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沿海歌頌排名第一的海魚

  看到這裡,還以為發生了什麼,沒辦法自己作為船長老媽,無時無刻的要關注船員們的身心健康,

  畢竟出門在外,怎麼也要多照顧照顧,雖然船員們是為自己打工,但是扣除多餘的工資提成外,剩下的都是自己的,嘆了口氣,自己真的不容易,不容易啊。

  快步往三,四號釣位走,等近了才聽到兩人在討論海狼魚什麼的,於是開口詢問道,

  『老劉,你們這是?』

  劉勇聞言轉頭看去,只見小寶渾身都是血跡,彷彿剛行兇回來似的,要是對方這個樣子回漁村,會不會被人報警拿下?

  劉俊也轉過頭看著這這個便宜姐夫,指了指一旁的海狼魚,有點無語道,

  『姐夫,你看那。』

  小寶沿著對方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一條扁長形的海魚,魚背側面為青灰色,腹面為淺灰色,兩側鱗片有著黑色的豎紋,眼睛周圍的顏色是略帶紅色,

  對於這種海魚一眼就認出,這可是海狼魚,在漁民眼裡這就是『肉棒子』,『紅眼魚』,可是非常兇猛的肉食性海魚,又是最為團結的軍團,

  這裡解釋一下,為什麼海狼魚被稱呼為軍團,它們平時都是孤獨的獵手,但是隻要遇到險情,都會聯合起來抵禦,直至察覺安全後,這才散開,

  不像其他海魚那樣,只要遇到險情時,都會四散而逃,這也解釋得通,海狼魚為什麼被人戲稱為海狼軍團了。

  小寶看了幾眼這早已昇天的海狼魚,轉頭疑惑道,

  『嗯,海狼魚,怎麼了?』在自己心中,在海里遇到海狼魚那不是很正常的嗎?

  劉勇聽了,搖搖頭,接著指了指自己手中還沒來得及解鉤的海狼魚,

  『諾,你看。』

  小寶這才注意到劉勇手裡的海魚,定睛一看,又是一條海狼,

  『然後呢?』

  劉勇還一點想要暴打一頓的衝動,不過還是忍了下來,指了指二號釣位,

  『走,我們過王小那看看。』說完帶著小寶跟劉俊兩人往二號釣位走去。

  二號釣位,王小正拉得忘神,渾然不知道小寶哥等人過來。

  劉勇也沒有打擾王小拉魚,而是路過二號釣位,來到王小的水筐旁,低頭一看,

  『咦?』

  小寶等人也看了過去,都發出驚訝聲。

  視線裡王小的水筐滿滿的都是海魚,已經佔滿一半的位置,而其中有一條海魚讓三人眼前一亮。

  接下來一幕就能解釋得通,不單單李柔是吃貨了,這三人也是妥妥的吃貨。

  下一秒,三人齊齊蹲下來,人手往水筐裡抓,當三人的手碰在一起,紛紛抬頭對視一眼,齊齊笑出聲。

  小寶笑道,

  『都別搶,我看看。』

  劉勇跟劉俊齊齊把手縮了回去,目不轉睛盯著眼前,一眨不眨的看著,生怕錯過什麼。

  只見小寶把手伸進冰冷的海水,把聚集在一起的海魚下了一條,紛紛往一側游去,趁著這會空檔,

  一把把目標魚抓住,撈了起來,只見體側扁,呈卵圓形,背、腹緣弧形隆起;頭較小,側扁而高,

  吻短而圓鈍;背鰭及臀鰭前部長鰭條壓倒時不達尾鰭基,

  吻部突出於下頜;背鰭、臀鰭前部數鰭條延長呈鐮刀狀,且一基底,無腹鰭……

  劉俊忍不住嚥了咽口水,指了指這個便宜姐夫手中的海魚,

  『姐夫,要不宵夜吃這個?』

  劉勇在一旁齊齊點頭,一想到那誘人的香味,實在是忍不住吃上幾口,沒辦法像這種深海海魚,剛釣上來實在是意外,

  而且深海海魚出水後,沒多久就容易死亡,能夠見到活的,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而且像這條海魚,在碼頭上非常的少見,一條一百多條小漁船出海作業,回來也才捕撈到一條,

  而且船還沒停穩,就被魚販子爭先恐後跳上船爭搶,像這種情況,在碼頭上非常的常見。

  小寶聞言,嚥了咽口水,看著這條鯧魚,準確來說是鬥鯧,又叫鷹鯧,白鯧,正白鯧,

  聽名字就明白,這鬥鯧在沿海漁民心中是有多重的地位,正白鯧,你聽,多高大尚,這也代表著比白鯧地位高多了,而且

  這跟普通的肉鯧,小奶鯧不同,價格也高得離譜,要是再南方購買的話,一斤在200-300,要是更發達的城市,這種鬥鯧價格足足翻了一倍有餘,

  反之在北海彎價格最便宜,一斤也才120-150之間。

  劉俊見姐夫同意,正打算伸手去抓,本來十拿九穩的,可最後抓了個空,滿臉疑惑的看著對方,

  『姐夫,你這是?』

  小寶笑了笑道,

  『別忘記現在在比賽,比賽期間不允許拿對方的魚獲。』

  此話一出把幾人雷個不清,不過這話說得好有道理。

  劉俊只好點點頭,突然想起自己等人來這裡的目的,解釋道,

  『對了,姐夫,那個你看這些海狼魚。』說完指給對方看。

  劉勇生怕小寶沒有理解,在一旁解釋道,

  『小寶,我們這是遇上海狼魚魚群了,要不我們把船開遠一點?』

  小寶一愣,低頭看了看這群海狼魚,緊接著站起來往船舷邊上走去。

  還沒到船舷,心裡已經默默打開透視小技能,等到了船舷邊,往下一看,

  『咦,不對啊。』

  只見海里雖然有成群的海狼魚,但是也有不少的小型魚群,其中最為珍貴的鬥鯧也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等人撒餌鏈的緣故,把魚群吸引過來。

  當視線往外探索時,突然間驚呼,

  『咦,這是什麼魚?』

  在月光下,一條顏色豔麗的海魚正懶洋洋的遊動,似乎在吸收月的精華,在月光柔和的光芒下,

  把整條魚印照得非常的美,特別是魚身兩側那白色的小光點,美輪美奐。

  這一刻,小寶深深的被吸引,目不轉睛看著,心裡想著這就是上天的寵兒,小精靈,只要能想到的詞都可以用在這條美輪美奐的海魚身上。

  在劉勇看來,自己的搭檔又開始了,整個人木訥站在船舷邊上,很像直播跳樓的感覺,咳咳,這裡是海,跳海的感覺。

  最迷惑的還是劉俊,看著便宜姐夫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時不時還發出笑聲,再一次感覺自己的女神要是嫁給小寶,那豈不是糟蹋了?

  劉勇看了一會,走上前,拍了拍對方,

  『小寶,在想什麼呢?』

  小寶被劉勇這一下,嚇了一跳,習慣性擦了擦那莫須有的口水,

  『我去,老劉,你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

  劉勇剛想伸手往對方額頭摸去,就被小寶直接拍開,

  『我說,老劉你這是幹什麼?再這樣我告訴小柔了,讓她知道你就是這樣的人,男女通吃,滾蛋!』

  聽著小寶這話,笑了笑,這小子正常了,不像剛才那樣想要跳海那種感覺了。

  小寶抖了一個機靈,這小子莫不是被自己說中了吧,真的男女通吃?不行,不行,我得離這小子遠一點,不然菊花保不準會被來一次什麼叫『千年殺』的感覺。

  劉勇見小寶看自己的眼神越來越不對,而且隨時都要往後推的感覺,笑罵道,

  『臭小子,你想什麼呢?我告訴你,我這輩子只有兩個女人,沒有其他的第三個。』

  劉俊聞言,心裡想著要不要把剛才老劉說得這話告訴柔姐呢?想了想,還是算了吧,畢竟寧願拆十座廟,也不毀一樁姻緣。

  小寶撲哧一聲笑,

  『老劉,不記得666號技師了?還有8888號那小仙女呢?』

  劉勇直翻白眼,這小子說的是什麼話,實在是在太無語了,況且這話也不分分場合?自己那兩頭草發小還在呢,想到這裡還偷偷瞄了瞄正認真傾聽的劉俊。

  小寶秒懂,轉移話題道,

  『都把魚竿收一收,我去開船。』

  劉俊點點頭,轉頭認真的看著自己發小,伸出手磨搓幾下,示意給錢。

  劉勇一愣,這是什麼鬼?

  『什麼意思?』

  劉俊一改嚴肅的表情,笑罵道,

  『還能什麼意思,封口費啊,不然我會忍不住告訴柔姐的,說你背叛了她,你說要是讓她知道,咳咳,後果嘛你知道的。』

  劉勇差一點跳起來,這小子竟然落井下石,我的乖乖,

  『小俊啊,你知道以前知道太多的人後果都怎麼樣了嗎?那會被主家處以極刑,拔舌的。』說完陰狠的看了看對方。

  劉俊可不吃這一套,自己這發小,是什麼人不知道?都是穿一條褲子長大的,

  『咳咳,老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從小就被你們嚇大的,你說我還會怕嗎?況且我可是練過散打的,不信你看』

  『哦,哦哦~』

  劉勇連忙打住,

  『滾你丫的,這哪裡是什麼散打,這分是那什麼叫聲。』

  劉俊笑嘻嘻道,

  『我可不管,趕緊的。』

  劉勇沒有理會這小子,轉身往王小走去,拍了拍,

  『王小,把魚竿收了?』

  王小懵逼看著劉哥,

  『怎麼了,劉哥,是比賽結束了嗎?』

  劉勇道,

  『不是,你不認識這是什麼魚?』

  聽見問話,王小疑惑的轉過頭看去,當見到對方手裡那條會動彈的海魚,

  『藍圓鰺啊,你看,魚身兩側都有藍色的紋路。』

  啪~

  啪~

  隨著兩聲巴掌聲傳來,劉勇兩人捂住臉,一副,我不認識你的表情。

  王小見到兩人露出這副表情,更加疑惑了,

  『不是藍圓鰺嗎?』

  劉俊看著對方不像是糊弄自己兩人的,這才開口,

  『不是,這是海狼魚,也就是碼頭上一些老闆過來收購回去餵魚的。』

  聽完對方所說,滿臉問號,難道這魚不值錢?

  『那這魚多少錢一斤?』

  劉俊認真看了看這小子,實在搞不懂對方是不是土生土長的漁民子弟?怎麼連最基本的海魚都不認識。

  其實小寶沒有把王小的事情跟兩人說,要是知道,劉俊就不會這樣子想了。

  劉勇一見劉俊露出這副表情,就知道這小子不耐煩了,於是站出來回答,

  『海狼魚不值錢,特別是這麼小的,要是大一點的還可以拿去做鹹魚之類的。』

  隨著漁船啟動,行駛了幾海里,停了下來,小寶從駕駛艙走出來,見三人還在嘰嘰喳喳的聊天,

  『都準備準備。』

  劉勇幾人停止了交談,齊齊轉頭看著剛出來的小寶,劉勇道,

  『可以下杆了?』

  小寶點點頭,此時已經把漁船停在海狼魚前行的反方向,這裡可有不少魚群,像鬥鯧也有不少,當然還有一條大傢伙,趁著這條大傢伙還在,怎麼也要收入囊中。

  想到這裡,對著幾人道,

  『嗯,走吧。』說完領先走向釣位,一邊掛餌,一邊看著水下,心裡還是挺擔心這條大傢伙遊走,搜尋了一會,好在還在。

  看到這裡,撈出一條海狼魚掛上魚鉤,輕輕拋出,看著海狼魚一入水,就往魚群游去。

  可惜這條海狼魚渾然忘記了自己魚嘴上方正掛著魚鉤,剛有所行動,就被小寶拉了拉魚線,

  倔強的海狼魚猛然間被魚線扯到一旁,露出疑惑的神色,

  『這是什麼回事?』

  不明所以的重新轉動魚身,繼續往魚群游去。

  小寶繼續拉了拉魚線,試圖讓這條海狼魚改變方向。

  倔強的海狼魚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改變呢?在海里轉了個圈,繼續往自己族群游去。

  小寶一愣,看到這一幕,不由響起那首耳熟能詳的歌曲,鐘聲響起歸家的信號……

  這一次大力拉了一下魚線,只見海狼魚突然從水底被魚線扯出海面,一秒不到又掉下海里。

  這一摔把海狼魚摔得不清,只見海狼魚在海里左搖右晃的,彷彿下一秒就要暈倒似的。

  小寶見狀這才鬆了一口氣,果真印證那那句話,沒點手段,真的管不了你?

  海狼魚再海里晃晃悠悠的往那條大傢伙游去。

  一米,三米,五米,看著海狼魚距離那條大傢伙越來越近,小寶此時手心都是汗,生怕驚動眼前大傢伙,萬一驚動了,那真的欲哭無淚了。

  傳說海里有一種海魚,深受海神的喜愛,於是海神便賜予了幾種神秘的力量,其中兩種分別是把周天三十六星辰分別印在魚身兩側,另外一種那就是速度,

  於是在海洋裡多出一條神秘的海魚,神龍不見首的,魚身兩側多了許多漂亮的斑紋,如同漫天星辰似的。

  要是小寶知道自己面前的就是這種海魚,會不會想起之前特意搜尋好久,最後一無所獲的月亮魚呢?

  月亮魚屬於月魚科、月魚屬、鱸形目。是鰺科的絲鰭犁頭鰺,也是世界上唯一發現的溫血魚類,月亮魚的體溫控制系統,能夠調節自身體溫,

  保持自身溫度比周圍環境再高出4度左右。

  在較為寒冷的海流裡能比其他魚類更好生存。

  這套體溫控制系統就和哺乳動物和鳥類一樣,月亮魚全身的血液都能被加熱。

  除此以外,月亮魚還會不斷拍動細細長長的胸鰭來給自身提供溫度,這樣它們的行動速度更快,在深海里反應更加敏捷,視力更加銳利。

  十分鐘後,

  二號,三號,四號釣位紛紛中魚,有的中的還是海狼,有的已經笑開花。

  當海魚出水的一刻,劉俊臉上的笑容就沒有停過,

  『哈哈,竟然是,竟然是號稱第一的海魚鬥鯧,哈哈。』

  劉勇也看過來,當看到一條以斤為單位的鬥鯧,嚥了咽口水,

  『我說你小子還不用抄網,等下跑魚你就後悔。』

  劉俊擺擺手,自己運氣沒那麼差,

  『老劉,你這是不是妒忌了?羨慕我釣到鬥鯧了?哈哈』

  劉勇沒有理會這小子,得意忘形的,低頭看了看自己釣上來的海狼魚,嘆了口氣,

  『唉,我怎麼這麼倒黴?這都第二條海狼了。』

  王小在一旁安慰道,

  『劉哥,別洩氣,下一條也許是鬥鯧也不一定。』

  劉勇心裡暖暖的,還是徒弟會說話,不像那個沒良心的,學會東西,就開始嫌棄師傅我了。

  劉俊說是這樣說,也怕突然間切線跑魚,於是頂著海風拿起一旁的大抄網,彎腰把被魚線拉扯著鬥鯧一把撈起。

  看著還在甲板上動彈的鬥鯧心裡喜滋滋的,對著一旁正在下杆的劉勇道,

  『老劉,你看這條鬥鯧多漂亮?估計也有兩斤了?』

  劉勇轉頭看了看,點點頭,

  『嗯,趁著還新鮮,還不抄起跟之前那一條一樣放進冰倉保鮮?』

  作為資深廚師的劉俊,當然會對食材本身的一種尊重,畢竟沒有食材本身的美味,那裡會讓廚師做出更好的佳餚?從而收穫到名聲與金錢?

  劉俊笑道,

  『行,沒問題,我這就拿去。』

  劉俊剛離開,二號釣位的王小,突然感覺手中的魚竿傳來微弱的拉力,下一秒揚杆刺魚,

  劉勇耳朵動了動,疑惑的轉過一看,

  『喲,愛徒竟然也中魚了,不錯,不錯。』

  王小一邊熟練的轉動鼓輪把手,一邊上下抽杆,

  『還不是劉哥教得好,我才有這麼快的進步?』

  劉勇一聽,彷彿大夏天吃到心心念唸的冰棍一樣,那心情,能有多好,就有多好,

  『哈哈,那裡那裡,還不是你學得快,不像小俊似的。』

  剛從冰倉出來的劉俊一聽,啥玩意?又說我壞話了?

  『老劉你飄了啊,你信不信我跟你奶奶說你欺負我?』

  劉勇聞言白了一眼,這小子怎麼每次自己一說他,他就出現了?難道這就叫心有靈犀一點通?

  『滾,別有事沒啥事往我奶奶家跑,別總是打擾我奶奶。』

  劉俊完全不在乎,高傲的開口,

  『那不行,你奶奶都認下我這個幹孫子了,我作為孫子的,怎麼不能去奶奶家?』

  王小看著這兩人又開始拌嘴,早就見怪不怪了,難怪這兩人能有這麼深厚的友誼,這應該是『羈絆』了吧,就跟鳴人跟佐助似的。

  嘩啦~

  正在鬥嘴的兩人齊齊看去,都張大嘴巴,

  劉勇不可置信道,

  『小,小俊,你見過這麼小的金槍魚嗎?』

  劉俊搖搖頭,這還是自己第一次見,估摸也就七八斤左右。

  王小直接懵逼,剛才是不是用力過猛了?直接把這條金槍魚飛上甲板?

  劉勇看著甲板上還在活力四射的大眼金槍魚正搖頭擺尾的,四處亂撞,對著劉俊道,

  『快,快拿抄網。』

  說完緊接著對著王小道,

  『王小,幫忙拿溼毛巾。』

  王小把目光從金槍魚魚身收回,點點頭,

  『好的,劉哥。』

  別人時渾水摸魚,這三人是甲板抓魚,幾分鐘後,劉勇擦了擦額頭上的水漬,也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海水,手臂用力抓著還在搖頭擺尾的大眼金槍魚,

  『王小,這條金槍魚算你8斤,等下算進去。』

  王小點點頭。

  劉勇用手術鉗把魚嘴的魚鉤解了下來,走到船舷邊,對著手裡的金槍魚道,

  『趕緊長大,順便把你長輩喊來。』說完隨手一扔,

  嘩啦~

  劉勇這才拍了拍手道,

  『還是第一次見這種小傢伙,還別說挺可愛的,要不是養不活,我都想拿回家裡養呢。』

  劉俊忍不住打擊道,

  『老劉,是放進肚子裡養嗎?』

  劉勇反駁道,

  『滾蛋,這條金槍魚太小了,沒有什麼肉的,還不如放生,積陰德。』

  就在三人聊得正歡時,一聲聲魚線破水聲傳來,

  咻,咻,咻,咻~

  三人齊齊轉頭看去,當看見魚竿那恐怖的彎曲程度,都驚訝的張開嘴巴,久久無言。

  吱吱吱~

  小寶吃力的把鼓輪上的剎車擰緊,手臂青筋爆起,鐵板竿發出咯吱咯吱聲,彷彿下一秒就要折斷似的。

  幾人見狀齊齊心裡大罵,

  『變態!』

  畢竟自己三人釣得都是小卡拉米,而這小子出場不是大物就是巨物,這難免不讓幾人大罵小寶是變態。

  小寶眼角餘光見到三人愣在那裡,沒好氣大喊,

  『我說你們三人在幹啥呢?看戲?趕緊的過來幫我?他大爺的,衝擊力好大。』

  話音剛落,幾人反應過來,紛紛跑上前,一個負責拿水管衝,給線杯降溫,一個伸手握住鐵板竿,最後一個在一旁偽裝自己很忙很忙。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