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警察來了

  深水碼頭,劉勇駕駛著旱鴨子號漁船,緩緩停靠在船舶位上。

  碼頭上人來人往的,著急等待相熟漁船的魚販子在碼頭上觀望著,這時一艘漁船正穿過港口往碼頭行駛。

  魚販子一見,眼前一亮,雖然沒有看清是什麼漁船,但是也是一艘中型漁船,這一幕讓在場的魚販子分外激動,都以為自己相熟的漁船。

  幾分鐘後,當一艘白色的漁船緩緩駛來,有眼尖的魚販子驚呼道,

  「這,這是旱鴨子號,回來了,旱鴨子號回來了。」

  此話一出,本來喧鬧的碼頭,頓時針落可聞,好一會,有不明白這是什麼情況的遊客紛紛詢問,

  當得知這艘名為旱鴨子是這邊碼頭上最近風頭正茂的漁船時,紛紛露出好奇的目光看向這艘漁船。

  魚販子不同以前,在等待漁船時,都會聚在一起聊天打屁的,現在可是緊緊跟上時代的步伐,

  刷刷直播,看看黑絲的,而不久前就有魚販子刷到旱鴨子號捕到一條巨型黃鰭金槍魚,這一下子,就在碼頭上傳開了,

  有些刺身料理店的老闆們,得知這個消息,早就已經在碼頭上蹲守兩天了,就為了能夠得到這條巨型黃鰭金槍魚,

  腦海裡已經幻想,得到這條巨型黃鰭金槍魚,如何策劃廣告了,每天都早出晚歸,真的是起的比雞早,睡得比狗晚。

  小寶等人不知道的是,自己竟然成了所謂的網紅,此時船剛停靠好,魚販子再也忍不住想要看了看那巨型黃鰭金槍魚,紛紛跳上船,

  當然小胖子幾人都在內,而其中有一名身穿休閒服的年輕人隨著人群跳上船,由於人數太多,冰倉,活魚艙又爆倉的原因,導致肉眼可見的漁船傾斜。

  小寶等人明顯感覺出,為了不必要的人身財產損失第一時間跑了出來,把人群給趕下船。

  當然也不能得罪這群衣食父母,小寶清咳幾聲,

  「咳咳,各位,各位,先聽我說,你們先回到岸上,等會我們會把這次捕撈到的魚獲一一拿出來給大家觀看。」

  人群一陣喧鬧,每個人都是油得不能再油得老油條,而且還是土生土長的漁民子弟兵,當然能夠清楚感受到漁船傾斜,紛紛往後退。

  片刻後,

  一群魚販子,外加湊熱鬧的遊客紛紛圍住旱鴨子號,這一幕,小寶,劉勇,劉俊都不陌生,畢竟都經歷過大場面的人,

  而王小就不同了,這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種場景,當看到船下密密麻麻的人潮,頭皮發麻,手腳都不受控制的抖動,牙齒也開始打顫。

  站在一旁的劉俊見狀,拍了拍王小肩膀,

  「別怕,別怕,你就當做底下的人群是一顆顆白菜就行了。」

  劉勇也同樣安慰道,

  「劉俊說得對,別怕,冷靜,以後這種可是經常能夠遇見的。」

  王小盡可能的保持冷靜,可手腳牙齒都不聽自己使喚了,還是抖個不停,牙齒打架的聲音越大大,現在最前面的小寶聞聲轉過頭,

  當發現這一幕,對著一旁劉家兩兄弟道,

  「你倆還幹啥,趕緊扶王小進船艙,老劉等下出來幫忙,劉俊,你照顧好王小。」

  王小聞言,差一點就哭出來,還是小寶哥瞭解自己,雖然很想自己走回船艙,可雙腳彷彿失去知覺一樣,一動不動的,無奈只能救助劉哥跟小俊。

  劉俊強忍住落井下石,畢竟這幾天在船上自己經常被這小子埋汰,還是決定忍住,跟劉勇一起把王小攙扶進船艙。

  小寶見三人往船艙走的背影,這才轉過頭,清咳幾聲,

  「咳咳,這次出海沒有捕獲多少魚獲……」

  此話一出,船下的人潮頓時發出噓聲,有大膽的魚販子喊道,

  「我說光頭船長,你別忽悠我們,我們可是知道你釣到一條巨型黃鰭金槍魚,

  趕快把這條黃鰭金槍魚給搬出來,讓我們過過眼癮不是?」

  此話一出,不單單小寶懵逼,小胖子,還有徐和兩人都直接愣在這裡,不過三人此時心態都各異。

  小胖子都差點哭出來,這人一多,自己競爭壓力肯定夠嗆,而且寶爺釣到什麼魚獲自己都不知道,怎麼這樣魚販子什麼都清楚?

  徐和心裡咯噔一聲,這是是什麼情況?這巨型黃鰭金槍魚可是留給自己的,怎麼這麼多人都知道?

  小寶更懵了,怎麼自己釣到巨型黃鰭金槍魚,看人群彷彿比自己都清楚?難道是在油井附近漁船回來時說的?可這傳播比「登革熱」還要快?這沒有科學依據啊。

  人群又陷入喧鬧,有些剛來旅遊的遊客,紛紛轉頭問起什麼是金槍魚,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喧鬧聲越來越大,而遠處行人見有熱鬧可看,

  紛紛圍上來,當然也不乏有小主播還以為這裡有什麼瓜吃,紛紛開啟直播,而為了能夠勃起水友們眼熟,紛紛起了一個二個不怕事大的名字,

  比如,海邊驚現巨物,海邊驚現水猴子,沙灘上被海浪拍上來一具古屍等等,

  只要能讓人看第一眼點進去的名字,紛紛打了出來。

  而碼頭這一幕,人越聚越多,這一幕還驚動了警察,畢竟人群擁擠,就會有踩踏事件發生,

  於是駐紮在最近的警察叔叔拿起對講機,對上面請求支援。

  碼頭這邊,小寶還不知道自己驚動了警察叔叔,要是知道會不會哭笑不得呢?

  此時小寶還在看著底下人群,現在最緊要的事是把正事給完成了,把心中的疑問從心底壓下去。

  這時劉勇走出來,來到小寶身旁,小聲道,

  「接下來準備做些什麼?」

  就在小寶要開口時,人群尾端突然出現好幾個身穿制服的人員,現在甲板上的小寶看到這一幕,愣了片刻,滿腦子疑惑。

  三名警察叔叔身穿正裝從人群尾部穿過,當群眾見到有執法人員過來,主動讓開一條道路,讓執法人員通過,

  兩分鐘不用,執法人員就走到人群最前端,毫不猶豫直接跳上船,對著還在愣在一旁的小寶開口,

  「你好。」

  小寶回過神來,哭笑不得開口道,

  「你好。」

  執法人員繼續詢問,

  「請問你是這艘船的船長?能把你們證件出示一下嗎?還有各種魚類捕撈證。」

  小寶跟劉勇對視線,只敢乖乖點頭,帶著執法人員走進船艙。

  碼頭超市魚販子遊客們,不嫌事大的還站在原地議論紛紛,畢竟執法人員出動,一般都有重要的事情發生,紛紛駐足在原地,心裡猜測這是有大瓜吃了的節奏。

  片刻後,

  小寶帶著執法人員出來,這才瞭解到這次執法人員過來是什麼原因,這才哭笑不得的把事情說了一遍,這才這麼快把事情解決。

  等人群散去後只留下不少的魚販子,都在等著看那條巨型黃鰭金槍魚,小寶沒辦法,只敢把相熟的十幾個人請上船,雖然還有魚販子要上來,可都被自己拒絕,

  沒辦法一旁還有虎視眈眈的執法人員在看著呢。

  小胖子第一時間跑上船,親切拉著小寶那粗壯的小手,

  「寶爺,劉爺好久不見,小胖想念著你們呢。」

  小寶一愣,把自己那雙不算白勁的手縮了回來,清咳幾聲,

  「咳咳,小胖子注意形象,再這樣,我,我……」

  小胖子對此無所謂,只要能給自己想要的魚獲,就算貢獻菊花也是無所謂的,畢竟現在有錢能使鬼推磨,沒錢寸步難行。

  劉勇看著又胖了一圈的小胖子,笑道,

  「小胖子,看你這體型,混的非常不錯啊。」

  小胖子一愣,回想這段時間,自己雖然沒有繼續往上爬,但是現在自己回去,已經讓不少人從發自內心尊重自己了,這些可是自己辛苦努力換來的,

  像別人都去睡覺了,自己還在碼頭上等待不相熟的漁船回港,然後第一時間衝上前,想到這裡,還是虛心的擺擺手,

  「劉爺,你說笑了,還不是仰仗寶爺跟劉爺?」

  一旁一位身穿運動服的年輕人從魚販子人群鑽了出來,一把跳上船。

  這可是把船上的人嚇了一跳,紛紛看過去,也想看看是那一個愣頭青竟然沒有得到船主的同意私自上船。

  只見這名身穿運動服的青年男子跳上船,剛站穩,察覺氣氛怎麼安靜下來呢?抬頭一看,

  「大家好。」

  「……」

  小寶作為船主不得不站出來,清咳幾聲,

  「你好,我這裡是私人地方,請問你是?」

  身穿運動服的人,名叫徐和,經營一家海洋刺身料理店,最為主要的是,這傢伙是劉俊的九師兄,

  「你好,你是寶爺是吧,我是劉俊的師兄,徐和,請多多關照。」

  這話一出,把在場的魚販子雷得不輕,腦海裡只有一個念頭,九師兄,這莫不是前面還有八個師兄弟?

  小胖子聽見這話,心裡咯噔一聲,這傢伙自己認識,在隔壁鎮據說挺有實力的一個傢伙,而且還經營多家刺身料理店,

  見到這傢伙來,心裡隱隱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臉上的苦像越來越深,要是西方二聖準提道人來了,會不會誤以為這就是自己那尚未謀面的徒弟呢?

  小寶一聽,他來了,他來了,他果然來了,

  「咳咳,徐和是吧,那行你也一起過來。」

  徐和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同行,笑了笑,走到一旁站好,心裡那一個急啊,一想到自己那條巨型黃鰭金槍魚,怕是今天有一場惡戰了。

  小寶看了一眼眾人,心裡已經盤算怎麼才能把利益最大化了,想了想,還是開口道,

  「你們可以跟老劉去登記一下各自需要的魚獲。」

  劉勇一聽,點點頭,從腰間摸出自己等人清點好魚獲種類清單,看著眾魚販子,

  「你們先看看船上的海魚品種,要是需要的自己記錄下來,然後一一交給我,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把名字寫上,不然統一作廢。」

  「……」

  魚販子你看我,我看你的,生怕不能搶在第一時間看到海魚品種,就會錯過什麼,紛紛上來搶。

  小胖子沒有上前,任誰都能夠猜出這張紙記錄的都是一些常見的海魚,金槍魚之類的上等魚獲,肯定不會記錄上前。

  於是普通魚販子跑去查看登記在冊的海魚品種,而甲板上還剩下的清一色都是開店的。

  小胖子露出諂笑的笑容,對著還在一旁的小寶道,

  「寶爺,寶爺,那個金槍魚這,是不是開始分配了?」

  小寶沒有回答,而是把目光看向剩下的幾人,這些都是老僱主了,當然知道在等什麼,笑了笑,

  「咳咳,走,我帶你們去冰倉看看,要是喜歡那我們現場決定。」

  在場的老闆,採購們,都露出笑容,辛苦幾天終於得到了回報,想到這裡,有些情感豐富的老闆們,差一點淚流滿面,

  一想到這艘充滿神奇色彩的旱鴨子號來說,絕對有自己等人想要的,

  當眾人把目光轉向冰倉門時,都紛紛露出熱烈的目光,彷彿前方有許多黑絲小仙女一樣,正等待自己等人過去似的。

  在最前端的小寶緩步上前,一把抓住冰倉大門把手時,特意停頓片刻,轉過頭看了看身後情況,當注視道這群人都把目光死死盯著冰倉大門時,

  要是此時開口要收門票,自己都能猜到自己肯定會被打死,不帶埋的那種,就在小寶還在愣神當中。

  人群裡有心急的採購,忍不住出聲道,

  「那個寶爺,可以快一點嗎?有點等不及了。」

  「哈哈哈!」

  這一幕把遠處正在登記的劉勇吸引,當看到這群人在冰倉大門前嘟囔幾句也沒在理會,而是繼續忙自己的事情。

  反應過來的小寶,搖了搖頭,把不還有的想法通通丟棄,轉而深吸一口氣,手臂猛然用力。

  嘩啦啦~

  只見冰倉裡,冷氣彷彿找到宣洩口似的,一窩蜂的從裡面湧了出來。

  好一會功夫,冷氣沒有剛才那麼濃烈了,小寶這才踏進冰倉大門。

  剛走進冰倉一陣陣涼意迎面撲來,彷彿這是進入了冬天似的,從頭舒服到腳。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