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嗷嗷叫

  「軍哥,嘿嘿,又想那誰了??」

  船上從來不缺嘴賤的人,這不一名瘦小的大漢見到正在記賬的王奔軍出奇的連續打幾個噴嚏,忍不住說了幾句。

  「哈哈」

  「哈哈」

  ……

  話音一出,船上傳來爽朗的笑聲,從這裡就能看出,船老大王奔軍跟船員關係處的還不錯的。

  「滾,瘦猴就是想找打?!」

  「別呀,軍哥,快跟兄弟們說說,技術咋樣?」

  另一邊,旱鴨子號,

  「咦,這些觀賞魚哪來的?還挺漂亮的。」

  當小寶提著小桶回到船上,把在一旁裝作很忙很忙的劉俊給吸引過來,遠遠看了一眼,就能確認這粉色的小桶自己沒見過。

  「嘿嘿,這是別人送給我的六一禮物。」一說起這個,小寶臉上的笑意止不住,這模樣就跟天真無邪的小朋友一樣,單純。

  劉俊聞言,上下打量起眼前這陌生的男人,忍不住一股酸意湧上心頭,心裡嘀咕『太不要臉了』

  不過這珊瑚魚確實挺漂亮的,也不知道哪個這麼大方,把這麼貴的魚,說送就送。

  「咳咳,今天是六月一號,也算一個大日子,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這兩條皇后神仙魚,小俊你拿去一條清蒸了,一條做成魚生刺身吃。」小寶把粉色小桶塞到對方手裡,絲毫不在乎道。

  啥玩意?這麼漂亮的珊瑚魚吃了?劉俊此刻腦海裡這一刻,都懵了。

  要是被玩海缸的缸友知道,會不會大罵,敗家?

  珊瑚魚漂亮是漂亮但是呢,在小寶心裡,統一劃撥到養不活系列,既然都養不活了,無論何種過程,結果都是一樣的道理。

  最終這兩條被海缸捧為「搶得都打架的魚」,還是難逃鐵鍋的命運。

  小寶又在甲板上晃悠了一圈,看著老劉幾人忙的團團轉,再次感覺自己又是多餘的一個,心裡再次嘆了一口氣。

  一下了船,腿不由自主的往蛟龍號走去,等反應過來,蛟龍號三個大字已經印入自己眼前,心裡在糾結要不要上船時,前方響起王奔軍的聲音。

  這王奔軍不同於王奔波,雖然這是兩兄弟,但是王奔軍可是老爹的死黨肩發小,經常來家裡找老爹,這一來二去,就比較熟絡起來。

  「小光頭?」

  聽見這光頭兩字,小寶差一點蹦起來,啥玩意?光頭?還小?你全家都是光頭...

  「來,過來叔這裡,叔給你拿糖。」

  小寶一陣無語,這王奔軍還是沒有變,一如既往的如此欠揍。

  「咋滴?不相信叔?記得小時候,豬豬俠不?它手裡的那根波板糖叔是不是給你弄來來了?」王奔軍現在船上,爽朗的笑聲傳遍四周,特別是嘴裡說出來的那些話,讓人聽了忍不住莞爾一笑。

  「滾,你丫的還記得啊,說好的給我的,你丫的硬生生啃了幾口在給我,說什麼吃了自己也能內褲外穿成奧特曼,最後呢?」

  小寶差點跳起來,這丫的純純一個不靠譜,比親爹還要不要臉。

  「嘿嘿,小寶,你來碼頭幹啥?哦,叔給忘記了,你現在也是船長了,怎麼?現在發達了,是不是過來幫襯叔的?」王奔軍說著說著,彷彿想起什麼,繼續開口道,

  「叔也不要你什麼,隨隨便便給叔一百幾十萬的,不嫌少。」

  小寶此刻臉色黑如炭,自己就不該來蛟龍號。

  「愣在這裡幹什麼,趕緊上來,看看叔這漁船怎麼樣?要是喜歡叔可以轉手,放心價格不貴,按照市場價就行了。」王奔軍見大侄子還沒有動,於是親自走下來,開口道。

  在王奔軍火熱的熱情下,拉著不情願的小寶在船上逛了起來。

  每走到人前,都會有一聲聲軍哥,讓小寶不由對王奔軍看高一眼,特別是那些船員個個胸前手臂或者大腿,都有個性的刺青,讓人第一眼感覺,這些都不是好人,特別像電視劇上的地痞流氓。

  「哈哈,這是我大侄子,你們應該聽說過他。』熱情似火的王奔軍,拉著小寶給船員們一一介紹。

  小寶尷尬的也跟著點點頭,特別是對方說起自己是最年輕的金槍魚漁民時,心裡那一個尷尬,不過最後還是硬著頭皮轉了一圈。

  最後走到冰倉時,王奔軍一把打開冰倉大門,一瞬間裡面五顏六色的透明真空袋子出現在小寶眼前。

  王奔軍在裡面挑挑揀揀,最後拿出幾條魚走出冰倉,遞到小寶面前。

  「給,這幾條海魚你幫我帶給你爸嚐嚐鮮。」

  小寶定眼一看,三條海魚分別是正宮紅衣,彩眉,(蘇眉公),藍點星斑。

  波紋唇魚是鱸形目隆頭魚科唇魚屬魚類,又名曲紋唇魚、龍王鯛、海哥龍王、蘇眉,體呈橢圓形,側扁。

  蘇眉魚,因其眼睛後方兩道狀如眉毛的條紋而得名,主要分布於太平洋和印度洋。是世界上最大,壽命最長的珊瑚魚類,

  蘇眉魚不但是一種高級觀賞魚類,也是世界上一種高級食用魚類。

  它們的肉質鮮嫩,是很有名的美味,並且營養豐富,還被稱為美容護膚之魚,但由於數量少,價格昂貴。

  蘇眉魚越小肉質越好,1公斤以內的活魚最昂貴,差不多800元一斤,而5公斤左右的活魚也能賣到500元一斤。

  藍點星斑又叫西斑,跟東星斑不同的是藍點星斑數量相對於少,捕獲起來比東星斑要困難得多了,相對於價格上比東星斑貴上不少。

  單單這三條海魚,價格都在小几千,小寶搖搖頭道,

  「叔,這些海魚我冰倉大把...」

  「臭小子,你有那是你的,這是我拿給你爸的。」王奔軍粗魯的打斷大侄子的話,話鋒一轉,臉上神色轉怒為喜,嘿嘿一笑,接著道,

  「小子,我上回跟你爸喝酒的時,你爸跟我有好東西,神神秘秘的,說是腎精差的。」

  得了,這是變相薅我羊毛了,小寶一陣無語,腎精茶那可是號稱比肩東北嗷嗷叫的存在,況且自己存貨也沒多少了。

  「臭小子,你懂的?」

  「叔,你說啥?不懂?!!」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