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蟬鳴

  春玲笑吟吟看著兒子,心想自己大孫子在向自己招手了,不遠了,

  『這麼晚回來?你這是帶王欣出去玩了?幹嘛不帶王欣先吃了晚飯再回來?是不是不夠錢?媽這裡有……』

  聽著老媽這接二連三的問題,一陣頭大,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這還是不是自己的親媽了,怎麼不關心關心你兒子我有沒有吃飯這個問題?

  『媽,你想啥呢?』

  王大寶也在一旁勸道,

  『兒子,你媽這也是關心你,能這樣跟你媽說話的嗎?』

  還以為老爹站在自己這邊,聽著意思叛變了唄,揉了揉發酸發脹的太陽穴,無語道,

  『媽~』

  春玲為了能見到自己朝思夢想的大孫子,打斷兒子的話,

  『叫後媽都沒用,趕緊的,回答我的問題。』

  小寶嘆了口氣,實話實說道,

  『沒有,今天下午我跟老劉出去了。』

  春玲點了點自家兒子的頭,

  『你想啥呢,這麼好的機會,怎麼不把握,我的兒子喲~』

  王大寶聽了直搖頭,這小子不像自己啊,想當初自己追他媽的時候,那可是一個機極,根本不放過任何一次獨處的機會,就差上前提醒這扯犢子玩意。

  小寶這一次真正認識到什麼叫催婚了,實在是太離譜了,

  『停,停,停,媽,爸,你們聽我說,你們還不知道吧,王欣已經是我女朋友,而且我倆都在船上工作,天天見的。』

  春玲一愣,這事自己竟然不知道?而且這小子速度夠快啊,有他老子的風範了,迫不及待道,

  『那明天晚上喊小欣過來吃飯。』

  王大寶聽到這話,挺了挺胸膛,這小子像自己,果然是親生的,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

  小寶嘆了口氣,無奈點頭同意,被親爹親媽這一打岔,都差一點忘記正事了,清咳幾聲,當看了一眼親爹,還是把目光看向親媽,

  『咳咳,媽,我打算買點雞鴨鵝回來養,你們覺得呢?』

  春玲想都沒想拒絕道,

  『不養,養了你打理?你不知道雞拉得屎是最臭的嗎?你知道為啥家裡不養這些雞鴨鵝嗎?』

  小寶確實不知道,認真追究起來村裡家家戶戶都在養,就只有自己家沒養,

  『為啥?』

  王大寶無奈開口道,

  『為啥?你媽有潔癖,你不知道?』

  聽見老爸的答案,頓時被雷得不輕,轉頭看了一眼眼神堅定的老媽,無奈嘆了口氣,這事得另想辦法了,

  『行吧,對了媽,你是不是忘記什麼東西了?』

  春玲一頭霧水,自己沒忘記啥啊,疑惑的看了一眼兒子,

  『咋了?』

  小寶直翻白眼,你不知道你寶貝兒子沒吃飯嗎?沒愛了,沒愛了,想到這裡,欲哭無淚的指了指自己肚子,

  『媽,我的親孃喲,你寶貝兒子沒吃飯呢。』

  春玲一拍額頭,

  『忘了,忘了,都是想你的問題,飯在廚房自己去。』

  小寶搖了搖頭,這裡還是自己家嗎?還是自己一不小心穿越平行空間了。

  春玲與王大寶看著兒子往廚房走去,春玲道,

  『你說明天晚上小欣過來,準備什麼菜?』

  王大寶苦笑道,

  『家常菜吧,還能什麼菜,那是未來的兒媳婦,又不是客人,隨便吃點就行。』

  春玲搖搖頭,

  『那可不行,這樣子做會讓小欣覺得我們沒有重她她的。』

  王大寶摸了摸春玲的額頭,

  『你沒發燒吧,那是小欣,我們從小看到大的,雖然接觸少,但是你問問村裡,那個不說這丫頭懂事的?你兒子能夠娶到這丫頭,那是你兒子的福氣。』

  春玲一聽,不願了,自己兒子那可是受了十月懷胎的苦生下來的,每天一把屎一把尿的養大的,做媽的那有不心疼兒子的?

  『去你的,哪有做老子的說自己兒子的,你不心疼我心疼。』

  王大寶見自家婆娘『又來了』搖了搖頭,解釋道,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算了,反正就是那個意思。』

  說歸說,鬧歸鬧,現在是大孫子重要,其他的都不重要。

  就在親爹親媽在討論明天晚上的安排,廚房裡,小寶吃著晚飯,想著養雞鴨鵝的事情,

  既然家裡不準養,那我去問問大娘,我記得大娘家就養雞鴨鵝的,而且還有幾隻獅頭鵝,記得爺爺跟自己說,

  『小寶啊,爺爺給你跟小影各養了幾隻獅頭鵝,記得不準殺知道嗎?要等你倆大婚時在拿出宰了,還有獅頭鵝那是越老越好吃的,要記得啊。』

  想到這裡,眼睛不由紅紅的,爺爺無論何時何地都在想著自己跟小影,只是自己現在有能力了,爺爺卻不在了,唉…………

  匆匆吃了幾口,就走出廚房,直直走出院子子,就在自己跨出門時,身後響起老媽的喊話,

  『兒子,你去哪?』

  小寶轉頭道,

  『我去大伯家,商量點事。』

  王大寶站起來道,

  『我也去吧,正好過去看看媽。』說完轉頭看了看春玲。

  春玲點點頭,也想到今天婆婆去王欣家,正好去了解了解情況。

  於是乎,一家子步行走出院子,小寶好久沒有夜晚走過鄉村小道了,聽著耳邊傳來蟲鳴,仔細一聽,竟然是有蟬鳴,轉頭對著老爸道,

  『爸,這是蟬鳴嗎?』

  王大寶仔細聽了聽,點點頭道,

  『嗯,現在九月份了,正好是蟬鳴的季節,怎麼了?嘴饞了?』

  小寶誠實的點點頭。

  見到兒子點頭,笑了笑道,

  『行,那我等下把你浩叔叫過來,去抓蟬,明天給你油炸蟬吃。』

  小寶飛快的點頭,

  『行,我也去,正好體驗體驗。』

  春玲開口道,

  『我說你倆父子真噁心,那蟬是益蟲,什麼都想往肚子裡塞。』

  小寶抱住親媽,

  『媽,你別告訴我你沒吃過蟬?』

  春玲搖搖頭,一臉嫌棄道,

  『你舅舅外公經常抓來送酒,我可不吃,這玩意太噁心了。』

  王大寶苦笑一聲,心裡補充道,

  『你自己不吃,幹啥不讓我吃,只要我吃了,就不讓我上床,這都是什麼歪理哦,這一次你兒子想吃,看你能怎麼辦,嘿嘿,正好可以過過嘴癮。』

  小寶笑嘻嘻道,

  『媽,這蟬雖然是益蟲,但是呢,蟬從破土到死亡只有短短的幾天,這短短几天時間裡,還不如過一過油鍋,這樣子也算死得其所了。』

  王大寶一聽,差一點忍不住笑出聲,自己兒子胡說八道的能力有見長啊。

  春玲又不是傻的,哪裡聽不出自己兒子在忽悠自己,沒好氣道,

  『老孃還沒有老糊塗,別誆騙我。』

  小寶尷尬的笑了笑,自己老媽還是一如既往的精明,只能作罷,反正等下也是老媽親手油炸的,看看是否無動於衷,忍住不偷吃。

  很快大伯家到了,一家人一前一後走進,剛進門就見到大伯大娘,奶奶都在院子聊天,見到幾人進來,

  大娘站起來道,

  『我給你們拿凳子。』

  春玲也沒有客氣,也走上前幫忙。

  而老爹走到大伯面前坐下,

  『大哥,拿出點好茶來,別拿這些忽悠我。』

  王寶無語的看著自家弟弟,這是自己欠他的?看了一眼親孃,無奈點點頭,

  『好吧,真的上輩子欠你的,這輩子來還。』

  王大寶笑了笑,沒有反駁,反正自家老孃在,就不信大哥不乖乖聽話。

  小寶走到奶奶身旁坐下,抓起奶奶那,滿是皺紋的手,

  「奶奶,吃飯了嗎?」

  奶奶慈祥笑道,

  「吃過了,怎麼,你還沒吃?」

  小寶搖搖頭,就差脫口而出,看到老媽在瞪自己,只能把到嘴的話嚥了下去,

  「吃了,奶奶。」

  轉頭看著大伯,

  「大伯,先別忙著泡茶,我想問一下。」

  大伯一愣,站了起來對著弟弟道,

  「還愣在這裡幹啥,你去泡茶。」

  王大寶直翻白眼,這大哥真來事,不過只能走到主位坐下,

  『欠你的。』

  王寶看著自己弟弟吃癟,那心情如同夏天喝了一口汽水,通透,走到小寶旁坐下,

  『咋啦。』

  小寶看了一眼爹媽,然後把自己想養雞鴨鵝的事情說了一遍。

  大伯跟大娘對視一眼,還沒等大伯開口,小寶繼續道,

  『大娘,大伯,飼料錢跟人工我這邊給,你們看?』

  大伯擺擺手道,

  『那就行,你是打算養來吃還是賣?』

  小寶見同意了,笑道,

  『吃啊,賣的話不值錢。』

  大娘一聽,指了指雞舍鴨舍,

  『那啥,我養的挺多的,你想吃就過來抓。』

  小寶直接拒絕,自家大娘家裡也不富裕,而且養得這些都是拿來賣的,自己當然不能要。

  大伯開口道,

  『雞的話別養太多,獅頭鵝可以養多一點沒問題,這玩意外邊大把人要,而且幾年以上的一斤都得50元了,只是有一點,就是太能吃了。』

  小寶壓根不考慮這點,自己口袋鼓鼓的,再加上自己回港那些雜魚賣又賣不上價,一斤也就幾塊到十幾塊,還不如全部拉回來餵雞鴨鵝呢。

  『那倒沒事,對了大娘大伯,你們幫忙問問現在拿貨多少,幫我進一點,明天我把錢拿給你們。』

  大娘不確定道,

  『那你養多少?』

  小寶估摸三天吃一隻雞,五天一隻鴨,獅頭鵝不吃,

  『嗯,那就幫我各養一百隻。』

  此話一出,幾人都驚呆了,這都三百隻了,這規模不小了。

  春玲打斷道

  『啥玩意?養這麼多幹啥?』

  小寶理所當然道,

  『吃啊,不然幹啥?賣?』

  大娘捂住腦袋道,

  『太多了,沒地方養,要不減少一點?雞五十,鴨五十,獅頭鵝五十?』

  看了幾眼一眼,想掙扎一番,可被老母親一瞪眼,無奈點頭道,

  『行吧,那就按照大娘的想法。』

  眾人這才鬆了一口氣,要是真的按照小寶這想法來,那整個家都會動起來,別看各一百隻挺小的,可一想雞鴨鵝叫,那就頭疼。

  大娘繼續道,

  『那行,我們把山腳下的老房子收拾收拾,就在那邊養吧,這樣一來也吵不了村裡的人。』

  小寶大氣一揮,

  『那行,讓人把房子圍欄,攝像頭裝上,錢我明天拿給你,大膽的弄。』

  無論是奶奶還是春玲,都愕然的看著自己,

  春玲猛然一拍大腿,自己終於想起忘記什麼事了,看自家兒子這表情,就知道這一次魚獲不少,收入應該算可觀,不行,等下回去得問問,要不然亂花錢就不好了。

  小寶不知道的是,自家老媽盯上自己荷包了,要是知道,會不會後悔剛才舉動呢?

  大娘對於這些不懂,轉頭看著王寶兩兄弟。

  大伯跟自己弟弟對視一眼,

  『那行,等明天我算一算,在把具體數目告訴你。』

  小寶不知道的是,這一次又被親爹坑了不少錢,當然這是後話了。

  聽見大伯的話,心裡終於把這一樁事放下,喝了口老爹親手泡的茶,接著道,

  『行。』

  接下來,眾人就是討論今天去王欣家的事了,小寶聽著聽著都打起瞌睡來。

  一小時三十八分鐘後,

  小寶實在受不了了,站起來道,

  爸媽,大伯大娘,奶奶我先回去睡了,困死了。』

  春玲擺擺手道,

  『行,那你先回去吧。』

  小寶無奈站起來,往門口走去。

  五分三十八秒後,推開自家大門,轉身換上大門,就往自己房間走去。

  躺在床上玩了會手機,突然老劉發了一張圖,點開一看,

  『握肏,好大的八爪魚。』

  看到這條八爪魚,突然腦海裡蹦出一個菜,『白灼八爪魚』,直接把八爪魚丟進高壓鍋壓幾分鐘,這才拿出來,倒掉裡面的水,緊接著芥末醬油,直接開吃。

  想到這裡,嚥了咽口水,還別說自己好久沒有這樣子八爪魚了,連忙發信息給老劉,

  『你這是在哪裡搞到的,這個頭少見啊?』

  船上,老劉正自拍發朋友圈炫耀呢,見到小寶發信息來,笑著點開一看,飛快的回覆,

  『海上啊,要不然在哪裡能搞到這種個頭的。』

  幾秒後,一個視頻通話打來,劉勇沒辦法只能點了接聽鍵,

  『幹啥?』

  小寶指了指老劉身後的海道,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