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王小上船,給劉俊一次機會!

  感覺到這幾人都在看著自己,小寶轉過身莫名其妙的看著幾人,

  『我說你們都幹啥?怎麼都看著我?我臉上有花?還是因為我長的帥?』

  而此時劉勇心裡嘆了口氣,劉俊這小子應該是要被踢出隊伍了,按照自己跟小寶這段時間瞭解,

  也知道對方是什麼性格,平時笑嘻嘻的,只要不觸碰底線,什麼事都無所謂,想到這裡,打哈哈道,

  『哈哈,那有啊,錯覺,錯覺,你這絕對錯覺。』

  一旁李柔笑嘻嘻道,

  『那有,小寶船長非常英俊瀟灑,嘻嘻。』說到船長兩個字,說的稍微重了點,似乎在提醒什麼似的。

  不過劉俊還愣愣愣的站在那裡,看著幾人,也聽不懂這幾人在聊什麼。

  王欣同樣以開玩笑的語氣道,

  『小柔,是不是還有玉樹臨風?風流倜儻的?美女倒追什麼的?』

  小寶站起來連忙打斷道,

  『哎,哎,你們打住,打住,這點我可不接受,你們也不看看我女朋友還在這裡呢,不接受啊,不接受。』

  船上響起一片虛聲,緊接著劉勇笑嘻嘻道,

  『喲,小寶船長的意思是,只要小欣不在場,那就接受咯。』

  小寶直翻白眼,

  『去你丫的。』說完轉頭看著王欣,一礁保證道,

  『沒有的事,你別聽他們的。』

  王欣低著頭點了點頭。

  劉俊愣在一旁,這幾個兒時玩伴今天這是怎麼了?一口一個小寶船長的,這是幹啥?

  劉勇偷偷瞄了瞄還愣在當場的劉俊一眼,心裡嘆了口氣,難怪這小子做生意會倒閉,原來根源就在這裡,情商堪憂啊。

  小寶心裡也知道這幾人的意思,無非就是想讓自己留下劉俊,按照今天的表現,還是有點那個,自己需要的不是一個廚師肩水手,而是一個聽吩咐的水手,

  要是在海上,真的遇到危險,就必須全程聽從船長的吩咐,要是突然來一個不配合的,那真的會害人害己,

  一想到這裡還不如把這小子留在岸上,這樣也能避免意外發生。

  畢竟在海上,任何一個水手,必須無條件聽從船長的吩咐,不然後果堪憂。

  想到這裡嘆了口氣,晚一點再跟老劉商量一二吧,實在不行,就不帶這小子了。

  最後劉俊提著箱子往廚房走去,忙自己事了。

  而小寶幾人趁著劉俊不在,劉勇走到小寶面前,輕輕拍了拍對方肩膀,指了指一旁,示意去聊聊。

  小寶聞言點點頭,也知道這小子想聊什麼。

  兩人走到船舷邊,劉勇遞給小寶一根口糧,

  『抽不?』

  小寶不客氣接過,點著,笑道,

  『看出來了?』

  劉勇點點頭,點著一根,深深吸了口,這才緩緩吐出來,

  『呼~看出來了,你怎麼打算?』

  小寶對劉俊接觸太少,轉頭看著老劉道,

  『你的意見呢?』

  劉勇對於這個從小玩到大的發小,沉默許久,還是想讓這小子試試,

  『要不我去說說?過後再看看錶現?』

  小寶沒有說話,而是看著不遠處島嶼,許久這才轉頭嘆了口氣,

  『唉,行吧,你去說說,任何時候都得服從,不然我真的心裡沒底。』

  劉勇也知道這事的嚴重性,點點頭道,

  『行,晚一點我跟他聊聊,要是不行的話,我會跟他說的。』

  小寶點點頭,緊接著劉勇話鋒一轉,

  『對了,明天打算去近海還是外海?』

  小寶點點頭,這一次不打算去太遠,有兩個原因,

  第一,由於新新人加入,得磨合幾次。

  第二,自己這艘漁船,目前人手不夠,太遠的就比較牽強。

  想到這裡,這才開口回答道,

  『去油井那邊吧。』一說起油井,第一個念頭不是想到那大眼金槍,而是那一頭鮑。

  沉默中的劉勇,也跟小寶想到一塊去了,都心心念念想著那讓兩人賺到人生中第一桶金的鮑魚。

  片刻後,

  王欣對著兩人道,

  『烤好了,別聊了,過來吃。』

  兩人摸了摸肚子,一想到自己兩人在一旁聞著孜然香味,早就不知道嚥了多少口水了。

  當目光接觸,小寶與劉勇兩人齊齊哈哈大笑,正所謂有難同當,有福同享,也許就是這樣了吧。

  廚房裡,劉俊正忙得熱火朝天的,由於這條海鰻太大的緣故,宰殺起來特別困難,不像小型肉鱔,直接釘在木板上,直接往下劃拉就行。

  這一次,只能用開水燙暈,這才動手,半小時後,這才宰殺完,劉俊看著好幾個菜碟裝著切好的海鰻,

  為了尊重這條海鰻,怎麼也要五吃,

  腦海裡閃過有關於海鰻的做法,紅燒鰻魚,生煎鰻魚,蒸鰻魚,鹹菜燴鰻魚等等。

  劉俊也糾結,這條上等品質的鰻魚要是用做法普通確實有浪費,想了想,還是否決了,

  『有了,先把這些鰻魚骨熬湯,剩下的三分之一用來清蒸,三分之一用來紅燒,最後三分之一用來香煎。』想到這裡嘴裡上揚,腦海裡浮現出熬鰻魚湯的做法,

  鰻魚湯選用上等品質鰻魚,最好用不要錢的鰻魚來做主材料,配菜選用剛擠出來的豆腐乳,最後放上薑片就行,

  由於鰻魚生活在海里,鹽可放可不放。

  清蒸鰻魚更簡單,只需要在切點薑絲放在裡面就成。

  劉俊一邊想著,一邊動起手來,整個廚房又響起了丁零當啷的聲音。

  而甲板上幾人一邊吃著燒烤,一邊聊著天。

  突然李柔開口道,

  『小寶船長,你說我們還能一起出海嗎?』

  王欣也緊盯著小寶,也露出期待的神情。

  小寶把嘴裡的蝦肉嚥下肚子裡,這才看著李柔,笑了笑,

  『咋啦?這麼想出海?』

  李柔點頭如搗蒜,老孃當然想,這可是關乎自己還能不能下杆的問題,

  『當然想,特別是海上的金槍。』

  劉勇替小寶回答,

  『只要有時間,那我們可以一起出外海垂釣。』

  李柔聞言,有點不敢相信,轉頭詢問小寶。

  『真的?小寶船長?』

  小寶無奈點點頭,

  『當然,只要以後店裡能夠走的開,不影響正常運作,我都隨你們。』

  王欣笑嘻嘻道,

  『那行,一言為定。』

  劉俊這時也從廚房走出來,手裡端著鰻魚燙走出來,

  『欣姐,姐夫,柔姐,你們都在聊什麼呢?這麼開心?』

  劉勇探頭看去,視線裡出現一盆冒著熱氣乳白色的湯汁,湯汁上面還漂浮著薑片,隱約看到裡面黑色的什麼物體,

  『這是百吉海鰻滾出來的湯?』

  劉俊把手中的湯盆放在飯桌上,急忙縮回手,捏住耳垂,點點頭,

  『是的,老劉進來幫忙拿碗筷,你們先吃,我進去還有幾個菜沒煮。』

  小寶三人聞著那噴香的海鰻湯,齊齊嚥了咽口水,

  『好香,小俊的廚藝有進步,不錯,不錯,小寶船長你們出海有口福了。』剛說完心裡嘆了口氣,自己做姐的只能幫到這裡了。

  聽著小柔的話,小寶點了點頭,自己就是看中這個才會招進來的,不然也不會讓一個連水手都不是的人上船。

  一旁認真聽得王欣,也同樣附和道,

  『對啊,小寶,要不出海試試?反正不是有實習期嗎?要是不合適再換也不遲。』

  小寶見兩人都這樣說了,剛剛的想法,只能暫時打消,畢竟一個是自己女朋友,另外一個是劉勇的女朋友,怎麼也要給一點面子給兩人的,心裡嘆了口氣,

  『唉,行吧,聽你們的。』

  王欣跟李柔同時鬆了口氣,真怕到時候跟劉俊連朋友都做不成,既然小寶給出肯定得答覆,

  只要讓其出海試一試,那就算最後辭退了,那也有理由。

  劉勇這時端著碗筷出來,見幾人表情輕鬆,笑了笑道,

  『來,都嚐嚐劉俊這百吉海鰻滾的湯,是不是跟米其林大師做的是否一樣。』特意在劉俊二子加重語氣。

  小寶一愣,這是咋啦,怎麼一個兩個都給劉俊說好話?心裡也軟了下來,哈哈笑道,

  『那行,我就試試劉俊這手藝如何。』

  劉勇也聽出小寶這是變相同意了,剛才在船舷邊,雖然對方答應了,但是為了保險起見,還是決定再次說一遍,

  『哈哈,小寶,給,嚐嚐。』見小寶答應後,爽快的把剛盛好的鰻魚湯遞了過去。

  劉俊不知道的是,自己無意間得罪了小寶,這才導致眾人求情,這也變相說明自己在幾人心中還是不錯的,

  等自己知道,也是晚上了。

  此時劉俊正在廚房準備第二道菜,紅燒鰻魚,其實紅燒鰻魚說見到非常簡單,

  必須選用新鮮的鰻魚,切成筷狀,用姜蔥醃製十分鐘,緊接著擦乾水分,過過油,最後調製紅燒汁,

  每個地方的紅燒汁不同,有的偏甜,有的偏鹹,這點得看個人喜好,當然也可以為了方便並且家裡沒有太多的調料,那可以去購買調製好的紅燒汁。

  劉俊用生抽,老抽,蠔油,生粉,調製紅燒汁,這裡得注意白砂糖先在鍋裡炒融,然後把剛過油的鰻魚塊倒進去上色,最後才把姜跟調好的紅燒汁放入,收汁即可上菜。

  做好後,劉俊低頭聞了聞,還別說挺正宗的,點了點頭,走到門口,大喊,

  『老劉,姐夫,上菜。』

  正在喝湯的幾人聞言齊齊轉頭望去,劉勇沒有片刻逗留,起身往廚房走去。

  等劉勇再次走出來時,手裡已經端了一碟紅光增亮的鰻魚塊走過來,當鰻魚快放在飯桌上,

  小寶幾人齊齊嚥了咽口水,此時幾人才發覺手中的燒烤不香了,小寶指了指這碟菜,詢問道,

  『這是紅燒鰻魚?』

  劉勇點點頭,

  『沒吃過吧,嚐嚐劉俊的手藝。』

  小寶點頭,拿起筷子在菜碟夾了一塊,湊到鼻子聞了聞,

  聞起來有點焦糊味,也看不出哪裡糊了,看著顏色還是挺正宗的,就是不知道味道咋樣。

  王欣三人一直緊張看著,王欣忍不住道,

  『愣在這裡幹啥?快嚐嚐味道,看看合不合胃口。』

  小寶也不著急的吃,而是對著幾人道,

  『你們這是幹啥了?幹嘛不吃?』

  劉勇笑道,

  『這不讓你嚐嚐這兩千多的百吉海鰻,是不是有貴的道理。』

  小寶點點頭,笑道,

  『我還是第一次吃這種鰻魚,以前在家裡多數都是吃肉鰻魚,行,我試試。』把嘴邊的鰻魚塊放入嘴裡,咀嚼起來。

  還別說入口完全沒有焦糊味,而且還比較鮮甜,並且把鰻魚中的鮮完全做了出來,一邊吃還一點點評,

  『嗯,不錯,這味道比老媽做的肉鱔好吃多了。』

  劉勇一聽,心裡一喜,小寶這話就已經肯定劉俊的廚藝了,笑道,

  『後邊還有幾個菜,我去看看,你們先吃。』

  小寶張了張嘴,最後把話嚥了下去,本來想說,給我裝碗飯給我,可見這小子越走越快,彷彿後邊有狗在追似的。

  廚房裡,劉俊已經把清蒸鰻魚弄了出來,剛好劉勇進來了,也就沒有喊,而是轉身道,

  『老劉,你來了正好,幫我把這碟清蒸鰻魚拿出去。』

  劉勇點點頭,接過清蒸鰻魚,就拿著往門外走去,身後響起劉俊的聲音,

  『老劉,後邊還剩三個菜。』

  劉勇停住腳步,轉頭道,

  『行,那你先忙,我等下進來。』

  劉俊點點頭,接下來就是做香煎,其實香煎很簡單,把黑胡椒粉準備好,香煎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不能有水分,就如同現在,

  劉俊第一件事就是把剛才洗好的鰻魚塊用廚房專用紙把多餘的水份一一吸乾,來回用掉兩三張廚房專用紙,這才拿出平底鍋,

  值得一提的是,香煎平底鍋只要把鍋燒紅,下冷油,緊接著吧沒有多餘水份的鰻魚塊放入,

  滋啦~

  這時候不能動鍋,而是讓鰻魚快定型,用神器筷子稍微推一推,確定可以動後,這才翻面,

  一盞茶功夫後,劉俊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這香煎不是每一次都能夠成功的,這就得看運氣了,就算有經驗的廚師,也會在香煎牛奶小白倉翻車,可想而知這香煎海魚究竟有多難。

  另一邊,甲板上。

  劉勇把清蒸鰻魚端出來,見幾人沒有禮物動筷子,疑惑道,

  『你們怎麼不動筷呢?』

  小寶指了指廚房,

  『嘗一嘗就行,等劉俊出來再吃。』

  其實小寶這話也沒錯,就算你是老闆,坐在一起吃飯,都得等人齊後,才會動筷子,這不是上下級的關係,而是這是規矩,上下五千年禮儀之邦流傳下來的規矩。

  劉勇點點頭,把清蒸鰻魚放在飯桌上,接著介紹道,

  『小寶,試試,這是清蒸百吉海鰻。』

  小寶也沒有客氣,夾起一塊放入嘴裡,咀嚼幾下,所有的味道都匯聚一個字,

  『鮮』。

  另一邊,廚房門口傳來劉俊的聲音,

  『老劉,過來端菜。』

  劉勇沒有停留,緊接著站起來,就往廚房走去,等再次回來時,手裡多了碟香煎鰻魚。

  小寶一眼就看出這是什麼菜,笑道,

  『這是香煎鰻魚吧,來放下來,我試試。』

  劉勇舉起大拇指,另外一隻手把香煎鰻魚塊放下,

  『喲,小寶識貨啊,知道這樣做是美味的。』

  小寶笑道,

  「那是,也不看看本大爺是誰,人送外號,美食家,那就是我了,哈哈~」

  王欣忍不住打擊道,

  「那啥這有啥用,還不如會做,這樣子才能夠符合美食家的稱呼。」

  這話一出,幾人忍不住笑出聲。

  小寶翻了翻白眼,夾起一塊鰻魚塊吃了起來,

  由於煎過,火候不錯,又酥又脆,這味道絕了。

  劉勇見狀,連忙詢問,

  「咋樣?味道?」

  小寶舉起大拇指,這才意識到這裡這是撿到一個寶,當然有技術的人難免傲慢一點,不過漁民這份職業不是其他,屬於高危行業,既然選擇了,那就得聽話,聽安排。

  『好吃,要是有服從性……』

  劉勇王欣三人也知道小寶這話什麼意思,點點頭道,

  『行,小寶,交給我,我晚上跟他說一說,看看後續會怎麼樣。』

  小寶點點頭,老劉去說,好過自己去,畢竟他們兩人是發小。

  這一次,十分鐘後,廚房一直沒有傳出劉俊的聲音,劉勇還以為還沒做好呢,站起來剛想往廚房走去,就看見劉俊端著兩個菜碟走過來,

  『咦,老劉,你這是去哪?』

  劉勇見劉俊出來,接過對方手裡的碗筷,笑道,

  『沒,這不以為你跳海了,正打算拋幾竿看看能不能為你報仇。』

  劉俊一聽委屈扒拉道,

  『姐,姐夫,柔姐你看?又欺負我了。』

  幾人鬨堂大笑,劉勇沒好氣道,

  『幹啥呢?喊家長?』

  王欣及時找出來和稀泥,

  『說什麼呢?老劉,是不是找打?』說完轉頭對著劉俊道,

  『別怕,姐護著你。』

  李柔不嫌事大,站起來道,

  『乖,姐也護著你,這點你放心。』說完如同老鷹抓小雞那隻母雞一樣,護著自己的小崽崽。

  幾人再次捧腹大笑,劉勇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聽話,咱們不找家長,真的,哈哈~』

  劉俊等幾人笑完,站起來道,

  『來試試這兩道,一道是酸菜燴鰻魚,另外一道是蒜燒鰻魚。』

  小寶一愣,這兩道菜只有過年時才看到,自家老爹才會親自下廚正這兩個菜,嚥了咽口水,

  『我試試?』

  劉俊做了個請的手勢,

  『姐夫,試試,味道如何?』

  李柔這時也湊上來,沒辦法,漁民愛吃鰻魚這點誰都知道,但是能做出花來只能是以廚師為職業的廚師了。

  『嘻嘻,我也試試,小俊,沒意見吧?』

  劉俊捂住臉,對於這個小魔女,自己到現在都心裡有陰影了,

  『姐,你這話說的,作弟弟的我來說,我的就是兩位姐姐的,兩位姐姐也是我……』

  李柔一聽,說什麼?

  『嗯~』

  劉俊意識到自己一時說錯話,清咳兩聲,立馬改過來,繼續道,

  『兩位姐姐的就是兩位姐姐的!!!』

  李柔這才滿意的點點頭,還算這小子醒目,要不然就改想想怎麼再次坑個大的了。

  王欣見小柔半天都沒有下筷子,無奈只好夾了塊蒜燒鰻魚塊放在李柔碗裡,

  『快吃吧,那麼多話。』

  李柔吐了吐舌頭,調皮道,

  『姐,你也試試,看看味道如何?要是不好吃,我就讓這小子把這條鰻魚錢給付了,對吧劉俊?』

  劉俊一聽,苦著一張臉,對於現在自己來說,渾身口袋只剩下一千多,一想到剛才那條鰻魚頭都疼,

  太貴了,自己付不起,一想到這裡,臉上露出超級委屈的樣子,看著欣姐跟姐夫,生怕下一秒讓自己買單。

  王欣用手腕撞了撞小寶,示意臭男人自己開口。

  被小欣這一撞,差一點被鰻魚骨嗆到,本來吃的好好的,突然來這一下,任誰都受不了,

  『咳咳咳,咳咳咳。』

  作為漁民子弟,一天不吃魚,渾身難受的漁民,一聽見這與眾不同的咳嗽聲,就知道這是被魚刺卡到喉嚨。

  王欣嚇了一跳,紅著臉站起來道,

  『是不是魚刺卡到了?』

  在既然視線裡,小寶從最開始的正常臉色,快速的漲紅起來。

  劉俊第一時間跑到廚房,在當配料的餐盤裡拿起一瓶萬能水『白醋』就往甲板跑去。

  就在劉俊跑去廚房,作為資深吃魚專家劉勇來說,這點小場面自己見多了,慢慢悠悠往釣箱走去,心裡早就樂開花了,

  幾分鐘後,終於找到一把釣魚常用的手術鉗,這玩意出了能用於手術外,

  還能取出卡喉嚨那根堅強的魚刺,總而言之,有手術鉗在手,天下我有。

  這幾分鐘裡,小寶那可是欲仙欲死,從小到大,終於感受到卡魚刺的感覺了。

  當劉俊跑出甲板,把白醋遞給一旁的王欣,那知道直接被拒絕,理由現在這種情況,也喝不下。

  科學證明,魚刺屬於骨性固體,卡喉嚨位置通常不會融化,如果是相對較小的魚刺,身體會產生排斥反應,

  局部可能會化膿,從而將魚刺排出體外。如果是相對較大的魚刺,一般不會融化或自行排出體外。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