玩意罷了。

  就好比,在海上意外見到紅珊瑚,這種價值超高的,就算發現了,也只能夠乖乖的下下水打撈。

  也沒有像別的金手指一樣,能夠控制水下生物,不碰一滴水,也能夠拿到。

  想到這裡,同樣笑容滿面,

  「哈哈,這一次我們也能夠進賬小几萬了。」

  老劉笑著點頭,剛才自己心裡估算,也差不多是這個價格,

  但是別忘記,用魚竿釣得魚獲,單個價值比網兜都要貴不少,

  又有得玩,而且單價還可以,不然也不會讓釣友痴迷,心甘情願的入坑。

  「走,我們把這最後幾筐大馬哈魚搬到冰倉保鮮。」

  小寶也有此意,畢竟冰鮮魚賣的就是新鮮度,本來冰鮮魚除了個別外,沒啥區別外,

  多數,活著的價值那相當於一個天一個地。

  舉個例子,就好比東星斑,要是活著的東星斑,一斤能夠賣到一千上下,而冰鮮的東星斑,那價格直接打對摺,

  所以想吃海鮮的讀者大大,那可以去找冰鮮的海魚,海鮮,這玩意價格非常便宜,還是那句話,有空可以來碼頭多轉轉。

  科普,

  如何知道冰鮮魚是否新鮮,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看魚鰓,魚眼,

  而本地的漁民想知道冰鮮魚的新鮮度,通常會用到一種老一輩傳下來的,那就會使用一種簡便的方法,

  首先你得有冰鮮魚,這才理解接下來的步驟。

  ……

  等兩人忙完後,兩人勾肩搭背的,小寶笑容滿面道,

  「走,我們去船艙喝茶。」

  老劉搖搖頭,

  「不去,甲板上的魚鱗還沒清理呢,等清理完,我們再去喝茶。」

  小寶轉頭望去,只見甲板上滿是魚鱗,加上透明狀的粘,不由的點頭同意,

  「行,走。我們抓緊時間。」

  兩人分工合作,一人拿著水管,而放出來的是海水,在海上淡水資源特別的珍貴,能夠節約一點,就是一點。

  為了這些金貴的淡水資源,幾人洗澡都不敢放開的去洗,只能草草處理。

  兩人在甲板上忙碌,而旱鴨子號廚房裡,

  王欣正給青雞魚切片,李柔把每一步步驟都銘記在心裡,

  「小柔,先別看,去冰箱幫我拿冰塊出來。」

  李柔飛快的答應,

  「好咧,欣姐,我這就去。」

  說完,就往一旁大號冰櫃走去。

  由於提前打算今晚夜宵吃魚生,早早就凍上。

  而現在再加一條七斤左右的銀鮭魚,那工作量肯定比之前的大多了,

  當李柔把手裡的碎冰遞給欣姐,

  「姐,我們今晚是不是實現魚生,刺身自由了?」

  王欣指了指這丫頭的腦袋,

  「你啊,你,就是一個小饞貓。」

  李柔一聽自己被說了,於是撒嬌道,

  「姐,哪有你這樣說我的。」

  王欣見小柔被自己說得不好意思了,笑吟吟搖搖頭,這丫頭,

  「來,幫我把切好的青雞魚魚肉放在碎冰上,用保鮮膜封好,接著放入冰箱冷藏殺菌。」

  廚房裡,又忙碌了起來。

  旱鴨子號,甲板上,

  「呼,終於忙完,我的老腰喲~」

  小寶看著老劉捶著腰部,不免笑道,

  「等回去,去中醫院,推拿,推拿。」

  老劉點了點頭,漁民這職業,實在是廢腰。

  無論是解魚,還是釣魚,經常會用到腰部,老一輩的漁民多數都是腰間盤突出,而且還有嚴重的風溼,

  所以在海上還在幹漁民這職業的,多數都是中,青年。

  這也就能解釋得通,為啥漁民會餐餐離不開姜,而且還大量的吃薑。

  像小寶家,經常會有大批量的生薑,而這可不是用來吃的,而是養殖場要用到,特別是養蝦。

  普通人都知道生薑只是一個調味品,而不知道生薑還可以用到養殖行業。

  兩人聊了會,也感覺有點冷了,小寶指了指船艙方向,

  「走,我們進去喝口熱茶。」

  老劉舔了舔乾裂的嘴唇,

  「嘖,行,走吧。」

  片刻後,

  旱鴨子號,船艙裡,兩人把各自的雨衣從身上脫了下來,在外邊抖了抖上面的魚鱗,簡單處理了身上的衛生,這才走向茶几。

  小寶見老劉如同奮鬥了好幾天一樣,癱坐在椅子上。

  「來,喝口茶,這可是從家裡拿的,保證好喝。」

  當聽到好茶,劉勇狐疑的看了一眼,經常放茶的地方,

  「什麼茶哦。」

  說完喝了一口,眼前一亮,吧唧了幾下,

  「嘖嘖,這紅茶可以啊,我怎麼沒有喝過?怎麼喝起來有橘子的味道?」

  小寶指了指茶桌的水果盆,

  「我把你們吃剩的橘子皮,收集了起來,趁著太陽這麼好,於是曬了點,味道咋樣?雖然沒有三蒸三曬的正宗的陳皮。」

  老人常說,「一兩陳皮,一兩金」的說法,其實這說法也是有道理的,陳皮是可以入藥的,

  不單單可以入藥,也可以用來煲湯,煮菜,也可以用來與紅茶一起沖泡。

  劉勇一愣,還可以這樣?自己只知道,吉普洱是吉普茶的,橘子是青桔,不是如同橘子的皮。

  還沒等劉勇開口,小寶繼續道,

  「喝多點,這玩意能夠去溼氣,而且還有許多意想不到的效果,對於我們長年在海上的,

  去溼氣是我們的重中之重,不然老了,容易得風溼病。」

  劉勇當然知道,畢竟在村裡,老一輩的,基本上都有風溼病,只是嚴不嚴重而已,

  這也導致許多長輩不願意子孫在受這種苦,紛紛都會告誡後輩,走出村子,往大城市發展。

  就在兩人暢聊時,船艙門響起,

  咔嚓~

  小寶與老劉,同時看去,只見兩個小姑娘人手一個盆,鶯鶯燕燕走進來。

  王欣見兩人都在,笑道,

  「快去洗手吃飯,都餓了吧?」

  還別說,經過剛才的體力大量流逝,早就前胸貼後背了。

  兩人同時摸了摸肚子,齊齊點頭。

  王欣見兩人如同呆頭鵝一樣,沒好氣道,

  「那還不趕緊去洗手?過來吃。」

  小寶跟老劉同時站起來,齊齊往船艙外走去。

  幾分鐘後,小寶再次走進來,當把視線轉移到飯桌,

  只見不大的飯桌,放滿了好幾盆魚肉,外加幾碟刺身,而王欣兩女都不在。

  不自覺的嚥了咽口水,再次發覺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讓兩個小姑娘上船是一個多麼正確的想法。

  回想這幾天天天都有熱乎飯吃,想想之前每每餓了,都只有泡麵,無論是豪華,還是超級加倍的,本源還不是泡麵。

  劉勇見小寶在看著飯桌發呆,推了推,

  「咋了?在想什麼呢?」

  小寶被劉勇一推,這才清醒,緊接著笑的解釋。

  劉勇聞言,笑著道,

  「你才知道啊,那還要泡麵不?」

  自己實在是吃怕了,也不知道那時候是怎麼堅持下來的,小寶繼續道,

  「去你丫的,還要什麼泡麵,有熱乎的飯菜,不香嗎?」

  劉勇坐下,看著這菜色不由嚥了咽口水,除了自己等人能夠這麼吃,換作其他人肯定不敢,就單單這一桌子的菜,估摸成本都在好幾百了。

  咔嚓~

  王欣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湯走進來,見兩人還沒有動筷子,笑著詢問,

  「咋啦?這是不合胃口?」

  小寶搖搖頭,把水口嚥下,

  「嗯吶,沒,看著這魚生跟三文魚刺身都不知道先吃那樣。」

  李柔這小丫頭,也走進來,調皮一笑道,

  「嘻嘻,那就先喝湯,暖暖胃。」

  兩人都驚奇的發現,王欣竟然端著一盆乳白色的湯進來,而上面還漂浮著一大片姜。

  王欣見兩人不明所以,笑著解釋,

  「這碗湯可是把這幾條魚的,魚頭,魚骨,魚尾熬成的湯,單單這湯,我都燉了一個小時了,要不是缺了靈魂,鮮豆腐,不然更加好喝。」

  李柔再一旁補充道,

  「那有,就算沒有鮮豆腐,也是非常好喝的,不信你們試試。」說完還伸出可愛的小舌頭,舔了舔嘴唇,緊接著想到什麼,突然閉嘴不言,

  心裡頓時直呼,

  「慘了,慘了,自己偷吃會不會被發現了?」

  當李柔話音剛落,其他三人一愣,轉念哈哈大笑。

  王欣把湯給幾人盛好,這才指了指小丫頭,

  「你啊你……」

  李柔紅撲撲的小臉蛋,露出一副自己沒有偷吃的表情。

  這表情一露出來,再次惹得三人樂呵呵的。

  小寶吹了吹碗裡的湯,淺嘗一口,眼前一亮,這也太好喝了吧,乳白的湯入口,在味蕾發生碰撞,讓人感覺口齒生津,

  也不管燙不燙了,再次喝了幾口,太好喝了,而且還濃。

  王欣見幾人喝的停不下來,不免擔心幾人會被滾燙的湯水燙到,在一旁關心道,

  「慢點喝,慢點喝,鍋裡還有,還有。」

  兩男一女,根本停不下來,不是不想停,而是這湯實在是太好喝了。

  好不容易把這碗滾燙的湯水喝進肚子裡,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渾身如同泡在溫泉裡一樣,暖洋洋的。

  小寶放下空了的碗,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嘴裡吧唧嘴,

  「嘖嘖嘖,這湯實在是絕了。」

  李柔這時也喝完了,聽見小寶船長的話,擦了擦小嘴,

  「那當然,這可是兩種不同的魚骨燉出來的,當然好喝。」

  王欣作為旱鴨子的廚師兼實習水手,見自己做出來的菜品,湯水,這麼受幾人的喜歡,從裡到外,一陣舒爽,笑嘻嘻道,

  「嘻嘻,好喝,下次再這樣煮給你們喝。」

  李柔拍手道,

  「好耶,好耶,欣姐,那不如明天吧,嘻嘻,好好喝哦,而且還沒喝過癮呢。」

  小寶與劉勇也齊齊點頭。

  王欣笑著點頭,

  「行啦,行啦,來嚐嚐刺身跟魚生,看看味道怎麼樣?」

  小寶這才把視線注意到三文魚刺身上,只見橙紅白相間的顏色,令人食慾大增,夾起一塊小拇指厚的魚肉,

  在芥末糧油點了點,直接一小塊放入嘴裡,咀嚼,過了會,這才點頭,

  「不愧是大馬哈魚,入口即化,不錯。」

  劉勇同樣吃了起來,邊吃點頭,自己可是隔三差五的吃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剛釣上來的原因,味道比在壽司店吃的還要鮮,

  「可以,味道比外邊賣的還要好吃。」

  緊接著,三人又吃了魚生,由於是自己做的,又經過低溫殺菌,當然放心的吃了起來。

  這一次宵夜,三條不小的海魚,只能夠四人勉強吃飽。

  小寶看著空空如也的菜碟子,舔了舔嘴唇,本來還以為夠吃的,也只是剛剛好,

  「這一次才三條,下一次多加一條,不然不夠吃。」

  要是被別的漁民知道這個吃法,絕對會哭暈到廁所裡。

  反之要是水手們知道,會不會半夜爬到小寶船長的床邊,直呼,

  「寶爺,寶爺,還招人不?我再也不吃冷冰冰的饅頭了,工資可以不要,必須三菜一湯。」

  李柔笑嘻嘻的給了一個大拇指,

  「寶爺,大氣。」

  小寶笑著回答,

  「必須的,出來掙錢不就是為了三菜一湯嗎?這點絕對滿足。」

  想要馬兒跑,必須三菜一湯。

  劉勇最佩服的小寶還是這一點,對於吃這塊,還是挺對大家胃口的。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