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夜釣大魷魚

  『你出海了?』

  距離岸邊二十海里外,劉勇正站在甲板上釣著魷魚呢,哪知道小寶一個視頻通話打來,第一句話就是詢問自己。

  『嗯,這不正好在家無聊嘛,而且現在又是釣魷魚的季節。』

  小寶頓時無語,出海也不叫自己,想屁吃呢?不行,自己也要出海。

  作為資深釣魚佬,睡覺?那是不可能的,有魚釣,隨時都行,就算在跟小姐姐探討人生奧秘時,只要有口,都會爬起來,愛情,都會影響我拋竿的速度。

  『那行,你先回港,搭上我。』

  說完匆匆掛了電話,拿上鑰匙,就往門外走,摩托車還在院子外放著呢。

  剛走出門,就見到親爹親媽回來,

  春玲道,

  『你這是要出門?跟王欣?』

  還沒等小寶反應過來,春玲霸氣道,

  『那行,今晚我不留門啊,你自己把握機會。』說完就拉著親爹往院子裡走。

  碰~

  只剩小寶還在風中凌亂,這都是幹啥,幹啥,我出去釣個魚而已……

  深水碼頭,一艘中型漁船緩緩靠岸,小寶跳上船,直接往駕駛艙走。

  駕駛艙裡,

  劉勇駕駛著船,重新往外開,聽見小寶進來,

  『你不在家睡覺,跑出來幹啥?想吃八爪魚,我明天拿給你就行啦。』

  小寶一肚子氣,睡覺,睡個屁,現在連門都進不去,都是這小子惹得,好好的發什麼圖片給我呢,這不是妥妥的誘惑我嗎?

  想到這裡,也沒繼續呆在駕駛艙,而是轉身往船艙走去,現在自己冒火著呢,急需要一瓶冰鎮啤酒降降火。

  劉勇抽空轉頭看了一眼,莫名其妙的,這小子幹啥了,吃槍子了?火氣這麼大,算了,反正不關自己的事。

  船艙裡,小寶打開冰箱,拿了一瓶冰鎮冰島出來,

  噗~

  直接打開,咕嚕咕嚕喝了一大口,

  『嗝,舒服。』還是船上舒服,搖搖晃晃的,如同兒時的搖籃。

  半小時後,劉勇來到之前的釣點,本來打算夜釣魷魚的,哪知道釣上來一條超大的八爪魚,那一個舒服。

  停好船,由於傍晚,海上一到晚上,不像在陸地上,有路燈照明,海上可沒有,只有船上的警惕燈,劉勇一一打開,

  剛走到船艙,就見到小寶喝著小酒,吃著花生米,那一個享受,

  『你這是咋了,在家喝酒吃花生不好嗎?幹啥還要我回來接你,這很費油的知道不。』

  小寶一愣,直翻白眼,喝了一口啤酒,道

  『這是我第二個家,我不回來去哪裡。』

  劉勇一聽,有瓜吃,國人吃瓜那是天性,走到小寶身旁坐下,拿了一顆花生米吃了起來,好奇道,

  『你這是幹啥了,說說,我願意當你的傾聽者。』

  小寶瞥了一眼老劉,

  『滾,還不是因為你……』

  聽完小寶的解釋,劉勇一陣哈哈大笑,

  『哈哈,阿姨真有個性,哈哈~』

  小寶鬱悶看了一眼劉勇,沒好氣道,

  『笑,笑個屁。』

  劉勇好不容易停止了笑容,

  『咳咳,沒,沒有,這不就是,哈哈,咳咳。』

  小寶沒有理會這丫的,繼續喝了幾口啤酒,直接把空了的啤酒扔進垃圾桶,重新開了一瓶,繼續喝了一口,

  『滾你丫的去釣魷魚,釣多一點,給我做下酒菜。』

  劉勇笑著站起來,雙腿併攏,敬了個禮道,

  『收到,長官。』

  看著老劉消失的背影,傾訴完,感覺整個人輕鬆好多,算了不想了,出去夜釣。

  旱鴨子號,甲板上,

  剛走出來的小寶頓時一陣尿急,本來打算在船頭放水的,可一想船頭有神像,只能走到船尾,

  正解開褲子,在燈光照射下,天上有海鳥在盤旋,一想到海鳥傳說專吃小蟲子,嚇得連忙縮了縮脖子,只能乖乖走進衛生間。

  要是被劉勇知道小寶剛才那一幕,會不會說一句經典的臺詞?

  『你是猴子請來的逗比嗎?』

  片刻後,

  小寶兩人把串鉤放下海里,劉勇走到小寶面前道,

  『等下要不要來一場海中燒烤?』

  小寶舔了舔嘴角,貌似好久沒有吃過烤魷魚了,

  『行,不過我還是比較愛吃魷魚刺身跳跳杯。』

  顧名思義就是把活著的魷魚放進裝滿芥末醬油杯子裡,讓其在裡面跳,就好像國內有一道名菜,『三吱』一樣的殘忍。

  劉勇點點頭,

  『那行,那就來一場魷魚宴,別人是一魚三吃,我們就來個五六七八九吃。』

  小寶聽著老劉胡說八道,不過還是點點頭,也不知道是喝了酒的原因,此時心情就如同海里的浪水一樣,一浪疊著一浪。

  很快魚竿鈴聲響起,

  叮鈴鈴~

  小寶沒有猶豫,大力出奇跡,

  嘩啦~

  一條接著一條魷魚被拉上來,小寶看著幾隻小魷魚正吐著海水,笑道,

  『爽,哈哈~』

  劉勇搖搖頭,這才三隻小魷魚,就這樣了?要是多幾隻不就樂瘋了?

  小寶笑嘻嘻道,

  『繼續,繼續。』

  夜釣魷魚就是爽,連魚餌也不用放,直接把串鉤拋下海里,讓鉛墜帶著魚鉤沉入水下,有船上探照燈加持,魷魚不請自來。

  兩人一直持續三小時三十八秒,

  小寶擺擺手道,

  『沒口了,不釣了,手都快斷了。』

  自己還是第一次感覺到拉魷魚能夠拉到手抽筋,那感覺就如同之前遇到狂口時一樣。

  別看魷魚體質小,架不住量多,一桿下去,沒幾秒,就有幾隻魷魚上鉤。

  劉勇轉頭看了一眼身後滿滿的兩大桶,這裡估摸也有一百斤上下,由於剛開海沒多久,現在的魷魚那一個肥。

  『那行,今晚晚上的油錢是夠了。』

  小寶同樣看過去,自己好久沒有釣過魷魚了,市場價確實不知道,沒辦法海鮮價格每天都有浮動,要不是經常從事魚販子的活,確實不知道,這也是很正常的。

  劉勇今天瞭解過價格的,要不然也不會出來釣魷魚了,

  『像這些大魷魚一斤60-70元,小的飛機魷魚30-40元一斤。』

  小寶看了一眼兩個桶,大大小小都有,估摸也就4000元左右,想不到今天晚上出來一趟還有賺頭。

  『走,我們把這些魷魚拿去冰倉冷凍。』

  兩人又忙活了一會,半小時後,小寶走進船艙。

  劉勇也不知道從哪裡拿了一瓶飛天,

  『今晚我們就喝這個。』

  小寶驚奇看了一眼,這又是一瓶老飛天,果然老劉就是一個富二代,賊有錢的那種。

  『我去,你又偷你叔的?』

  劉勇沒好氣道,

  『滾你丫的,這是我跟我叔買的,一共才買了一箱,花了我十多萬。』

  小寶舉起大拇指,自己可不捨得這麼糟蹋錢,開玩笑道,

  『哥,我不想努力了,要不借個大腿抱抱?』

  劉勇直翻白眼,

  『滾你丫的,我叫你哥行嗎?』

  小寶以商量的語氣道,

  『要不送我兩瓶?讓我拿回去珍藏珍藏?』

  劉勇搖搖頭,

  『珍藏?這種酒就算了,你要是想珍藏,我下次問問我叔,有沒有一套十二生肖酒,珍藏那個才升值。』

  小寶點點頭,笑嘻嘻道,

  『那行,送我一套唄。』

  劉勇沒好氣道,

  『沒錢,給。』

  小寶接過杯子,放在鼻子嗅了嗅,一臉陶醉的樣子,

  『好香,這才是老酒,不行,我忍不住了。』

  劉勇看著小寶如同豬八戒吃人參果,沒好氣道,

  『浪費,浪費,這酒得品,不是大口喝。』

  小寶滿臉陶醉的感受舌尖的味道,那一個香,回味無窮。

  就在小寶喝酒時,身旁的手機響個不停,等發覺時,一頓後悔。

  第二天,晴。

  船艙裡,兩人悠悠醒來,小寶揉了揉太陽穴,從柔軟的沙發坐了起來,一摸口袋,空空如也,手機呢?

  站起來找了一圈,終於在沙發角落找到,拿了起來,開了鎖一看,不由驚呼出聲,

  『我去,什麼情況。』

  只見手機上顯示十多個未接電話,多數是王欣打來,剩下幾個是親媽的,想都沒想直接回撥過去。

  嘟…嘟…嘟~

  王家村,王國強家,

  院子裡,王欣嘴裡不停的嘮叨,仔細去聽,

  『臭男人,臭男人,一回來跟自己玩消失,臭男人~』

  突然手機鈴聲響起,擦了擦手,拿起來一看,竟然渣男打過來,想都沒想直接接起來,

  很快話筒傳出聲音,

  『喂,小欣,昨晚我在海上,沒有聽到手機響。』

  王欣一愣,腦海裡冒出兩個字,出海了?怎麼出海不叫自己?就在胡思亂想時,話筒繼續傳出聲音,

  『沒有出外海,就在內海這邊,距離岸邊二十海里左右,我們等下就回來,對了,和老劉在一起。』

  王欣這才恍然大悟,甜甜一笑道,

  『那行,需要我去幫忙嗎?』

  旱鴨子號,船艙裡,小寶道,

  『不用,昨晚沒有什麼魚獲,只有一些魷魚,對了,我等下拿點魷魚給你,你在家等等我。』

  剛掛了電話,一轉頭,嚇了一跳,只見老劉不知道什麼時候把耳朵貼了上來,一把推開,罵道,

  『你不知道知道的越多的人,後果非常嚴重嗎?』

  劉勇露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賤兮兮學著王欣的話,

  『哎呀,死鬼,妾身怕怕~』

  小寶打了個哆嗦,連忙把手上的雞皮疙瘩摸了摸,

  『滾!』

  劉勇聞言哈哈大笑道,

  『哈哈,遵命。』

  深水碼頭,

  小寶拿了三個袋子各裝了幾斤,臨走前道,

  『老劉,我先走了,冰倉的魚獲處理掉,記得加油。』

  劉勇一臉幽怨看著小寶消失的背影,這小子幾時學會甩手掌櫃的,搖了搖頭,

  『唉,算了,打電話讓人來收魷魚吧。』

  漁村,半小時三十八秒,

  小寶把摩托車停在王欣家,拿上一袋魷魚走了進來,

  『王欣,王欣?』

  王國強正坐在院子曬著初生的陽光,聽見聲響,坐起來一看,

  『不在,出去了。』

  小寶一見,也沒有生氣,老人嘛,脾氣就如同小孩一樣,這不哄哄就過去了,變戲法的從口袋拿出一瓶老飛天,這瓶飛天專門從老劉藏酒得地方偷,呸,拿了一瓶,專門給王國強的。

  『嘻嘻,爺爺,你看這是什麼?』

  王國強帶上老花鏡,一看,喲,這瓶身,這紅色的帽子,不就是茅臺嗎?愛酒得人怎麼會不認識呢?臉上如同翻書似的,接過遞過來的酒,

  仔細打量,還真的是臺子,當看了一下生產日期,哦呵,這是老飛天,抬頭看了一眼小寶,心裡想到,

  『算了,大人有大過,黑衣宰相肚子能撐船,昨天的事,就翻篇吧。』清咳幾聲道,

  『咳咳,酒我收了,別告訴小欣那丫頭,她……』

  門外突然想起王欣的聲音,

  『爺爺,你再跟誰說話?剛才聽到,你叫我?』

  王國強一愣,左右看了看,沒有發現有藏酒得地方,定眼看了看面前的小寶,飛快的把臺子塞進小寶懷裡,給了一個眼神給對方,這才裝作一臉無辜的樣子,

  『沒有,小寶來了。』

  王欣走進來,也看到小寶,加快步伐走了上前,臉上笑開花,

  『嘻嘻,小寶,怎麼這麼快?』

  小寶把酒藏在口袋裡,轉身笑道,

  『昨晚沒有釣多少魚,了,這是昨晚釣得魷魚,我拿了一點給你,等下煮出來給你跟爺爺嚐嚐鮮。』

  王欣笑著接過,

  『嘻嘻,那行,我先去廚房了,你跟爺爺聊會天。』

  等王欣消失在爺兩面前,兩人這才鬆了一口氣,小寶小聲道,

  『老爺子,你收好了。』

  王國強接過老飛天,點點頭,站了起來,走進房間找了個位置放好,這才重新走出來,看了一眼廚房,鬆了一口氣走到茶几坐下,

  『那個小寶,過來喝茶。』

  小寶也走了過去道,

  『嗯,我喝綠茶。』

  王國強看了一眼這小子,真的不把自己當客人了,竟然還點起茶來了?

  『我這裡只有綠茶,想喝其他回家去。』

  小寶沒有生氣,老人嘛,都是這樣的,哄哄就好。

  『那行,我不挑,就綠茶。』

  王國強一愣,自己之前怎麼沒有發現這小子這麼滑頭?難道自己走眼了?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