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愉快的一天

  等小寶像二大爺一樣,搖搖晃晃的走出船艙,李柔同樣摸著肚皮,一臉滿足的樣子,

  「欣姐,好好吃哦,嗝,好飽。」

  王欣見狀,想起剛才吃的最歡的莫過於這丫頭片子了,別人是一片一片的夾,這丫頭夾起來那是幾片一起,直接塞進嘴裡,

  想到這裡,伸出香蔥般的玉手,點了點這個丫頭的額頭,

  「你啊,你,又沒有人跟你搶,吃那麼急幹啥?」

  李柔連打了幾個飽嗝,

  「嗝,嗝,欣,嗝,欣姐,主要是這青衣魚太好吃啦,實在讓人慾罷不能。」

  看著這先吃貨,王欣不免苦笑,這丫頭~

  而一旁老劉剔著牙,看著兩女,賤兮兮道,

  「那啥,就我吃的最少。」

  李柔一聽,敢詆譭欣姐?那可不行,得問問本女俠答不答應,氣哼哼道,

  「嗝,哼,你說啥?你吃確實吃的最少,但是你把兩條魚的精華中的精華吃完,一點也不剩,哼!」

  老劉一愣,擺出一臉委屈巴巴的表情,低聲道,

  「不是我的錯,我以為,因為你們不吃,所以,所以……」

  王欣擺了擺手道,

  「好啦,我知道是魚頭得罪了你,所以你才代表月亮消滅它,對不對?」

  老劉聞言,差一點就點頭,好在剎住車了,連連搖頭道,

  「那有這回事的,我可不敢代表月亮,那會被全國美少女圍毆的,我只代表迪迦消滅魚頭怪!」

  兩女直翻白眼,還迪迦,不如奧特之父好過?

  三人在船艙打鬧片刻,王欣站起來道,

  「你倆休息會,我把桌上的殘羹剩飯給倒掉。」

  李柔聽了,掙扎站起來,哪知道平時站起來那會,一秒不到就能做到,現在只能用手攙扶住飯桌,才能勉強站起來,

  「哎喲,嗝,姐,我幫你,嗝。」

  王欣見這一幕,習慣性的伸出玉手,點了點對方額頭,

  「你啊,趕緊休息會,或者出去走走,消化消化。」

  李柔只能如此做擺,挺著小肚子,如同十月懷胎一步一晃的往船艙外走。

  老劉可不去湊熱鬧,也不知道吃飽犯困,還是其他原因,直打哈欠,

  「啊,哈,怎麼這麼困?難道自己跟蜘蛛俠一樣?醒來第二天,就能夠收穫金手指?」

  王欣可不知道老劉胡思亂想,此時正收拾著碗筷,剛抬眼就見到對方正發呆,不由道,

  「老劉,要不你去睡會?」

  劉勇回過神來,搖搖頭道,

  「不了,等會還要當拖網,等晚上吧。」

  王欣點了點頭,默默的收拾。

  船艙頓時陷入了短暫的沉默,劉勇站了起來,踏踏踏,走到茶几主位坐下,算了算時間,小寶也差不多,進來了。

  說曹操,曹操到。

  咔嚓~

  小寶打開船艙門,走了進去,見小欣正在收拾東西,於是走上前道,

  「要我幫忙嗎?」

  王欣也沒有拒絕,指了指收拾好的碗筷,

  「幫我拿進廚房,我把剩下的骨頭渣子裝起來。」

  小寶點了點頭,走上前,伸手把整理好的碗碟端了起來,就往廚房走去。

  王欣跑上前,把船艙門打開,這才示意可以出去了。

  小寶:「謝了」。說完就往船艙外走去。

  緊接著王欣把飯桌上的骨頭渣子用袋子裝好,這些都是好東西,可以用來打窩。

  當然塑膠袋子之類的就不能扔進海里,愛護環境,人人有責。

  劉勇見兩人配合的默契,不愧是,雙方心裡都有你我他。

  繼續喝著茶,靜靜等待小寶回來,還有一些事得跟這丫的協商一下。

  旱鴨子號,廚房裡,

  小寶把碗筷放進洗水池裡,正準備動手,身後的門被打開,只見王欣提著一袋子魚骨進來,見對方正準備捲起衣袖,正準備洗碗,快走幾步到跟前,

  「小寶,你趕緊出去,剩下的交給我。」

  小寶還想說什麼,就被王欣打斷,轉頭一臉嚴肅看了對方幾眼,這才開口,

  「小寶,這裡是廚房重地,男人與狗,不得入內知道不?」

  生怕小寶不答應,轉頭繼續道,

  「等回去時,我去複印店,複印幾張,貼在門口。」

  小寶一想到要是告示貼出來,等魚販子們上來收魚,見到這一幕,那還不得羨慕瘋了?

  當然低調,還是得低調,槍打出頭鳥,那不就得完犢子了?

  當然自己吃得香就成,歪管其他人?不過還是得關起門,自己享受。

  有句老話,不分寡,患不均,現在外邊男多女少的社會現象,患眼病的人,還是挺多的。

  小寶只能點點頭,答應道,

  「行,我答應你還不成嗎?那我先出去了,那等會你忙完,就過來船艙喝茶,休息會。」

  王欣點點頭道,

  「行,快出去吧,這裡是廚房重地。」

  小寶只好轉身,往門外走。

  聽見關門的聲音,王欣這才開始忙碌起來。

  旱鴨子號,船艙裡,

  小寶心情愉悅的走進船艙,正巧聽見老劉喊話,

  「來,過來喝茶,這一次,我沖泡的是龍井,過來嚐嚐。」

  小寶指了指冰箱,詢問道,

  「是不是在冰箱的那幾包?」

  龍井茶屬於綠茶,含水量較高,容易受潮而影響口感。

  在高溫多溼的季節,龍井茶容易因為受潮而變質,

  所以為了保持它的新鮮度,將茶葉放入密封的容器中然後放進冰箱冷藏。

  龍井茶含有豐富的茶多酚、胺基酸、維生素等營養素,這些都是有益於人體健康的成分。

  但是這些成分也很容易被空氣、光線和溼度破壞,從而失去其營養作用。

  因此,將龍井茶放入冰箱不僅可以保持它的新鮮度,

  同時也可以防止其受到外部因素的影響而保護其營養成分的完整性……………………

  劉勇開口回應,

  「是的,我上次聽你說,這是西湖龍井對吧?」

  小寶憋住笑,沒有第一時間回答,而是詢問起這茶的味道。

  劉勇看著黃橙橙的茶湯,不由點頭道,

  「還行,比其他茶好太多了,畢竟貴是一個道理。」

  小寶也沒有拆穿這丫的表演,而是笑了笑,沒有回答。

  一個人表演,最怕沒有人配合,只好停止自己誇誇奇談,疑惑道,

  「咋啦?」

  小寶強忍住笑意,揉了揉臉,這才搖頭,

  「沒,可能吃太多,撐得慌。」

  劉勇指了指茶杯,

  「那還不喝?像我們年輕人,就得多喝綠茶,對身體有好處呢。」

  小寶點點頭,裝作喝了一口,本來以為好難喝,哪知道嚐出甜味,不由暗贊,還以為是苦澀的。

  「喜歡喝,就多喝點,剛查了,現在西湖龍井,精品價格都在一千左右,差一點呢,a級龍井茶,也要一百多。」

  沒錯,西湖龍井茶,也分等級的,跟大金槍差不多,只是略有不同,其中分,精品,緊接著aaa,aa,a級,價格從上到低。

  小寶記得當時去買,店老闆使勁推龍井茶,盛情難卻,

  只好買了幾包下來,要不是劉勇翻找出來,自己都快忘記有這一回事了?

  本來以為是次品,要不掛羊頭賣狗肉的,可喝起來,確實比其他綠茶好喝太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闆拿錯了,把次品換作精品,當然那是不可能的,奸商,奸字排第一,也是有道理的。

  劉勇把自己這幾日思考的問題,提了出來,

  「小寶,像我們這一次回去,這些魚獲應該很少人能夠吃的下,要不我們也弄一間像樣的收魚獲的店面?」

  小寶沒有說話,而是看著劉勇,示意繼續說下去。

  劉勇點點頭,接著開口道,

  「我的想法是,我們把回收回來的魚獲,不做零售,而是專門提供給飯店,這樣一來,有兩個好處,

  其一,我們打魚回來的魚獲,有了出路,沒有中間商賺差價,這樣子一來,我們能夠賣上價錢。

  其二,我們把銷路打開,以後我們收穫珍貴的海魚,能夠第一時間出手,不用壓貨。」

  小寶之前也考慮過出貨問題,要不然也不會特意去魚販子那拉關係,自己都被老劉說得心動了,不過自己還是有一個問題,於是開口道,

  「那資金能夠第一時間回籠嗎?畢竟真金白銀投入進去,所以最關心的問題,就是資金方面。」

  劉勇有點遲疑道,

  「我記得別的店都是月結的,不然顧客是不買賬的。」

  這年頭,不月結,真心沒有生意可做。

  聽老劉這一番話,眉頭皺了皺,月結的話,就代表一時半刻拿不到該有的資金,這樣一來,確實風險很大,想到這裡,小寶繼續道,

  「像我們這種,儘量現結,月結的話……」

  老劉也知道對方的意思,遲疑片刻,這才開口,

  「等回去我去了解了解,看看以我們的出貨量和能夠保證海鮮全都是野生的,沒有參雜養殖的,應該能夠做到。」

  小寶點點頭,這時王欣也進來了,見兩人還在喝茶,於是好奇的詢問,

  「都在聊啥呢?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

  劉勇就把兩人遇到的問題說了一遍。

  王欣認真聽了片刻,

  「噗~我還以為你們在聊什麼呢,你們這個問題,其實非常容易解決,像碼頭那些回收海鮮店鋪,只要品質能夠保證,現結那是不成問題的,

  像你們剛才說的月結這一塊,那是因為主動權在對方手裡,歸根結底就是該有的海鮮沒有,只能以次充好,這才會有月結這話。」

  王欣不愧常年都在碼頭擺攤,對於這些多多少少都知道,再加上這些本來就不是秘密,總得來說,品質大於一切。

  聽君一席話,勝過聖賢書,小寶兩人對視一眼,臉上表情立馬多雲轉晴。

  王欣接著道,

  「聽你們的話,難道是準備開回收海鮮店?」

  劉勇與小寶齊齊點頭。

  劉勇開口道,

  「是的,這不是想著把銷路打開嗎?」

  王欣點點頭,笑嘻嘻道,

  「這簡單啊,小柔家裡就是做這個的,要不你們問問?」

  小寶直接驚呆了,人不可貌相啊,而且看小柔這丫頭不像啊。

  王欣也看出小寶兩人的疑惑,解釋道,

  「嘻嘻,其實小柔一直跟爺爺在一起,很少到父母那邊,加上開這種店,一年365天,都要上班。」

  小寶這才恍然大悟,這樣子說,那小柔這丫頭住那種小區就能解釋得通了,想到這裡,跟老劉對視一眼,

  「那行,等會問問小柔,不準確來說,得問問她父母。」

  小寶說完,轉頭看著老劉,自己突然要見對方父母,一個弄不好,會讓人誤會,

  「老劉,接下來看你的了。」

  劉勇拍了拍結實的胸脯,拍的那一個「砰砰」響。

  「沒問題。」

  咔嚓~

  說曹操曹操到,這不李柔風塵僕僕的走進來,見三人都在,笑嘻嘻的走過來,

  「丫,你們都在啊,都在聊什麼呢?是不是商量晚上吃什麼?」

  話音剛落,幾人都把目光注意到對方小腹上。

  李柔一愣,只感覺幾人目光不對,

  「嘻嘻,看啥呢?我身上又沒有什麼。」

  小寶不確定道,

  「餓了?」

  見這丫頭搖頭,三人都鬆了一口氣,要是還餓,那真的考慮,要不要換人了,小寶這樣子想到。

  小寶站起來,對著王欣道,

  「小欣走,我們去船尾,準備下網。」說完轉頭看著老劉跟李柔,

  「老劉你去駕駛艙開船,小柔在旁協助。」

  見幾人都沒有意見,小寶帶頭走出船艙,身後王欣也走上來。

  小寶賤賤笑的想,這也變相給老劉創造機會了,嘿嘿,為了以後的小日子,讓其出出色相,應該值得的。

  一邊想著,一邊往船錨走去,既然準備啟動船隻,那船錨肯定的拉起來。

  身後王欣見小寶往船頭走去,加快腳步走上前道,

  「小寶,不是去船尾嗎?」

  小寶指了指不遠處的船錨,王欣這才明白。

  於是兩人配合下,很快激動絞車把船錨拉上來,當然全程都是小寶在操作,而王欣在一旁用心記著。

  老話說,在其位謀其政,任其職盡其責,通俗來說,那就是愛一行,幹一行。

  就在兩人忙碌時,旱鴨子號,駕駛艙裡,

  劉勇帶著李柔剛走進來,一路上,心裡思考著從什麼地方切入呢?而不會太唐突呢?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