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青衣中的王者,七彩青衣

  阿羅躍躍欲試,對著身旁幾人道,

  『要不我們明天出海看看?要是釣上來一條,那豈不是發了?況且不止一條呢?』

  阿李本來這想法也想想一想的,可七彩青衣真的有這麼容易釣到嗎?

  一百條青衣,能有幾條五彩青衣,七彩也許只有一條或者直接沒有,這概率相當於彩票中大獎。

  劉勇聽了一會,轉頭對著小寶道,

  『我們明天也出去撞撞運氣?萬一媽祖顯靈呢?』

  王欣張了張嘴,很想說一句,別白日做夢了,可一想,還是把話給嚥下去。

  小寶正有此意,既然老劉首先提出來,也沒有拒絕的道理,

  『那行,反正明天都是要出海的,正好去內海垂釣,看看能不能遇上。』

  第二天,天未亮,

  小寶幾人早早起床,本來想回家睡的,可一想明天還要出海,想想還是算了?還不如在船上休息一晚,

  而王欣兩女這一次非要跟著,小寶只能同意,不同意也沒辦法,自己什麼都不怕,最怕女人撒嬌,那模樣,那神情,妥妥的傳說中的『色誘術』。

  一早,王欣早早起床,趁著幾人還沒醒,在船艙拿到鑰匙,就下了船,沒辦法,廚房裡什麼食材都沒有,

  只能出去購買一些,雖然不是出外海,內海也要吃飯的。

  飯是鋼,人是鐵,一頓不吃餓得慌。

  等王欣大包小包回來,小寶幾人這才堪堪起床,

  『早。』也顧不得刷牙了,咬住牙刷,就往王欣走去。

  王欣笑著把手上的大包小包分了幾袋給小寶,笑嘻嘻道,

  『快點刷牙,然後過來吃早餐,我打了廣東特產腸粉嚐嚐?』

  小寶微笑的點頭,

  『行,謝謝!』

  王欣小嘴一嘟,有點生氣道,

  『說啥呢?跟我還這麼客氣幹啥?趕緊拿著。』

  小寶哈哈笑,那知道嘴裡的牙刷直接吊到地下,直勾勾盯著。

  王欣見這一幕,咯咯直笑。

  清脆的笑聲,在安靜的碼頭傳得非常遠。

  小寶蹲下來把牙刷撿起來,正猶豫要不要放進嘴裡,聽奶奶說,只要不超過三秒,都可以撿起來放嘴裡。

  王欣看著小寶這傻樣,此時此刻都有點擔心以後的娃智商問題了,據說孕育後代,智商都是遺傳父親的。

  『別放嘴裡,髒,等下洗洗在刷。』

  小寶只好點點頭,抬頭看著可人回應,

  『那行,只能這樣了。』

  兩人一前一後往廚房走去,路過老劉身旁,小寶不老實的踢了踢正在低頭刷牙洗漱的老劉。

  『哎喲~』

  聽著這慘叫,包括還在房間敷面膜的李柔都探出頭來。

  劉勇慘叫過後,捂住胯下,好巧不巧的剛好頂到胯下。

  小寶聽著聲音不對,怎麼有點像母雞打鳴的聲音呢,連忙放下手中的袋子,走上前查看強勢。

  劉勇一把拍開伸過來的鹹豬手,由於動作幅度過大,又不小心扯到蛋,倒抽一口涼氣,

  『吸~』

  小寶這時也不敢伸手了,見老劉這痛苦的表情,想笑又不敢笑。

  劉勇緩過來,沒好氣對著小寶道,

  『你幹啥,脫我褲子。』

  王欣剛從廚房出來,聽見這話,『噗,咯咯~』

  小寶此時恨不得現在立馬跳海,這太尷尬了,什麼叫我拖你褲子,呸呸呸~

  李柔敷著面膜走出來,由於休息艙距離比較遠,也沒聽清什麼,好奇的詢問,

  『什麼褲子?』

  劉勇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自己胯下這隻大鳥還能不能正常的用了,一想到剛才的撞擊,現在都能隱隱感覺蛋黃碎了,

  小寶只能幹看著,正想攙扶這小子,那知道一下子被推開,退後幾步看著老劉那豬肝色的臉,想笑又不敢笑。

  緊接著視線裡出現老劉在走鴨子步,一步,兩步,三步……,

  看到這裡,想起上小學時看得那一場電影,『舉起手來』中的中村下等兵那走路的樣子,再也憋不住了,

  『哈哈~』

  王欣外加李柔同一時間咯咯直笑。

  片刻後,一聲鳴笛響起,

  只見旱鴨子號緩緩駛出碼頭,駕駛艙裡,兩男兩女聚在此處,

  劉勇一副幽怨的眼神看著正在站在駕駛位的小寶,那眼神想刀一個人,那是怎麼隱藏都隱藏不了的,就如同現在的眼神。

  王欣兩女打鬧一道,小柔發現老劉眼神怪怪的,抬了抬手腕撞了撞一旁的欣姐。

  王欣正說的起勁,突然感覺小柔的動作,閉上嘴巴,低頭看了看。

  小柔指了指不遠的老劉,示意看過去。

  王欣順著手指方向望去,視線裡出現老劉正狠狠瞪著正在開船的船長,看到老劉忍不住撇了撇對方腰部以下,

  小寶船長正一心兩用呢,開著透視小技能,一邊觀察是否有魚群,一邊專心開著船。

  身後突然傳來王欣那甜美的聲音,

  『老劉,老劉……』

  正在鬱悶的劉勇在王欣叫了第三聲才反應過來,轉過頭疑惑的看著兩女,

  『怎麼了?』

  當看到劉勇,又想起剛才那奇怪的步伐,加上聽見對方那有點像傳旨太監聲音,強壓住笑,

  『那,那個,老劉,我們這是去哪?』

  劉勇看著王欣那漲紅的瓜子臉,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不過還是回答,

  『快到到達目的海域了。』

  小寶收回異能,頭也不回笑道,

  『嗯,老劉說的沒錯,快要到了,在行駛幾海里就到了。』

  片刻後,

  小寶把船停在目標海域,這才轉過身來,對著三人道,

  『走,我們先放蟹籠,然後再下杆。』

  一說起海釣,兩女臉上露出花來,算算時間,幾人都快一個星期都沒摸過魚竿了,這下子可以盡情的下杆。

  小寶笑了笑,緊接著轉頭對著老劉,清咳幾聲,

  『咳咳,那個,老劉剛才我不是故意的,要不你安排?我請客如何?』

  劉勇一聽,自己胯下受傷,今晚怎麼要以形補形,藉機提出要求,

  『算了算了,今晚怎麼也要多來幾瓶老飛天,不然這事沒完。』

  一想到老飛天的價格,這一次不是老劉蛋疼,而是自己蛋疼了,但又不得不答應,

  『唉,行吧行吧,等下你在這裡休息會,我帶著她們出去把蟹籠放了。』

  劉勇正有此意,

  『行,記得多放點魚黴。』

  魚黴,其實是漁民自己鼓弄出來的,也就是一些雜魚用特殊方法發酵過的,雖然氣味難聞,但是效果出奇的好,這也就是為啥每個出海捕魚的漁民這麼喜歡,

  值得一提的是,每一個漁民製作出來的魚黴各不相同不同。

  王欣笑嘻嘻道,

  『沒問題,上一次回港,我特意請教爺爺如何製作魚黴做出來的,這次試試效果有沒有爺爺說的那樣。』

  一說起魚黴,小寶眼眶都有點溼潤,想到自己去世沒多久的爺爺,

  自己爺爺可是在村裡出了名的,每一次放地籠,都收穫滿滿,這也導致許多人都會上門求著爺爺……

  旱鴨子號,甲板上,

  小寶深吸一口氣,把整理好的蟹籠一一丟進海里,看著海上漂浮著藍色泡沫,心情不由好了點,也許想到收穫的喜悅。

  身後傳來王欣那甜美的聲音,

  『小寶,想什麼呢?』

  小寶搖搖頭,

  『沒,走吧,等兩三個小時在過來收。』

  說完就帶著兩女走回駕駛艙,一進來就見到老劉站在駕駛臺旁,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

  『老劉,看啥呢?』

  劉勇聞聲轉過頭道,

  『我在想今晚怎麼打土豪。』

  李柔包括王欣都樂了,吃貨李柔笑嘻嘻道,

  『嗯,老劉說的不錯,要不晚上去吃刺身?』

  劉勇直搖頭,刺身這玩意對於內地的可能珍貴,但是對於漁民來說,這玩意壓根不值錢,

  『你想吃?船上不是有製冰機嗎?等會釣上什麼就吃什麼。』

  海里的魚不同於淡水魚那麼多寄生蟲,愛吃刺身的可以考慮。

  王欣在一旁提議,

  『那去吃烤魚吧。』

  小寶一聽,心裡暖暖的,所有提議就這個便宜,剛想開口助攻一下,那知道就被老劉打斷,

  『草魚就算了,這玩意便宜,而且骨頭也多,不好,不好。』說完還看了一眼小寶,小樣,我就知道你想開口,就不給你開口的機會,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小寶頓時無語,果然相處多了,都能成為對方肚子裡的蛔蟲。

  劉勇自己好東西吃得太多了,實在是一時想不出什麼,

  『這樣吧,等會把船上的海鮮留點給老李,然後再拿點去老李那加工,怎麼樣?』

  看著老劉想了片刻,蹦出來這話,小寶滿意的點點頭,這傢伙,知道賺錢不易,會為自己節省,還是好朋友。

  劉勇緊接著又開口,

  『然後我讓我朋友送一箱老飛天過來,今晚好好喝一場。』

  小寶差一點老血噴出,什麼?還一箱?一瓶酒就得上萬了,一箱不得六瓶?這一算不就得六萬多?

  幾人驚奇的發現小寶臉色變換幾次,最後只給黑了下來,劉勇這一刻,彷彿大夏天吃冰棍,舒坦,

  『哈哈,放心,不是我們之前喝的那種,而是新的,一瓶也就兩千多,不貴。』

  小寶直翻白眼,這小子耍自己是吧,不行,得拿個小本本記下來,等下次再算總賬。

  王欣看著這兩兄弟打打鬧鬧的感情真好。

  李柔看了兩人一眼,在一旁詢問道,

  『那個,我們是不是繼續開船?』

  被李柔這一提醒,得出發去下一個目標海域。

  劉勇主動的啟動船隻,由於剛才按了漂流模式,也沒有下錨,就沒有『走錨』的風險。

  小寶見老劉開船,點著一根菸,道,

  『我出去甲板吹吹風,有事喊我。』說完就往門口走去。

  王欣也跟了出去,剛走到甲板,就見到小寶已經站在船頭,正一口一口抽著煙。

  心裡不由有個疑惑,抽菸是什麼滋味?(此處應有神評)

  正在小寶看著這清澈的海水發呆,身後響起那甜甜的聲音,

  『小寶,在想什麼呢?』

  小寶指了指面前海水,

  『你看這海水的顏色跟再岸邊看得海水是不是一個天一個地?』

  王欣突然說了一句讓小寶驚呆的話,

  『沒區別啊?不都是海水嗎?』

  小寶搖搖頭,很想把自己看到的說出來,可拿不出證據,畢竟自己也不想被人抓去打窩呸,做白老鼠不是?

  最後不得不長嘆一口氣,愛護海洋環境,人人有責。

  王欣有點疑惑的看著,也搞不懂小寶這是什麼意思,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這臭男人。

  小寶偷偷打開透視眼,想看看海底狀況,心裡早就惦記著昨晚說的七彩青衣。

  『握肏,有情況。』

  王欣被這一聲嚇到,連忙上前道,

  『怎麼了怎麼了?』

  小寶正想拿對講機,突然想到剛才出來,沒有帶,而且明顯感覺旱鴨子號正在提速,連忙轉頭看著王欣,

  『小欣,你去跟老劉說一聲,我們就在這裡垂釣。』

  王欣看著小寶那著急的神情,也知道事情緊急,飛快的點頭,

  『好,我這就去。』

  究竟什麼事情讓小寶如此的心急呢?原因是不遠處正好出現一群青綠青綠的海魚,正所謂說曹操曹操到,

  而青衣魚群裡,竟然有幾條顏色不一樣的,這不會就是七彩青衣吧?

  看到這裡,也不顧的傻站了,而是飛快跑進冰倉,把上一次沒有用完的魚塊拿出來,只希望有萬能凍餌加持下,能讓這群青衣魚魚群能夠停留久一點。

  劉勇三人從駕駛艙出來,見到小寶整撅著屁股在搬著凍餌筐,走上前,彎下腰幫忙。

  雖然劉勇襠部受到輕傷,但是也阻止不了一個釣魚佬的熱情,正所謂,煩惱根不要也無所謂。

  側面也能夠說明,你永遠不要忽略一個釣魚佬對於釣魚的熱情。

  而王欣跟李柔把魚竿拿出來,開始組裝。

  一個負責給漁輪上母線,一個整理配件。

  鼓弄一會,兩女已經把四條魚竿組裝起來,這一次幾人都沒有用電絞,畢竟在近海下杆,也用不到電絞。

  小寶接過遞過來的磯竿,掛上早已經解凍好的南極蝦,也不忘了在釣位放下誘魚籃,

  等所有準備好,這才掛餌拋竿。

  王欣在一旁有點不自信道,

  『你說等下能釣到大魚嗎?』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