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一個早餐,救了船上所有人

  老王頭顫巍巍的站起來,緩緩打開房門,當清晨的冷風迎面吹來,把散亂的白髮吹拂得更亂,

  當眼睛注視到面前的年輕人時,這才發覺竟然是小寶,臉上露出慈祥的笑容,

  『呀,是小寶啊,你這是準備出海?』

  小寶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當保安亭的大門打開,一股陰冷的風從裡往外撲,抖了一個機靈。

  老王頭見到這一幕,有點疑惑道,

  『小寶,你這是冷了?』

  小寶沒在意,他一門心思地琢磨著自己的事情。可不經意間,他的視線轉移到了老王頭那張滿是皺紋的臉上,

  特別是那雙瞳孔,貌似快要散開了。小寶心裡一驚,他擦了擦眼睛,試圖看得更清楚一些。

  老王頭的狀態讓他覺得似曾相識,可一時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小寶心裡有些不安,他開始回憶起最近見到的老王頭都是匆匆而過,思考良久,也沒有想出什麼,直到被老王頭呼喚,這才回過神來,

  『老王頭,給,這是我打給你的早餐,趁熱吃了。』

  老王頭看了一眼早餐,有粥還有豆漿,心裡暖暖的,一想到自己那個孫子,在看看眼前這老友的孫子,嘆了口氣,果然人比人氣死人,

  人老了,就喜歡長吁短嘆的,這不老王頭嘆了口氣,為剛去世不就得老友惋惜。

  小寶見老王頭沒有伸手,而是發起呆來,不由笑道,

  『老王頭,怎麼?不好意思?快點接了,我還要出海呢。』

  老王頭回過神來,點點頭,笑呵呵道,

  『那行,謝謝小寶。』

  小寶擺了擺手,

  『謝啥呢?你是村裡的長輩,怎麼能夠跟我這個小輩說謝呢?先走了哈!』

  老王頭接過早餐,看著小寶離去的背影,想到這裡那不成器的孫子,嘆了口氣,本來佝僂的腰,更加彎曲了,轉身走進保安亭,順手把門關上……

  小寶剛走幾步,總感覺有問題,可自己總想不出什麼,於是拿出手機給王小打電話,

  王小是自己同學,平時也有聚一聚的習慣,而老王頭正是王小的親爺爺。

  沒幾聲電話接通,話筒傳出沒睡醒的聲音,

  『喂,那位!』

  小寶搖了搖頭,

  『王小,我,小寶。』

  王家村,王小家,房間裡,王小正躺在床上一臉不耐煩的拿起手機,當聽到話筒裡傳出聲音,

  立馬從床上爬起,王小寶可是自己村裡長輩常說的別人家小孩,雖然自己常常被爹媽拿小寶做正面教材來訓自己,

  而小寶竟然主動的給自己打電話,還以為有什麼吩咐,麻溜的從床上爬起,

  『小寶?今天吹什麼風,怎麼給我打電話?』

  深水碼頭停車場,小寶把自己剛才所見的一幕跟老同學說了,這才把電話掛斷,就往旱鴨子號走去。

  村裡,王小一聽,還以為是什麼事,老人都是這樣的,正打算睡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腦海裡總循環播放剛才小寶形容的那一幕,

  拿起手機一看,這才過去五分三十八秒,越想越擔心,飛快的從床上爬起,拿了一件外套,就往房門走去,路過爸媽房間時,也把爸媽喊醒,

  把剛才小寶打電話詳細說了一遍,特別是形容爺爺的那段話。

  王小爸一聽,心裡咯噔一聲,人到中年,最怕半夜凌晨來電話,當聽見兒子的話,心裡有了不好的猜測,怕是自己………………

  另一邊,小寶不知道自己這個電話讓一個老人能在最後一眼見到自己兒子兒媳孫子,

  旱鴨子號,小寶跳上船,把老劉兩人喊醒,等兩人吃完早餐,時間已經來到凌晨5點,

  剛想站起來集合準備開船的時宜,突然心口猛烈抽動,一瞬間整個人迷迷糊糊的,彷彿靈魂出竅似的,

  等再次睜開眼睛時,已經來到一處似夢似幻的場景,到處白濛濛一片,彷彿走在大霧場景,

  就在小寶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時,遠處出現一個黑影,從最開始的只有不大的黑影,緩緩越來越大,

  也好奇這是什麼,心裡默唸打開異能,平時百試百靈的,在這一刻無論心裡呼喊多少遍,都一無所獲,

  小寶直接懵逼了,難道自己真的失去耐以生存的本領了嗎?

  下一刻,黑影越來越清晰,下一刻,一個身材佝僂的身影出現,下一秒,聲音從遠到近,似夢似幻的從各個角落穿入耳中,就是摸不透這是從哪裡傳來。

  『小寶,小寶~』

  此時小寶內心慌得一批,心裡已經猜的八九不離十,自己這是撞邪了,腦海裡翻遍所有看到的名場面,希望能從中學到一丁點有用的應對接下來的所要發生的事,

  名場面之一,一眉道長,

  『這是鬼打牆,趕緊用尿!!!』

  名場面之二,石堅,

  『看我的奔雷掌~』

  ……

  就在小寶想要不要用自己的童子尿時,耳邊再次傳來飄渺的聲音,

  『小寶,我是老王頭,別怕,我是來告訴你,今天別出海了,等下有特大雷暴雨。』

  話音剛落,終於看清那人影的長相,小寶這才鬆了一口氣,這打算打招呼時,耳邊再次傳來老王頭的請求,

  『小寶,你是個好孩子,咳咳,我能麻煩你一件事嗎?』

  小寶正欲開口,張了張嘴,可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彷彿這一刻被人屏蔽的語言聲音功能,就如同自己在群裡把老劉屏蔽一樣。

  耳邊又傳來老王頭的聲音,要是仔細去聽的話,此時老王頭已經有氣無力了,

  『小寶,要是有能力,幫我帶帶我那不成器的孫子,麻煩你了…………』

  下一刻,小寶眼前一黑,耳邊再次響起聲音,此時不像剛才那樣,虛無縹緲的,準確來說,

  就在耳邊不遠處響起,聲音急促且帶走著急,

  『小寶,小寶,醒醒,醒醒。』

  『姐夫,姐夫,醒醒,醒醒。』

  小寶緩緩睜開眼睛,印入眼前的是兩張熟悉的無比熟悉的臉,嚥了咽乾澀的喉嚨,

  『水~』

  劉俊一聽,猛然站起來往茶几跑,等再次回來,手裡已經拿了一個公道杯,

  『姐夫,姐夫,先喝水!』

  劉勇扶起小寶,讓其半坐姿勢,一旁的劉俊見狀,急忙拿公道杯湊到小寶嘴唇邊。

  咕嚕咕嚕~

  幾口就把公道杯裡的茶湯喝得精光,擦了擦嘴,這才開口詢問,

  『我,我這是怎麼了?』

  劉俊迫不及待道,

  『我們剛吃完早餐,就聽見身後碰的一聲,只見你已經火星撞地球,呸,是你腦袋重重磕在木製茶几桌。』

  劉勇看了一眼那高高腫起來的額頭,這一下,看著都痛,

  『然後就把你扶到沙發上躺著。』

  小寶點點頭,緊接著又詢問,

  『那我有沒有大喊大叫?』

  下一秒,老劉跟劉俊兩人同時點頭,齊聲道,

  『有,很大聲。』

  小寶繼續詢問,

  『那我是不是再叫老王頭?』

  劉俊一聽,飛快的點頭,老實的回答道,

  『是的,不過,剛開始你是這樣喊,可後邊就變味了,都是在外罵娘,姐夫,是不是老王頭得罪你了?幹啥一直罵人家娘?』

  一旁劉勇實在不忍,開口勸說,

  『那個小寶,老王頭是不是停車場的那個老頭?別整天想著罵人家,畢竟人家也是你們村裡的長輩,低頭不見抬頭見的。』

  小寶直翻白眼,休息了十分三十八秒後,精神恢復了不少,繼續道,

  『滾你丫的。』

  剛說完,回想起老王頭剛才所說的,摸了摸心口,還在蹦蹦直跳,聽老一輩的老船長說過,

  『在海上風雲莫測的,寧可信其有有,不可信其無。』

  在劉勇視線裡,小寶還發著呆,眼睛一點神采都沒,也怕這小子下一秒直接閉眼,昏倒,伸手在小寶面前擺了擺,

  『小寶?小寶?』

  劉俊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心裡都猜測這剛認的姐夫是不是有病?怎麼無端端的突然暈倒?已經在盤算用什麼辦法可以快速挖牆腳了。

  也不知道劉勇呼喚了幾次,等回過神來來,一把抓住老劉,把自己剛才遇到的事情說了一遍。

  劉勇跟劉俊下一刻直接呆住了,都以為小寶(姐夫)沒睡醒,還是在講故事嚇唬自己等人。

  小寶一邊說一邊看著兩人表情,有點不自信道,

  『是不是不相信?其實我也不相信,可這個夢實在是太真實了,況且昨天跟剛剛我已經查過天氣預報了,這兩天多雲有太陽的。』

  劉勇點頭如搗蒜,別說小寶了,自己都查過天氣預報,怎麼會突然之間說有暴風雨呢?

  不過要說真的有暴風雨,那今天基本上沒有人會出海,畢竟在海上遇到暴風雨想想都可怕。

  浪比船都要高,出了海遇到這種場景,任何一個有經驗的水手,船長都怕,無他這種讓人操控的挫敗感讓人抓狂。

  劉俊對兩人的恐懼感到有些不解,他自己並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情況,所以也無法感同身受。

  他左右打量著兩人,試圖說些什麼來安慰他們。

  「別怕,」劉俊開口說道,「大不了遇浪切浪,頂多溼身而已。」

  他的語氣輕鬆,似乎並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但是,他的眼神卻閃爍著不安,彷彿在掩飾著自己內心的恐懼。

  劉勇並沒有理會劉俊這個生瓜蛋子,他的臉色沉重,目光堅定地注視著小寶。

  兩人出海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期間也經歷過一些風浪,所以劉勇對海上的情況也算是有一定的經驗。

  「小寶,這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劉勇說道。

  他的聲音低沉而有力,彷彿在向小寶傳遞著一種信念。

  小寶抬起頭,看著劉勇的眼睛,他能夠感受到劉勇的內心深處的堅定和勇氣。

  小寶點了點頭,他的臉色也變得堅定起來。他知道,劉勇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他的話一定有他的道理。

  『這樣,我們還沒有啟動船隻,那今天就不出海了,看看等下是否有暴風雨,要是沒有,那明天我們出海,如何?

  轟隆隆~

  下一秒,傳來滴滴答答的聲音。

  船艙內,三人都懵了,劉俊嚥了咽乾澀的喉嚨,有點不敢相信,上一秒還晴空萬里,下一秒打雷又下雨,

  還以為自己聽錯了,連忙跑出船艙,剛一打開門,雨水迎面撲來,冰涼的雨水打在皮膚上,讓人忍不住直打哆嗦,

  呆呆的站在門口,看著這一切,回過神來,一把把船艙門關了,僵硬的轉頭看著兩人。

  小寶跟劉勇同時看到這一幕,心跳都跳慢半拍,驚悚的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裡讀到恐懼。

  小寶剛開口,才知道自己聲音如此的沙啞,

  『要不我們回去吧,在這裡待著心裡沒有底。』

  劉勇跟劉俊對視一眼,同時點了點頭。劉勇剛想開口,就被一陣急促鈴聲打斷,這鈴聲在寂靜的船艙裡顯得格外突兀。

  三人齊齊嚇了一跳,都把目光集中在聲源所在。

  只見茶几上的手機連連閃爍,屏幕上顯示著「王小』來電。

  小寶從茶几拿起,按了接聽鍵,手指一不小心滑到免提,

  話筒裡傳出王小那氣喘夾帶著哭腔道,

  『小寶,你出海了?我爺爺去世了……』

  小寶腦子裡『嗡』的一聲,後邊王小說什麼沒有聽清,心裡只有兩個字,『見鬼了』。

  不單單小寶,劉俊,劉勇心驚膽跳的看著小寶,一想到小寶剛才所說的,那就代表老王頭鬼魂真的來過這裡,想到這裡,後背汗毛倒豎。

  小寶迷迷糊糊間,把電話給掛了,想說什麼又不知道從何處說起,呆呆的看著一處,一動不動的。

  劉勇比較大膽,最先回過神來,

  『小寶,小寶……』見對方看過來,這才接著把心中想法說了出來,

  『要不我們回去看一看吧。』

  小寶點了點頭,站起來道,

  『那行,我先回去了,你們也回去吧,下次出海時間待定。』

  劉勇站起來,對著兩人道,

  『先等等,我開車來的,我去開車,你們在這裡等一下,還有劉俊,小寶,你倆跟一下牽引繩,跟錨纜。』

  暴風雨天氣,停泊位的船隻很容易因走錨發生碰撞,這也導致每逢暴雨都會再三檢查。

  就在小寶跟劉俊忙得時候,劉勇剛走到停車場就已經見到有警察把保安亭用警戒線圍了起來,畢竟這裡出了人命,第一時間都會保護好第一現場,

  等查明是否兇殺就會解除,當看到這裡,老劉心裡咯噔一聲,回想起剛才小寶說的,

  也就是可以肯定,小寶就是最後一個見到老王頭的人,剛想返回時,一輛警車從面前往外開。

  想到心裡,連忙拿出手機,給小寶撥打電話,可連打了好幾個都顯示通話中,也顧不得進停車場開車了,轉身就往深水碼頭走去。

  當劉勇趕到時,旱鴨子號只剩下劉俊一人,連忙詢問,

  『小俊,小寶呢?』

  劉俊垂頭喪氣,嘆了口氣,

  『剛才警察來了,把小寶帶去問話了,此時應該在警車上吧。』

  劉勇點點頭,走到船舷邊上,往外看,碼頭上有許多人指著自己這邊議論紛紛,看到這裡,心裡咯噔一聲,

  雖然知道小寶只是被帶去簡單詢問,可人言可畏,這四個字不是說說而已,畢竟在人來人往的碼頭,突然有警車來,不引人關注那是不可能的,

  想到這裡,也顧不得回話了,連忙拿出手機給小寶爹媽通知一聲,當然也說明了情況,要不這樣做,

  自己都懷疑等小寶家裡人知道,那可不是驚嚇的事了,那就是要命的事。

  另一邊,離漁村不遠養殖場,春玲正忙著對賬,突然放在一旁的手機鈴聲響起,還以為是飼料來電話了,

  連忙拿起一看,只見來電顯示『劉勇』,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這劉勇不是自己兒子合夥人嗎?況且今天不是出海了?難道中途回來了?

  帶著這樣的疑問,修長的手指在手機屏幕輕輕滑動,隨之下一秒,話筒傳出聲音,

  『阿姨,在聽嗎?』

  春玲笑著回答,

  『嗯,的的,你們今天不是出海嗎?怎麼這麼快回來了?魚獲咋樣?』

  劉勇一聽,隨之也知道什麼事,深呼吸幾口氣,這才不急不慢的開口,

  『阿姨,我跟你說一件事,當然你先別激動。』

  春玲臉上的笑容咯噔一聲,難道自己兒子打窩了?還是掉海里了?

  『你,你說,我聽著。』

  劉勇也聽出對方嗎緊張的話,繼續開口道,

  『阿姨,是這樣的,老王頭你知道吧?』

  春玲點點頭,這當然知道,老王頭可是村子裡年數最高的幾位之一,

  『知道,怎麼了?』

  劉勇接著道,

  『老王頭今天去世了……』

  著急的春玲聽得一頭霧水,生老病死這不是很正常嗎?況且老王頭,不對啊,

  『不是,劉勇,你打電話給我就這事?』

  劉勇此時有點尷尬自己還沒有說完接二連三的被打斷,清咳幾聲,

  『咳咳,阿姨,你先別急,聽我說完成嗎?』

  得到春玲的答覆後,這才接著道,

  『阿姨,是這樣的……』

  春玲剛開始不在意,等聽到後面,張大嘴巴,等聽完後,神情激動道,

  『啥?你說我兒子被警察帶走了?』

  劉勇連忙解釋,

  『阿姨,你別激動,這只是簡單的問話。』

  春玲著急道,

  『是哪一個警局?』

  劉勇也不知道,只是猜測道,

  『應該是xxxx支隊,阿姨,你跟叔叔說一聲,你們別過來,我先過去。』

  春玲掛了電話,連忙撥打小寶爸的電話,可連打了好幾個,都沒有接通,此時心裡更加著急了,咬咬牙,

  『這死鬼又跑哪去了,電話都不接,等著,等你回來,老孃讓你跪榴槤!!』

  說完也顧不得繼續打電話了,而是著急的給小寶大伯打去,告知了剛才所知道的一切後,這才著急的拿上雨傘就往門外走。

  剛出門就見到小王,連忙吩咐道,

  『小王,我出去一趟,對了,你有空去給我買個榴槤回來,對了,裡的要刺多,刺硬的那種。』

  不等小王回答,著急的就往門外走。

  只留下還在風中凌亂的小王,此時心裡嘀咕,

  『現在又不是榴槤季節,怎麼要讓自己去買個榴槤回來?而且還可以吩咐要刺多,硬的,難道這就是傳說中挑榴槤的秘訣?』

  另一邊,小寶有點懵的被兩個年輕警察帶上車,直到錄完口供,又迷迷糊糊的走出警局,看著外邊瓢潑大雨,還伴隨著雷聲,

  心裡有個疑問很想重新走回去詢問,

  『為啥只有單程票?不科學啊???』

  就在小寶糾結要不要去詢問時,劉勇從門口帶著雨傘走進來,笑道,

  『還在發什麼呆?走,我們回去了?』

  小寶回過神來,這才看到老劉竟然來了,也顧不得回話了,飛快的衝道老劉面前,

  『走,回車上再說,現在好大雨。』

  車上,兩人上了車,這才幾十米的距離,兩人的衣服都溼掉一半了,可想而知現在雨有多大,

  劉勇一邊開車一邊詢問正在用紙巾擦拭身上的水漬的小寶,

  『沒事吧?』

  小寶停下手中的動作,搖搖頭,

  『沒,你看我有事的樣子?』

  就在兩人閒聊時,碼頭上,一些有心人開始瘋傳旱鴨子號光頭船長被抓的消息,

  有的說因運輸違禁品被抓,有的更加離譜,說光頭船長因殺人放火被抓,

  總而言之還有好幾個版本,都是一些能夠想到的壞事都一一往小寶身上潑。

  小寶家,此時奶奶大伯大娘,還有小寶父母都在,奶奶坐立不安道,

  『我說你倆別轉了,趕緊問問小寶現在怎麼樣了。』

  大伯停下來,看著親媽,自己能怎麼辦?現在只能等了。

  奶奶見兩個親兒子沒有回話,一邊看著門外,一邊著急道,

  『都傻愣在這裡幹啥?還不去老王頭家裡瞭解情況?唉,這都是什麼事啊,好端端的,怎麼小寶就被警察帶走?』

  就在這時,小寶從門外走進來,見到家裡人都在,一愣,

  『奶奶,大伯大娘,媽你們都在呢?』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