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人生第一個百萬

  話說上回說到小寶賺到人生中第一個百萬。

  準確來說,小寶跟自己兩人賺到的不止兩百萬,加上豐收號與現在的旱鴨子號,

  兩人資產達到3百多萬,當然這是資產,不是現金。

  而自己口袋裡,也有50多萬,想到這裡,看著老媽那一臉驚訝的表情,自己貌似多久沒有見到老媽這樣了。

  王彩霞直接愣在那裡,眼睛直勾勾盯著自己兒子,好一會,眼淚巴巴的掉落。

  這一幕把正在得意洋洋的劉勇嚇了一跳,這要是被自己親爹看到,保不準家法伺候,慌忙的站起來,

  「媽,說的好好的怎麼哭了呢?」

  王彩霞擦了擦眼淚,自己跟老伴最擔心的就是自己這個小兒子,要是老伴知道自家小兒子也開始向發家方向走,那保不準也如此吧,

  「沒,媽這是開心。」

  劉勇找出紙巾遞給親媽,蹲下來,

  「媽,是不是我換車不好?那我不換了,錢我都給你。」

  王彩霞可不是普通的農村婦女,當然不會要兒子的錢,摸了摸兒子的後腦勺,

  「不用,你有這個心就行,而且你爸早就給你存了你娶媳婦的錢,你想換車就換吧,要是不夠媽這裡還有。」

  就在老母親寬心時,另一邊,

  李柔高興的打開房門,見到爺爺在喝著茶抽著煙,看著京劇,聽著那美妙的且帶有旋律的臺詞,彷彿每個詞,都有它的解釋,

  「爺爺,你最愛的孫女回來啦。」

  李軍轉頭望去,差一點氣不打一處來,這時連自己愛看的京劇也不看了,

  回想那天,自己差一點報警,都已經聯繫好尋人啟示了,好在看到孫女發的消息,要不然自己都不知道怎麼面對自家兒子跟兒媳了。

  「你還知道回來?你眼裡還有沒有我?」

  李柔也知道自己做錯了,飛快的跑上前,抱住爺爺的手,撒嬌道,

  「爺爺,我知道錯了。」

  李軍雖然嘴裡罵得兇,但是內心深處那是無比疼愛自己唯一的親孫女,不過為了給這丫頭一個教訓,那肯定不可以輕易的原諒,這一點「李洛克」來了也改變不了,我說的。

  李洛克:「你大爺的,信不信我把hiv傳給你?」

  這一次李柔哄了好久,許諾了許多不公平的條約,李軍這才肯點頭。

  「爺爺,你看你孫女給你帶了什麼。」說完拉著爺爺起身走向門口,此時老劉早就走了,現在可不敢面對李軍,畢竟自己把對方的孫女給騙走的。

  李軍無奈只能起身,跟著孫女往門口走。

  當走到門口,被眼前的物品驚呆了,好一會才恢復,

  「這,這是你買的?怎麼買全槍回來?還有這兩箱是什麼?怎麼一大一小的?」

  李柔笑嘻嘻道,

  「爺爺,這些都是我們的魚獲,都是你孫女的報酬呢。」

  李軍可不相信自己孫女的話,這些肯定是孫女偷偷買回來的。

  李柔見自己親爺爺不相信,把前因後果一一講述了一遍。

  李軍聽到的最多就是小寶,劉勇,生怕孫女被人騙了,畢竟自己孫女妥妥的一個白富美,而且還這麼年輕。

  「你說的那什麼小寶,劉勇是男的?沒有女的?」

  李柔繼續解釋,

  「有啊,小寶劉勇,還有王欣,你都是見過的,而且你還在他們那買過魚呢。」

  李軍滿臉疑問,這王欣這丫頭,自己知道,而那什麼小寶與劉勇都是什麼小鬼?

  小寶船長劉勇齊聲怒吼:「我不是什麼小鬼……」

  李柔貼心的在一旁提醒道,

  「就是上次他們在我們小區門口那條海鮮街賣魚的,光頭……」

  李軍恍然大悟,自己終於記得了,就是那一次跟兩個年輕人買魚的那一次,也是跟另外一個年輕人鬧得不愉快那次,

  看再這一次竟然拿了這麼多海鮮過來,猶豫片刻,還是說道,

  「有空把他們叫過來吃飯。」

  李柔聽爺爺這話,勉強同意自己出海,興奮得跳起來。

  而小寶這邊,就簡單多了,剛把車停在大伯門前,剛下車,就見到奶奶十年如一日坐在門牙看著遠處,也不知道這是看啥?

  小寶下了車,第一時間把車門關了,跑到奶奶面前,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感覺奶奶又蒼老了些,

  「奶奶,我回來了。」

  奶奶早就見到孫子了,當自家的乖孫下了車,就往自己這邊趕來,

  「好,好,回來就好,這次出去還順利嗎?」

  小寶蹲下身體,抓住那蒼老的手,笑嘻嘻道,

  「奶奶,當然順利啦,對啦,奶奶,我這次帶回來不少的紅血魚,給您補補。」

  紅血魚學名叫紅狼牙鰕虎魚,紅血魚滿嘴長滿暴牙,形狀很像小蛇,看起來很恐怖,

  近海海域和淡水均能生存,以小魚小蝦等小型魚類為食。

  值得一提的是,紅血魚可以治療流鼻血的小朋友,要是家裡有小朋友經常性流鼻血,可以買一點回去。

  奶奶聞言,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還是自己乖孫子疼自己,不像自家那兩個臭小子……

  「好,好,好。」

  小寶見奶奶好久沒有笑得如此開心了,繼續道,

  「奶奶,這一次我帶回來許多魚呢?對了奶奶,支書有沒有讓人送海蠣子過來?」

  奶奶指了指院裡,

  「拿了回來,怎麼買這麼多?我看這又不少錢吧。」

  小寶擺擺手,自己一家加上大伯家,這一百斤海蠣子,除去殼重外,基本上沒剩多少了。

  「不多,夠我們一家子吃了。」

  在院子忙碌的大娘聽到動靜,走了過來,當見到是小寶回來了,回想起今天支書送海蠣子過來時,不停的誇自己侄子如何如何,好不容易送走支書,當看到一旁十幾個泡沫箱子,頓時有點頭大,正打算給春玲給電話的,正好看見自己侄子,

  「小寶,回來了?剛才支書送這些海蠣子我還以為是送錯了。」

  小寶打斷道,

  「大娘,那我們今天就吃它了?」

  海邊漁民都知道這玩意的功效,雖然味道不錯,但是嘛,過完嘴癮後,那後果可就不好受了,

  這也導致上了年紀的漁民,對這玩意不感冒,當然時不時吃一吃那倒無所謂。

  而且海蠣子在海邊隨處都有,只是野生的海蠣子個頭都比較小,不像養殖的,有年份的海蠣子,能生長到比成年人手掌還大。

  有些食物不是越大越好吃,只有中等個頭大小,那才是最好吃的。

  緊接著,小寶走到後排貨箱,把魚獲一一搬出來。

  大娘跟奶奶見到,都驚呆了,這麼多,看著裡面琳琅滿目的海魚,奶奶有點心疼道,

  「大孫子,這些魚獲要不你拿去市場賣了?自己吃有點糟蹋了。」

  老一輩的性格就是如此,捨不得吃,舍不穿,也許這也就是從苦日子過來的人們養成的一種習慣吧,不像現在,大家都富裕了,花起錢來,大手大腳的。

  小寶抬頭望去,只見大娘也是點點頭,笑了笑,搖搖頭,

  「奶奶,大娘,這些都不值錢的,自己捕的,我大部分都已經賣了,這點是魚販子不要的。」

  聽到小寶這樣的解釋,奶奶最終只能點點頭。

  大娘攙扶住奶奶,聽見小寶這話,在看了看鐵盆裡的海魚,那個頭,那新鮮度,是個人都不相信魚販子不要的,當然也能夠理解到自己侄子的一片孝心。

  大伯家,院子裡,

  大娘,奶奶,加上小寶自己,都拿著馬紮在清理海魚,三人一邊閒聊,一邊幹活,這一幕讓人看到就如同過年時,大家圍在一起殺雞殺魚。

  下午5點零五分,小寶挺了挺腰桿子,甩了甩手上的水漬,捶了捶。

  奶奶見狀,心疼道,

  「大孫子,要不你休息會,這裡也沒多少了,我跟你大娘就行。」

  小寶看了看地上沒多少的海蠣子,只能點了點頭,

  「那行,奶奶,我去買點炭,今晚我們烤海蠣子。」

  大娘聞言搖搖頭,

  「小寶,先不用去買,家裡還有無煙炭,我打電話給你大伯,讓他等下回來時再帶多幾箱回來。」

  小寶只能點頭,

  「那行,大娘,那我先回去洗個澡,然後再過來?」

  奶奶突然蹦出一句話,

  「小寶,你把電話給你媽了沒?讓她不用買菜,今晚都來這裡吃。」

  「啪~」

  一聲清脆聲傳出,只見小寶一拍腦袋,被奶奶這一提醒,自己都忘了這事了,自己可是知道親媽的性格,顧不得奶奶跟大娘在,直接從口袋掏出手機,直接給老媽打了過去。

  嘟嘟嘟~

  漁村一側,養殖場,

  春玲正百般無聊的在辦公室坐著,整個辦公室只有自己一人,看了桌子發起呆來,自己那臭小子,都出去好幾天了,也不知道這臭小子順不順利,

  叮鈴鈴,叮鈴鈴~

  悅耳的鈴聲把正在發呆的春玲驚醒,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機,認真一看,

  「咦,兒子回來了?」

  迫不及待的按了接聽鍵,

  「小寶?」

  很快手機一旁傳出小寶的聲音,

  「媽,我回來了,今晚不用買菜,我帶回來許多魚獲呢。」

  春玲一聽,只聽到兒子回來了,後邊那段完全忽略,臉上從鬱悶的表情,這一瞬間,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彷彿得到了駐顏丹似的。

  (圓滾滾,且散發出誘人的香味)駐顏丹:「你清高,你了不起!」

  「那行,今晚我跟你爸早點回來。」

  就在春玲掛電話時,話筒又傳出聲音,

  「媽,今晚在大伯家吃飯,記得啊!」

  春玲掛完電話,一刻不停留,跑出辦公室,在幾個蝦塘左看右看,終於看到自己想要找的人,

  只見視線裡出現一個帶著草帽,手裡拿著魚竿,身披斗笠,在寒風中釣著魚。

  這一幕讓人聯想到名場面,姜太公釣魚。

  春玲見狀,氣不打一處來,飛快的跑過去,使出失傳已久的九陰白骨爪,準確無比的向對方脖子上方,後腦一側,耳朵抓去,

  啊~

  只聽那一聲慘叫,傳得老遠老遠,彷彿預示著這裡即將發生的男女大戰。

  幾個蝦塘一側的工作人員,對於這一幕早就見怪不怪了,一開始從好奇到現在習以為常。

  片刻後,

  一名中年人臉上露出鬱悶的表情,這臭婆娘這又是發什麼瘋,我好好在蝦塘釣蝦,這是招你惹你了?

  春玲氣喘呼呼道,

  「好啊,你敢還手?我告訴你兒子還有告訴你媽聽,讓他們評評理。」

  春玲回想到剛才,自己只是輕輕用力捏了一點點,哪知道這臭男人竟然,竟然下意識的給自己來了一下,嗚嗚,這臭男人,臭男人~

  王大寶此時真的跳進蝦塘都洗不清自己的冤屈,這本能反應好不好,就在距離零點幾零零1米的距離,下意識的用力那麼一丟丟。

  就在小寶親爹使出渾身解數哄對方,最後不得不答應許許多多讓人心寒的條件。

  下午5點一刻,小寶親爹親媽終於回到家,就算晚上去大哥家吃,也得先到家,收拾收拾,再出發。

  此時小寶剛洗完澡,正在院裡子裡喝著老爹存貨沒多少的「蟲屎茶」,突然聽見說話聲,轉頭看向門口,

  看見老爹這樣子,腦海裡浮現出一副名場面,一名太監正恭恭敬敬的給自己主子說著好話呢,想到這裡,在跟眼前這一副場景,逐漸重合,

  呸呸呸~

  怎麼能把老爹幻想成太監呢?只是不得不承認,這幅場景真的好眼熟,電視劇後宮經常演。

  春玲剛進門,就知道自己兒子在家,無他見到自家大門敞開著,當視線看向茶几,

  「兒子,你回來了?」

  聽見這聲音,親爹也反應過來,轉頭望去,愣了片刻,下意識呢喃,

  「這黑炭是誰啊,外國友人?哇,牙齒真白。」

  春玲本來距離就不是很遠,當聽見親爹竟然這樣說自家寶貝兒子,頓時不樂意了,抬起平底鞋,狠狠在對方腳來了一下。

  嗷~

  小寶強忍住笑意,自己老爹這是幹啥了,從進門到現在都是一臉賠笑的表情,這是犯了多大的事,把親媽惹得這個樣子。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