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村長爺爺的熱情

  春玲點點頭,轉身進屋把瓜果點心拿出來,放在茶几一旁,這才坐下聽著村長的話。

  『春玲,你生了一個好兒子,哈哈。』

  春玲對於這個不可否認,母憑子貴這四個字,自己可是非常清楚,也挺驕傲的,不過臉上還是露出謙虛的笑容,

  『那有,國慶叔你客氣了。』

  王國慶搖搖頭,看著面前這小年輕,心裡那一個懊悔,自己孫女嫁的早,要不然也輪不到王國強那老鬼了,一想到這裡,心裡那一個痛,羨慕嫉妒。

  小寶一邊喝茶一邊看著村長,想看看村長對於這事同不同意。

  『村長爺爺,你今天過來是?』

  王國慶反應過來,臉上笑容一收,嚴肅的看著小寶,

  『小寶,我聽說你大伯說你要收購村裡的海鮮乾貨?』

  小寶聞言,點點頭,

  『嗯,村長,我確實有一個想法,不錯我想了解一下村裡有哪些海鮮乾貨?價格方面是多少?

  當然要是合適,我不介意全收了,當然以後每半年我都會收一次。』

  此話一出,不單單王國慶懵了,連同大伯,親爹,老媽都懵了,幾人只是認為這一次只是收一次就沒有然後了,沒想到竟然每年收兩次。

  春玲張了張嘴,很想搖醒自家兒子,確定不是說夢話?

  王國慶愣了幾秒,隨之哈哈一笑,果然前浪後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強,

  『小寶,你確定嗎?』

  小寶沒有說話,到這靜靜看著面前老者,等待老者繼續開口。

  王國慶緊接著繼續開口,

  『小寶,我今天統計了一下村民們遠處出售的海鮮乾貨,你也知道,我們自己自個曬的,也沒有名貴魚膠之類的,都是一些常見的海鮮乾貨。』

  魚膠,又稱花膠,魚肚屬於名貴的乾貨之一。

  小寶對於這點非常清楚,這才開口,

  『嗯,都有哪些?』

  王國慶從口袋摸出一張紙,上面清楚記錄了村裡目前的存貨,當然這裡的都是可以拿來出售的,

  『給,小寶,你看看,要是合適的話,我讓村裡收拾收拾出來。』

  說完看著小寶反應,自己也非常擔心對方不同意,畢竟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願意收購的。

  小寶看了一眼在場幾人,笑了笑,彷彿找到了以前在學校做主持人那種萬眾矚目的感覺,

  『行,我看看。』

  視線定格在紙張上,墨魚,魷魚乾,幹海參,蝦米,蝦皮,乾貝……

  幾分鐘後,這才點點頭,對著一旁王國慶老爺子笑道,

  『嗯,這些我都要了,明天讓財務過來一趟,統計好,我直接打錢進去。』

  王國慶有點不相信自己耳朵,轉而對著一旁王寶詢問,

  『小寶這是答應了?』

  王寶點了點頭,正想說什麼就被小寶打斷,

  『村長爺爺,以後這事我交給我大伯,以後有什麼事,你就跟大伯商量。』

  王寶一愣,張了張嘴,有點不可置信看著自家大侄子。

  小寶是這樣想的,畢竟眼前村長已經老了,也快退下來了,自己可是打算讓大伯上的,既然有這打算,那肯定得給大伯樹立威信,而現在這事,是最好的樹立威信的時候。

  王國慶老爺子盯著小寶幾眼,這小子打什麼主意,自己一清二楚,不過現在是村子求著對方,那自己為了村子的考慮,何不順水推舟一把?

  一想到這裡,對著小寶點點頭,

  『那行,以後我就跟王寶交接。』

  一盞茶功夫後,王國慶顫巍巍站起來,

  『那行,我先回去了,明天讓你大伯過來村委這邊。』

  小寶點點頭,把村長老爺子送出門,這才回道茶几坐下。

  王寶見在場的都是自己人,連忙道,

  『大侄子,你這是什麼意思?』

  王大寶嘆了口氣,親自給大哥解釋一遍。

  王寶張了張嘴,搖搖頭,

  『我,我不行的。』

  小寶拍了拍大伯,

  『沒事,人難免有第一次,只要習慣了就沒問題了,而且你也不想你大侄子我吃虧吧,要是你評選上,那村裡的乾貨都得過你得眼,我也放心不是?』

  王寶還想說什麼,可看見大侄子那鼓勵的眼神,最終嘆了口氣,

  『那行,我試試,要是也選不上,我也沒辦法。』

  小寶嘴角上揚,有這事,自己大伯非常大的幾率能評上。

  王寶隨之想到什麼,

  『小寶,山上的雞你不去看看?』

  小寶一愣,大伯不提自己都快忘了,自己還養了不少雞鴨鵝呢,不過算算日子,現在還沒出欄的時候,

  怎麼也要養多一年半載的,不然那有自己最喜歡吃的兩年半小母雞?

  『大伯,我不去了,現在還太小,不好吃,等過年吧。』

  春玲也點點頭,雖然自己不喜歡養這些,但是吃的話,還是自家散養的好吃,特別是老鵝,那鵝頭那一個好吃。

  送走了大伯,一家三口坐在茶几旁,王大寶盯著自家兒子,經歷了剛才那些事,自己都猜不透自家兒子還有多少秘密了。

  小寶看著自家父母盯著自己,摸了摸鼻子,

  『老爹老媽,你們這是咋拉?不認識你兒子我了?還是認為我是隔壁老王生的?』

  春玲臉一黑,瞪了一眼自家兒子,

  『你亂說,要是被人聽見,我解釋不清。』

  王大寶瞪大眼睛看著小寶,在看了看妻子,最後鬆了一口氣,確認了,這是親生的,沒有所謂的,『子肖前夫』的說法。

  春玲站起來道,

  『你們先聊,我去洗澡了。』

  兩父子看著妻子(老媽)走遠後,互相大眼瞪小眼的,好一會,王大寶磨搓雙手,賤兮兮的看著自家好大兒,

  『小寶?』

  小寶一愣,再次體驗到剛才那股涼意,抖了個機靈,

  『幹啥,幹啥。』

  王大寶繼續看著自己好大兒,好一會這才繼續開口,

  『兒啊,家裡的口糧快沒了,是不是?』說完伸出手,食指跟拇指互相磨搓。

  小寶頓時無語,隨之想到什麼,指了指雜物房,

  『咳咳,老爹,昨晚的事你忘了?』

  王大寶一愣,本來期待的目光頓時凌厲起來,看著面前兒子,要不是這是自己兒子,都想拿刀了,咬牙切齒道,

  『給你個機會,重新說一邊。』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