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把頭

  「咳咳,就是這玩意能給我幾根嗎?放心,錢我按照市場價出。」小寶指了指手中鹿腎,有點不好意思的開口。

  兩女聽了,臉蛋微紅,一旁李柔用手肘碰了碰王欣,意思在明顯不過了。

  王欣羞得低著頭,一點也不敢看其他人,要是此刻腳下有個洞,估摸不用一秒,立刻馬上鑽進洞裡。

  「啊,你說這事啊,好說好說,這鹿腎在外邊可能一根上千上萬的,在這裡倒不值錢,你要等你回去的時候,

  我送你十根八根的,雖然不是野生的,但是保真。」黃小軍聞言,鬆了一口氣,自己還以為幹啥呢,原來是這,一副不在意的揮了揮手,突然想起什麼,指著一旁竹簍曬著的東西,

  「這是鹿茸片,曬乾的成品,你要是想要,我給你一斤,跟鹿腎一起泡酒,鹿血的話,這玩意功效太強了,

  而且不適合保存,我這裡也沒有存貨,不過我這有好幾壇泡了好多年的好酒,材料就是用鹿腎,

  鹿茸,鹿鞭野山參加上其他藥材一起泡的,要是想喝,等晚上喝上幾杯。」

  東北人特有的好客在黃小軍這裡體現出來,小寶聞言嚥了咽口水,這出來玩,就得吃好喝好睡好,既然有好酒,那肯定不能錯過。

  鹿茸是指雄性梅花鹿和雄性馬鹿未骨化而帶絨毛的幼角。

  古代醫學家認為,鹿的一身精氣都存於角中,而茸是角的嫩芽,因茸未骨化,所以精氣沒有外洩,故而補陽益血之力最盛。

  鹿腎是指鹿的生殖器,也叫鹿衝。

  以粗大、油潤、無殘肉及油脂、無蟲蛀、乾燥者為佳。

  接下來就是鹿心頭血,鹿心血是從梅花鹿或馬鹿心臟去除的心血製作而成,鹿心血最早宋朝就已經開始食用了。

  鹿心血的價格還是蠻高的,現在很多東北年輕都不知道有鹿心血這個東西,一般東北老人知道的比較多。

  這三樣合稱鹿三寶,也是鹿身上最值錢,同時又是最珍貴的。

  既然來家裡了,黃小軍給四人安排好房間,雖然電話裡說最好兩個人,其實家裡也就兩間空房,好在老劉在電話裡說明了情況,黃小軍這才同意。

  對於小寶四人來說,兩間房間也是無所謂的,幾人商量一二,決定這樣分配,兩女住一間,而剩下一間就是小寶跟劉勇兩人的。

  等房間收拾好,時間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下午兩點多,黃小軍也沒有打擾幾人,舟車勞頓只要試過都是知道的,那可不是單單累,而是身心疲倦。

  四人睡了一下午,直到日落西山這才幽幽醒來。

  剛走出門,就聞到一股香味,這股香味特別淡,讓人聞上不知不覺疲憊退卻。

  「醒了?」黃小軍正在院子裡燉著什麼,正好看見老劉跟小寶出來,笑著打招呼。

  「這是雞湯?」越是靠近,香味越濃,小寶嗅了嗅,這味道很像雞湯,但是又有不同,有點不確定的詢問。

  劉勇同樣有這種感覺,把目光投向老三。

  「哈哈,鼻子真靈,對的,這是雞湯,只是裡面加了野山參各種藥材,我這不見你們舟車勞頓的,正好按照古方燉個雞湯給你們,緩解緩解疲勞。」

  黃小軍一愣,心裡不由對小寶這狗鼻子佩服不已,要是別人估計都聞不出這是雞湯,

  原因是各種藥材把雞湯的味道覆蓋,從而只能聞到清香的藥材味道,而不是雞湯的獨有香味。

  「這是多少年份的野山參?」早就聽說長白山野山參大名了,小寶一副好奇寶寶的詢問。

  「怎麼?怕太補了?放心,野山參藥性溫和,而且這不是上年份的老山參,這只是二十年份的鮮參。」黃小軍似笑非笑看著小寶,幾秒後這才解釋。

  小寶點點頭,自己可是聽說過一個故事,據說古時候一官員為了巴結皇帝身邊的大太監,

  忍痛送了一株百年份的老山參,而大太監本身就有暗疾,按照宮裡大夫要求服用百年老參,

  用量每一次一小口,可大太監想著快點好,當天晚上把整株百年老參吃了下去,等第二天,

  人早就昇天了,死裝非常恐怖,想到這裡,不由多問幾遍,畢竟補品這玩意,特別是野山參,能不吃就不吃。

  「小寶,老三這可是看我們精神萎靡,特意給我們燉的滋補湯,對吧,老三?」劉勇看向黃小軍。

  「嗯,你們先過去喝口茶,這湯還有一會,我去廚房弄幾個菜。」黃小軍聞言點點頭,指了指一旁的茶几,對著老劉道。

  「行,你先去忙吧,對了老三,我們好不容易過來一趟,任何你們吃膩的,都通通上一遍,我們不介意的。」

  「放心好了,這次包你們滿意。」黃小軍頭也不回的回答,就匆匆往廚房走去。

  「老劉,明天怎麼安排?」小寶剛坐下,就想著去山上見識見識,看看跑山人是怎麼挖人參的,是不是像傳說那樣,用紅繩綁住。

  「晚點問問老三。」劉勇聳了聳肩,別說小寶了,自己都對有著神秘感的長白山感興趣了,這好不容易來一趟,怎麼也要上山。

  傍晚,院子裡歡聲一片,

  「哈哈,老劉,你真的有老三說的那樣待嗎?」

  「滾,你別聽老三說的,你看我現在呆不呆?」劉勇直翻白眼,這老三聊天就聊天,非要拿自己讀大學的醜事來說?不過還別說出來社會這麼久了,還真有點想念大學時期的生活了。

  「大哥,你要是不承認,信不信我讓二哥過來?他就在鎮上。」黃小軍見所謂的大哥不承認,忍不住想要把二哥叫過來好好對質一番,看看自己說的是不是真的。

  「老三,明天你是怎麼安排的?」小寶見時機差不多了,開口詢問起明天的安排。

  「明天?我想想,對了,明天把頭貌似讓我們這組跑山人去趟山裡,我已經跟把頭請假了。」黃小軍聞言一愣,想起今天下午,同組的跑山人過來通知的事情。

  把頭的意思是跑山人裡的頭頭,也就是所有的跑山人的領頭人,其實就是村子裡的村長,一個村子裡壯勞力按照大隊來分成幾組的意思。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